戏挑可人儿最新章节第十章
 
谷歌小说网
谷歌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走村媳妇 富贵风流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小姨多春 女友故事 慈母憨儿
静静的辽河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乡下故事 岁月欢歌 一品乱谭 红杏出墙 故乡的情 热门小说 乱情人生 山村情事 狼性村长 留守村庄 乡野情狂 全本小说
谷歌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戏挑可人儿 作者: 四季 时间: 2017-1-10 
第十章
    唐可可如行尸走的待在自己的公寓,活在全是时语回忆的房子里,让自己一次一次的回想起这间屋子里的快乐时光。

    她向来喜独居,也从不觉得孤单,更不害怕独自一人的孤独,而今,她竟开始觉得一切空荡荡得可怕,边没有了时语,一切都变得不对劲了。

    她已经习惯时刻跟他相处在一起,仿佛她从没有独自一人生活过。

    脑海中时刻都会浮起回忆,沉入曾经有过的时光。

    每当她幻想过度,一度产生错觉,以为时语对她有情的当口,她会理智的想起他所说过的残酷真相,然后,再受伤一次,反复的刺痛永远无法愈合的伤口,再淌一次血。

    她在给自己时间,期望自己能在一次次的伤害中找回自己,试着淡忘。无奈,她没有一丁点的进展。

    疯狂的想他、想见他,每次,她都是走到屋子的玄关,在握住门锁的那一刻停住,她知道她无法再被时语伤一次,再一次,她将会永远站不起来。她没有勇气看到时语厌恶自己的表情,那会让她失去所有仅存的尊严。

    电铃响起,震醒处在幻想世界中的唐可可,极度渴望是时语来找她,快速的冲去开门。

    门口站着的是张柏松,唐可可无力的走回原地,呆着。

    “可可,怎么了?”他所能想到的唯一可能,就是时语伤害她了,可他没有提出,他不希望这个名字再度刺到她。

    唐可可摇头,苍白的出一个苦笑。

    “他伤了你,是吗?”张柏松蹲在可可面前,他从未见过如此失落的她,像失了魂一般。

    空的眼神对上张柏松的脸,沉默代表着默认。

    张柏松心疼的捧着唐可可的脸,她瘦子一大圈,整个脸失去了光彩,活像生了一场大病。

    “告诉我好吗?”

    “阿松,别我,给我几天的时间恢复。”没有活力的死沉声音,她有好几天没开口,连说话都觉得陌生。

    “你能恢复吗?”他了解她,由她的状况来看,她似乎无力进展。

    唐可可绽出一抹无奈的笑容“也许需要很久的时间,我总会恢复的。”

    她一定要表现得这么坚强吗?她是个人,却拥有胜过男人的坚强。他极度愤怒,不想看到可可这样勉强自己。

    “嫁给我好吗?”张柏松直接提出,他希望能拥有她,不论她此刻心里住的人是谁。

    “不!”唐可可吓得往后退,惊惧的拒绝,在这个节骨眼,阿松居然向她求婚!吓得她顿时清醒。

    “答应我。”他要用全副的心力与情保护她。

    “你疯了!”

    “我没疯,我很清醒。”

    “我着别的男人,而你还想娶我?!”

    “我知道,但你说过,给你时间,你会上我的,我愿意等你,给你时间。”是的,只要能拥有可可,再久的时间他都愿意等。

    “再多的时间都不够,也许我一辈子都忘不了他,你也要我?!”她到现在才惊觉她善意的谎言竟成为张柏松等她的依据。天!她怎会把这种错误。

    “我会让你忘了他。”

    “不可能,阿松,我对你没觉,即使我再努力,也永远无法上你,我试过,你知道的,但…我就是没办法。”她只对一个男人有过觉,而那个男人只把她当替代品。

    “替代品”这个字眼令她心痛如绞。

    “即使如此,我还是要你。”他不会放弃她,她是他最想要的人,即使得不到她的心,也要得到她的人。

    唐可可害怕的缩在一团,阿松眼里的坚决令她害怕,她突然觉得阿松好陌生,她竟害怕起她自小亲近的青梅竹马。

    “不!不要,我们不可能。”她好希望时语此时出现来救她,她的心里充恐惧。

    “我会处理婚礼一切事项,不论你答应不答应,婚礼都会举行。”张柏松站起,捧着唐可可的脸,亲吻她冰冷发抖的,不待她反驳,快速离去。

    “阿松,不要…我不要!”怎么会演变成这样,她觉得自己变得好懦弱,甚至无力去反抗张柏松疯狂的决定。

    她的抗拒意念让她缓慢的爬起,追出门口,只看到张柏松的车子离去。

    唐可可无力的仰头望天,泪水再度下,在泪水的模糊中,她仿佛看见蓝的天空有着月亮,让她想到了一个地方。

    一个她梦境中的地方,一切因果的开始之地。

    花了约一小时的车程,她再度来到当年的悬崖,景物依旧,人事却已全非。

    一刻间,她的脑海冒出一个疯狂的想法,而她竟傻傻的作了决定。

    望着悬崖边的一间小教堂,是这几年才盖起来的吧!

    唐可可走进教堂,环顾四周,打了一通电话给张柏松。

    “寄一张喜帖给时语,他会参加的。”是的,时语会参加,若无其事的目送他使用过的“替代品”嫁人,甚至,衷心的祝福她。

    情,真会使人疯狂,而她竟有一会为而疯狂。

    抬菇翁

    钱金枝,金子,唐可可的死党,在亲眼见到一幕她无法相信的情景,和收到一张她万万想不到会看见的喜帖后,火速的冲到唐可可的公寓中,劈头大骂。

    “可可,你疯了,你本不张柏松,又为什么突然决定要嫁给他?!”没人比她更清楚可可的所有事情。

    可可本不可能上张柏松,更不可能会嫁他,她是那种除非有情,否则不会为任何理由结婚的情主义者。

    唐可可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且正看着婚纱和喜饼的目录仔细的挑选着,对好友的怒火视而不见。

    “可可,看着我,你别冲动啊!一生的幸福不能拿来开玩笑,你会后悔的。”金子动的捉着好友的肩膀。

    可可的个太过冷静,而这种格的人,隐含着一种可怕的因子,一旦发生一生中唯一的一次不理智,那必然是惊天动地的惊人之举,且后果不堪设想,她不能看着好友毁了自己的一生。

    “后悔?后悔的事我不会做,做了就不会后悔。金子,你了解我的。”唐可可的笑容显得异常的冰冷。

    金子看着好友的眼神,心中暗自叫糟。完了!可可一生中唯一不理智的时刻就是现在,她心里正盘算着什么,而且非常严重,她得阻止。

    “你决定了什么?”金子动的摇着好友大声问道,她非得在事发前阻止,否则一切就来不及了。

    唐可可没有回答,她决定的事不容被阻止。

    “可可,你跟时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心中已经有底了。

    昨天她陪婆婆去看时语的时候,就被时语的可怕模样吓到了,他把晶店中所有的服都撕了,而且醉得不省人事,嘴中似乎喃喃念着一个音,似乎是“可”

    一开始,她心里有着怀疑,直到联想到可可曾问过关于时语的问题,还问到有关于时语的过去,她开始快速的联想。

    在她自时语的信箱中看到一张喜帖后,一切的故事发展就清楚的在她的脑海中,而且她相信相去不远。

    可可和时语必定因事而有所牵扯,发生了情,然后破裂,最后,可可一气之下决定另嫁他人。

    而令她在意的一个关键,是在破裂的原因,这其中必有蹊跷。

    “你都知道了,还需要我解说吗?”唐可可松开金子的手,扶她下,看她小小的个儿着个大肚子,还不控制动的情绪,就替她担心。

    “不!需要解说的是你,你了解时语吗?”金子仍不改动的情绪。

    唐可可眼神黯然“够了解了,了解得过了头。”

    “不!你不了解!”她顿了一下,接着道“应该说,你不了解时家的男人。”

    “不管了不了解,都不重要了。”

    她去勘察好了地形,知道哪里较方便她演这场戏,也作好了决定,要在婚礼当天跳海,让大家以为她死了,让张柏松死了心,最重要的是让时语亲眼见到她跳海,她要吓他,只要一天就够了,一天之后,她会让他知道她活着,她的报复只有一天。

    她要在那一天重生。

    金子看着唐可可眼中的坚定,拉着她的手认真道:“你不了解时家的男人,他们害怕拥有人,尤其是时语,经历过了两次的失去,你想他还有勇气承受再一次的失去吗?不论他做了什么,你都要记住,这是因为他在保护你。”她的假设绝对不会错。

    “他只有失去过一次,也只过一次,陈影没死,她活得好好的,而且,她是!”替代品三个字她说不出口,因为她也是“替代品”

    金子惊讶的睁大眼睛,充了好奇,想必,她错过了很多彩的过程,而她要知道这些关键。

    “告诉我所有的事。”金子站起,以小小的躯威胁道。

    唐可可迟疑了一会儿,决定把所有的事告诉她唯一的死党,包括她的跳海计划,只有对金子,她说得出口,而她相信,金子会是唯一支持她的人。

    听完所有的事,金子恍然大悟,更忍不住笑了。

    “笑什么?你喜我的计划也不必这么开心,跳海是有危险的,你就不能担心一下你唯一的姐妹吗?”不知为什么,对金子说过程的时候,她觉得自己遗漏了什么,她似乎忘了好好的去思考一些问题,而那些问题很重要!

    “我开心不是因为你跳海,而是你也有白痴的一天,终于,我不再是少筋的第一名,你才是!”天咽!聪明如可可,也会有秀逗的一天。

    “跳海不傻,被强迫嫁人不反抗才傻。”唐可可仍在回想她忘了什么?心中的苦涩似乎被她的混思绪打了。

    “时语你,你知道吗?他得疯了。”金子点明事实。

    唐可可不置信的摇头,到悲伤,虽然自己强迫自己拿出坚强,但她的心仍在刺痛,她是藉由疯狂的举止才能转移往意力。

    “他害怕他会害死你,所以才故意说了那些话,不信,我可以带你去我家见见那个可怕的野兽,他现在被关在房间里,疯狂的破坏,家里都快被他掀了。”

    昨天把醉晕的时语搬回家,他就被兄弟关在房间里,清醒后就拚命的拿房间里的东西出气,吵得都快翻天了。

    婆婆哭肿了眼,她等到婆婆入睡了,才跑出来的。

    唐可可忍着眼中的泪水“你是说真的?”

    “你想我有必要骗你吗?你是得了少年痴呆吗?忘了我告诉你,时家的男人害怕‘幸福’与‘人’,只要其中一项发生在他们上,他们会发了疯的恐惧,我可是过来人。”她的丈夫也曾恐惧失去她,做过一些疯狂事,她是有而发。

    她想起来了,时语害怕让他到幸福的人,是她悟出来的道理,她曾经自问过的,而当他伤害她,她竟忘了思考背后的意义。

    天!她误会他了,受折磨的不止她,她甚至忘了她在他眼里看到的恐惧。

    金子看着好友恍然大悟的开始哭泣,语重心长又带点淘气的建议“为了让他远离恐惧,也许下帖重药是对的,来点刺才能医好他。”

    “金子,谢谢你,没有你,我就要做傻事了。”她开始觉得情是种可怕的疾病,会让人变笨,要是没有金子的点醒,她不敢想象后果。

    “谢什么谢?我是有恩必报,你的媒人红包就拿这件事抵了。”她可是很打细算的。

    唐可可忍不住破涕为笑。

    有因有果,七年前的因,在七年后还清了。而她撮合的好姻缘结了善因,善果就是金子来报恩,成为贵人解救她。

    韶翁抬

    “又跑去哪里了?”时极云刚进门,找不到金子,看到她从外面回来,不免责骂她又偷跑出去让他担心。

    金子伸伸舌头,她还是晚了十分钟,比老公晚回来,被他逮到她偷跑出去。

    “去哪?”时极云按住金子的头,的责问。

    “人家去找救你弟弟的灵药嘛!你听听,那头野兽到现在都停不下来。”金子夸张地捂住耳朵。

    “什么灵药?”时极云想到弟弟,不免叹气——他幸运的找到幸福,但时语却…!时家的男人都无法免除考验,但为何老天要给时语特别多的磨难?

    “不能说。”金子故意装出一副忠贞,绝不透的模样。

    “说不说?”时极云小心翼翼的抱起大腹便便的老婆,放她到上,准备适当的欺负她。

    “好嘛!我实验给你看就知道了。”金子爬起,拿起喜帖,拉着老公走到时语的房门口,从门下将喜帖进去,接着对里面大叫“你的红炸弹。”

    “老公,快准备捂耳朵,会有野兽的悲呜哦!”金子躲进亲老公的怀里,捂住耳朵。

    不一会,从时语房间传来一阵低沉的悲呜,接着是更烈的破坏声。

    “这只是药引,灵药我们下次一块带时语去…嗯…享受。”金子玄妙的对老公笑。

    时极云抱起金子,低头靠近她的脸一威胁道:“不准你又顽皮!”

    “不是我,我会一直乖乖的待在你边,我保证。”金子伸起手发誓。

    嘿!又不是她顽皮,她只负责观赏罢了!

    骋转霖

    简单而庄重的婚礼在一间位在悬崖边的小教堂举行。

    新待在礼堂旁的准备室,一切准备就绪。

    唐可可是个美丽的新,灵活的大眼闪动着光芒,让她整个人亮丽起来。

    “可可,你真美。”张柏松赞叹的望着他即将要娶的新

    她转过原本面对镜子的脸,带着一抹歉疚的神黯然地道歉“阿松,我无法嫁给你。”她无法配合这场婚礼的顺利举行。

    “你已经穿上婚纱,难道还有别的办法阻止得了这场婚礼?”他不以为然。

    “只要在圣坛上我说‘不’。”唐可可说得轻柔。

    “你不会的。”张柏松扶着她的肩膀。

    “我会。你了解我的格,没有任何人能强迫我做任何事。”该面对的,终究要面对,即使她觉得对不起他。

    张柏松并不显紧张,他在赌,赌的是可可是否能当着堂的亲人毁了婚礼,所以他婚,也做好可可不嫁他的准备。

    “这是个赌注,外面在场的都是亲人,你能放得开说‘不’,我就能面对他们的责难。”

    “阿松,何必呢?你知道我不会介意别人,任何人都无法改变我,即使是至亲。”唐可可对他到无限愧疚,她可以洒地说“不”但所有的后果都将是阿松承担。

    “也许这样才会让我对你死了心,没有遗憾。”张柏松将她抱在怀中,隐隐发觉这将是他最后一次拥抱她。

    “阿松,对不起。”唐可可主动拥抱她青梅竹马的好朋友,她对他没有情,只有亲情。

    “不要说对不起,这是场赌注,只要你还没说‘不’,我就还没输。”张柏松笑得洒,瞬间他看开了,他不会勉强的拥有不属于他的可可,她就要让她随心所

    她望着他,含着泪笑道:“不是你有场赌注,我也有场必系到一生的赌注。”

    “是吗?”他听得出她的言下之意,在她要他将喜帖寄给时语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输了,而且永远得不到她。

    可可不是个会拿一生幸福负气的蠢人,她有特异想法,而她的赌注想必是时语的反应。

    “你知道的。”唐可可会心的笑了,与张柏松头一回有了默契,之前从未有的了然默契。

    “祝你幸运。”他最后一次亲她的,衷心的祝福她。

    “谢谢。”

    或许她是最傻的人,放弃了她一百分的男人,选择了也许只能她五十分的男人,要与一缕亡魂分享一个男人的情。

    但她不介意,只要她能他一百五十分,不就完美了。

    乐观才能产生自信,她深信她能拥有时语仅存的所有情。

    抬抬翁

    走上红毯,说没有忐忑是假的,眼前堂的宾客有着她的至亲,而她即将要上演的戏码足以毁了他们对她的期望,但她不介意,在别人的赞赏中活得不快乐,一切都不实际。

    目光转到在场的时语,他穿着正式西装直直的望着她,眼神中带着陌然,但她却看得见深藏在他眼眸中的真实心声,他内心正痛苦的翻腾,因为她要嫁作他人妇,想必令他心痛了。

    他瘦了许多,看来好憔悴,看得出他在这些子以来都在自我折磨中渡过,她不想施舍心疼给他,谁叫他要走她,就得付出代价。

    最后,唐可可在堂目光的注视下,面对神父,骄傲大声地说了“不”

    全场一片惊呼,唐可可转拉起白纱裙摆,以跑百米的速度冲出礼堂,跑到当年她差点坠崖的地方,转过望着追着她的一群人,而冲在最前头的果然是时语。

    她喜他没让她失望,但她不能表现出来,她还没报复他伤她呢!

    “如你所愿,让你到幸福的人将死在你面前。”唐可可悲伤地说完,随即转一跳,笔直的跳下悬崖。

    “不!”时语心痛的大叫,毫不犹豫的跟着往下跳。

    全部的人都被眼前的一幕吓傻了。

    “该纵容她吗?”唐澈霄冷冷的问他的大哥,他虽担心妹妹,但他了解妹妹的格,她不会傻到选择死亡,这只是她的赌注,情的赌注。

    唐凌霄站在崖边,担忧的往下望,随即转面对妹妹的超级好友金子。

    “金子,你给我从实招来!”他大声的威胁道。

    金子躲在老公的怀里,赶紧收起兴奋的开心表情,无辜道:“不关我的事。”

    “说不说?”一个威严的声音从她的头上传来,吓得她心脏一阵狂跳。

    然而,她早有预谋了,随即抚着心口,佯装吓到的表情,瞬间转而捧着肚子,大喊:“好痛!”

    原本只是演戏,怎么肚子在她喊痛的时候真的痛了起来,她的泪水开始出来,真极了。

    心想:你也太配合了吧!儿。

    镣翁抬

    唐可可在水中憋气,睁着眼等着时语来救她。

    而她没有等太久,仅一步之差,时语就追来了。

    她直直地看着他,故意放松体,让了水变得沉重的礼服让她自然缓慢的往下沉。

    时语拼命的往下潜水,捉住唐可可,他告诉自己,他绝不再接受失去。

    直到时语抱住她,她终于看见他眼中毫不掩饰的情和恐惧,终于决定原谅他,绽放一个最美的笑容,张开嘴,无声道:我你!

    时语先是一楞,再是狠狠的吻住她,他知道她的鬼计了,她是故意吓他的。

    她让他的心大起大落,先是让他亲眼见到她即将嫁给别的男人,让他痛不生,再是当他的面跳海,令他抱着必死的决心跟着她,这个令他深至极的人,他发现他一点也无法气她。

    两人终于浮出水面,唐可可急忙气呼,时语故意把她肺中的氧气全都走,她差点窒息。

    “你疯了!”时语故意气急败坏的大骂。

    “谁叫你懦弱得不敢要我!”唐可可抚着他的脸,环着他的颈项抱怨。

    “我会害死你。”时语紧紧的搂紧她,终于坦白心中的恐惧。

    唐可可动得泪,他终于告诉她,他真正的恐惧了。

    “不!你不会害死我,早在七年前就注定我是为你而活的。”

    她悟出一个道理,在七年前她的命就是为时语而留下,她早已死过一次,而此时她的生命都是为了他而延续的。

    “什么意思?”时语不解的望着她。

    唐可可不答,深情的吻住他。

    突然,她到脚踝传来一阵热热的觉。

    “等一下。”唐可可好奇的把脸潜进水里看自己的脚。

    时语脚上的七彩绳像有生命力似的住她的脚,七彩绳系在两人的脚上相连着,渐渐的,七彩绳缓慢的消失不见。

    唐可可浮出水面,动的抬起头望向天空,对着在蓝天中仍出现的月亮大喊“谢谢。”

    原来,七彩绳就是姻缘线,撮合他们的是纪月龄,她衷心的谢纪月龄在七年前救了她,将她送到时语的边。

    “你在做什么?”他完全被她一连串的动作搞糊涂了。

    唐可可动的抱住时语“不需要恐惧失去我,我的生命是被特意留下来陪伴你的。”

    是的,她的生命是为了时语而留下来的。

    弯月如一抹微笑,衷心的祝福美好姻缘。

    (完)

    想知道时极云和金子的替恋情,请看《抢钱新

     Www.GugeHK.cOM
上一章    戏挑可人儿    下一章  ( 没有了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飘在北京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全本小说《戏挑可人儿》是由作者四季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言情小说。更多类似戏挑可人儿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谷歌小说网的完结言情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戏挑可人儿TXT下载的章节第十章为网友上传更新,与谷歌小说网(www.gugehk.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