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百合之恋最新章节第八章
 
谷歌小说网
谷歌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走村媳妇 富贵风流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小姨多春 女友故事 慈母憨儿
静静的辽河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乡下故事 岁月欢歌 一品乱谭 红杏出墙 故乡的情 热门小说 乱情人生 山村情事 狼性村长 留守村庄 乡野情狂 全本小说
谷歌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姬百合之恋 作者: 丝芳文 时间: 2017-1-10 
第八章
    十五天后。

    “巧儿!”

    “小姐,这些年来若不是你,巧儿或许…”巧儿泣不成声的说。

    “巧儿,别这样,你只不过暂时搬到西厢房。我们还是能每天见到面。”

    “只可惜,分已不同!”巧儿哀伤的说。

    “巧儿,不管怎么说,今天是你的大喜之,别哭了。”

    “小姐,你多保重了。”巧儿跪著叩首行大礼。

    “巧儿,你何必行此等大礼!好了,时辰差不多,都过来了。”

    巧儿再一次跟小姐拜别,踏往西厢房的步伐,一步比一步沉重。

    “巧儿,”陪著巧儿来到西厢房,慈的说:“虽然表少爷是…不管怎么说,为妾总比为婢、为奴的好。知道吗?”

    “巧儿知道,让巧儿一个人静静,好吗?”巧儿微微一笑的要求。

    “孩子!”

    拍拍巧儿的肩,还是应允巧儿的要求,她能了解巧儿现在的心情。有哪个黄花大闺,愿意嫁给像表少爷那种纨-子弟?只是以巧儿的分,她并没有其他选择,叹著气,踏出这新房,并将房门带上。

    巧儿看着“新房”的一切,如此的陌生又如此的悉。陌生这间新房的气氛,悉这房间的种种摆设。

    偌大的喜字,似乎在嘲笑她一般。

    想到四个月前的那一晚,巧儿一点也不后悔,只可惜…

    她拿起桌边的文房四宝。提笔写下:

    梧桐相待老,

    鸳鸯会双死;

    贞妇贵殉失,

    舍生亦如此。

    波澜誓不起,

    妾心古井水!

    巧儿神态平静的写完,直待墨水乾后,才将它拿起与另外六张纸小心的收藏著。

    这七张里,有四张是周邦的字迹,另外三张则为巧儿的,她将这七张纸放好,每一张都是周邦的情、巧儿的意。

    打开柜子,巧儿将预先备好的三尺白绫取出。她难舍的摸摸肚子,毅然的将白绫抛上梁柱,打好死结,心中想的是对周邦的情,双脚一踢将凳子踢落,就此结束了一生。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学斌狐疑的走到木门前,用力地一推再推,而木门却一动也不动。

    “怡伶,你快来帮忙啊!”“没有用的!”

    “怡伶,”学斌挫败的走过去和怡伶一起,并问:“你为什么知道门会打不开?”

    怡伶悒郁的看了学斌一眼,走上台阶在木门前下,不发一语。

    “怡伶,你们该不会是和我开玩笑吧?!木门另一边是不是小兆顶著?”

    怡伶的头垂在拱起的双膝上,眼睛直视著地面,依然不理学斌。

    “怡伶,四月一号愚人节过了,别吓我!”

    “今晚的月不错!”

    “拜托,你眼睛看着地面,却告诉我天上的月不错!”

    “好吧!那改成今晚的夜不错!”

    “怡伶!”学斌挫败又担心的叫著。

    “若真的关心他们,下来等等看吧!”怡伶轻拍旁的位置。

    “唉!你难道不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学斌怀希望的问。

    “我有什么法子告诉你连我也不知道的事引”怡伶好笑的反问。

    “可是…”

    “等吧!”

    学斌听到怡伶的话,重重的叹了口气。夜才刚开始,等待,何时才能结束?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周邦从邬兆邦前的东西现,只见兆邦和若涵横躺在木上。

    周邦在见到若涵的那一刻,欣喜的叫著。

    “巧儿,巧儿,真的是你吗?我找你找得好苦啊!巧儿!巧儿!”

    周邦听到后传来轻声的叹息声,那么轻,那么轻,若没仔细听,还真会被忽略掉。

    他骤然转,看到后站立一位和若涵一模一样的,差别只在服装上的不同。

    他这一次真的惊喜的叫出:“巧儿!”

    “公子!”

    “真的是你?”周邦走过去拉起她的手。

    “公子,别来无恙。”巧儿深深一笑。

    “无恙?!几百年来,我一直希望能有机会再见你一面!”

    “见了面,又如何?”

    “巧儿!”

    巧儿走到边,注视著兆邦与若涵。

    “她是若涵,和我像吗?”

    “像!”周邦肯定的答覆。“巧儿,当年你为什么不等我?”

    “等你?一巧儿凄凉的笑。“以我的分、地位,我有资格吗?”

    “当然有!少主答应为你作主,为我们证婚。”周邦义正词严的说。

    “太迟了!”

    “怎么会?我特地写了封信回来。信写著二十天后我要娶你,你不再是个陪嫁的婢。而且,由少主为我们证婚!”

    “他们说,二十天后你要娶小姐,而我是陪嫁的当然人选。”

    “什么?!”周邦生气的说。

    “在你来前五天,他们把我许配给表少爷纳为妾。那一天…”

    “他们却说你返乡。”

    “返乡?从小被卖到老爷家,我连亲生父母是谁都忘了,如何返乡?”

    “不管那些恩恩怨怨了。现在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

    “用什么方式?”

    “方式?”周邦不解的问。

    “这么多年来,我唯一的希望是能和你见一面,而且…”

    “而且什么?”

    “知道你并没负我!”

    “巧儿,这辈子我只你一个,我始终得不到你的消息,后来含泪告诉我,你得急病死了。”

    “小姐?”

    “我始终没娶她,我唯一想娶的人是你!”

    巧儿看着这间当年自杀的地方,叹的说:“早知你对我情深意重,为了回报你,我…”

    “巧儿?”

    “这地方原是我和表少爷的新房。”

    周邦吃醋似的冷哼一声。

    她转面对周邦又说:“也是我当年自杀的地方。”

    “巧儿!”周邦惊骇的看着巧儿,紧握住她的手不放。“巧儿!”

    “我不后悔,既然我把自己给了你,我就不后悔。而且,你也是我的夫婿,为了贞节只好…只是,可怜了孩子。”

    “孩子?”

    “那时我已有了孕。我不敢想像若他们知道以后,会…我选择一条最懦弱的路!”

    “是我害了你!”

    “她是若涵,她原有机会当我们的儿——若她能出世就好。”

    “你是说…”

    “没错,也因此她和我特别有缘!”

    “巧儿,愿意和我…”

    “我愿意和你去任何地方、做任何事。只是我希望能找到当年你写给我的信。”

    “只怕…”

    “不,我知道它们还在,但不知在哪儿。”

    “巧儿…”

    “为了它们我才一直驻留在此。”

    “我懂了。”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天将泛白,又是一天的开始。

    学斌和怡伶在台阶前,头靠著头,就这么睡了一夜。

    “怡伶?怡伶?”

    怡伶睡眼惺忪的张开眼,看到眼前周建佑关怀的眼神。

    “怎么一夜没回去,在这里?”周建佑看到怡伶逐渐清醒,才放宽心的站直了

    她慢慢消化周建佑的话,等到听清楚他的话、明白意思后,站直了,猛力拍打木门,只见它依然紧闭。怡伶忍不住的扑在周建佑的怀中痛哭。

    周建佑直觉的抱住怡伶,并默默承受怡伶所带来的冲力。

    闵翔一见怡伶的举止,本想出声吓止,见到少主举起手才抑止。

    周建佑搂著怡伶,许久许久以来,第一次有在他怀中哭泣,觉似乎还不错,不过他不知该如何安慰她才好。

    “喂,昨天怎么就不见你哭倒在我怀里?”学斌被怡伶的哭声吵醒,张开眼就见到这一幕。

    “那是因为你不安全!”怡伶泣的回嘴。

    “意思是说,我太帅了,怕会上我?”学斌自傲的说。

    “不安全,是指你这个人没有安全,不值得信赖。”怡伶泪痕未乾的和学斌斗嘴。

    周建佑和闵翔相视一眼,不解的耸耸肩。

    原以为怡伶哭得如此伤心,一定发生了什么严重的事,可是又见到她和学斌斗嘴,事情似乎还没那么严重吧!

    周建佑耸肩的动作,提醒怡伶还在他的怀中,她羞怯的退出他的怀中。

    “对不起,服都被我哭了,不过我现在才知道有个哥哥的觉真好!”“只要你需要,我可以当你的哥哥!”周建佑出乎意外的说,连自己都吓了一跳。

    “谢啦!”怡伶有了周建佑的允诺,又大方的腻在他旁。

    “兆邦呢?为什么你和他一夜没回来?”周建佑提出困扰自己一整夜的问题。

    他的话才说完,刚止住的泪水又涌上怡伶的眼眸。

    学斌一见怡伶如此,马上就说:“你问到重点了。”

    “那么你知道?”闵翔避开怡伶,转问学斌。

    学斌想到自己和恰伶在西厢房前,一整夜的时间过去了,至今仍还没搞清楚。

    “兆邦在里面,怡伶就是为了等兆邦才一夜未归。问题是,木门打不开。”学斌只得把事实说出来。

    “少主?”

    周建佑和闵翔来到这栋古厝时,早已应到了,只不过经由学斌的话得到证实。

    “闵翔,你去打开门!”

    闵翔得令,只见他双手一推,似乎不费吹灰之力就将门打开。

    “哇!偶像!”怡伶看到木门打开,心裹一轻松又能说笑了。

    “偶像?”

    闵翔不懂为何把门打开就可称之为偶像?什么又是偶像?他只能猜想那是好的。

    怡伶在门开的刹那,迳自往里面走去,她甚至不用一间一间的找或打开门,直接走到西厢房内侧的小偏房,迟疑了一下,还是将门推开。

    “他们在这!”学斌跟在怡伶后,立即看到房内的木上躺著若涵与兆邦。

    怡伶走过去一探,呼与脉搏正常,她也没叫他们,就在房里的小圆桌下。

    “小兆,若涵!”学斌轻声的叫著,可是他们俩恍若未闻。

    怡伶无奈的看着木上的人,轻声的问周建佑他们:“你们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

    “是我告诉他的。”李季霞从门外走了进来。

    “你怎么来的?”学斌好奇的问著。

    “一大早被人吵醒,好歹我也算是钟怡伶的经纪人之一,怎么能不来一探究竟?”

    李季霞不怀好意的走到木前,看着兆邦与若涵。

    周建佑和闵翔则不动声的走到怡伶的边,想看这个人,来者何意。果然…

    “哇!这算是捉。”季霞得意的看着怡伶,彷佛像是她一手所导的戏般。

    “没知识!”怡伶不屑的-了一句。

    “你说什么?”季霞不改冷傲的本质,一副在上的模样。

    怡伶往学斌那瞄了一眼,学斌意会的说:“怡伶的意思是说『你没常识』,什么捉?服装如此整齐,像吗?你乾脆说我们谋财害命算了。”学斌逗趣的说。

    “看不出来你这么善解人意,学斌!”怡伶赞赏的告诉学斌。

    “小兆调教得宜罗!”学斌讲到此,不免担心的又看了躺在上的两人。

    季霞被如此嘲笑,威胁的说:“若让记者们得知,名唱片制作人、新秀传播的副总裁,被人发现和某位不知名的在古厝…”

    怡伶的脾气马上一触即发。“李季霞,今天的事,除了我们在场的每一个人,若还有第三者知道消息,我很『慎重』的告诉你,我会让你永远无法再在台湾立足,现在马上滚出我的视线。”怡伶像只发怒的狮子般怒吼。“那别忘了,你跟公司所签的约!”

    “很好,我也劝你回去,仔细的看清合约的内容,搞清楚再来撒野。”

    季霞的气焰被怡伶的怒气掩盖过去。眼见她再一次败给怡伶,只能跺脚离去。

    一等季霞离去,怡伶才没好气的说:“真倒楣,一大早就听到乌鸦在叫。”

    “那也算是只美丽的乌鸦。”学斌好笑的说,这是他第一次看到怡伶生气。

    “谁说的?乌鸦只是外表是黑的,那个人连心都是黑的。”

    “是,钟大小姐,现在呢?”学斌一改逗趣的模样正的问。

    怡伶苦笑的回答:“等罗!”

    “等?”

    “等他们自己醒过来。”怡伶看着另外三人,耸耸肩无奈的说。

    周建佑跟闵翔使了个眼,闵翔意会的点点头。

    只见闵翔走到木前,席地盘腿打,而周建佑则在怡伶边,转移他们的注意力。

    “恰伶,你刚刚为什么直接走到这间小偏房?”周建佑首先发问。

    “我猜他们应该是在这里。”

    “为什么?”学斌也好奇的在怡伶的另一边。

    “传闻吧!”

    “传闻?你该不是指这古厝有…古怪?”学斌含蓄的下“鬼”这个字,用古怪替代。

    怡伶理解又好笑的看了学斌一眼,似乎对他原想说什么,非常的了解。

    “要说古怪也行!这栋古厝原本不叫『钟家古厝』,而是因为易主了好几位,直到卖到我祖父手上,才平静无事。好像是有什么怪事发生,或搔扰他们。反正卖到我祖父时,平安无事。所以,就改成『钟家古厝』。其实,只要不接近这里——尤其是男,就没事了。”怡伶说时还故意往学斌那看去。

    “都什么时候了还想吓我!”学斌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其实,让我肯定他们会在这里的主要原因是曾经有人不听劝告闯进来,结果都是在这里被发现的。”怡伶索再解释清楚。

    “昨天,兆邦也是误闯进来?”建佑疑惑的问著恰伶和学斌。

    怡伶有些无奈的摇头。学斌则是茫然无知。

    “那…”

    “昨天我们收工时,我要找兆邦哥哥,学斌说有看到他来,我原就是怕他会跑到这里,没想到…”怡伶开始担心的望向建佑。“现在怎么办呢?巧儿,放了他们吧!”

    “巧儿?”学斌和建佑同时喊了出来。

    “祖父曾说,这个房间里有一位姑在这里上吊自杀死亡!名字就叫巧儿。”

    “为情?”学斌同情的问。

    “为情、为、为了名节。”怡伶的愁绪中有抹尊敬。

    “小丫头,你好像很佩服?”建佑宠的看着怡伶。

    “生在那年代,本来就无法表达或说出自己的想法与受。有多少人是默默守著愚忠或愚孝,巧儿只是用另一种方法表示自己的意见!”

    平时见怡伶总是笑嘻嘻快乐的模样,没想到她也有这一番见解。她话一说完,就看到学斌和建佑用崭新的眼光看她。

    “拜托,我今年二十一-,又不是十二岁,干嘛用那种眼光看我?!”怡伶看到原本盘腿打的闵翔站起,忙问:“怎么样?”

    “你知道他刚刚在做什么?”学斌疑惑又不解的看着怡伶,彷佛她有何惊人之举般。

    “拜托,用点脑筋好不好?在这样的房子里什么怪事没见过。我想他一定是想用什么方法和兆邦哥哥联系,或者是巧儿嘛!”

    周建佑听到怡伶的话,赞赏的看了她一眼,才问站立一旁的闵翔。

    “怎么样?”

    “启禀少主。”闵翔看了学斌与怡伶一眼,就住口不语。

    怡伶马上瞪著闵翔,佯装生气的说:“喂,臭闵翔,我和学斌都很关心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否则我们也不会一直在台阶守候,你怎么敢对我们隐瞒,小心我…”

    对于怡伶娇嗔的怒骂,闵翔只到有趣,不过看到少主点头示意才回答。

    “启禀少主,巧儿似乎想找几张…几张纸吧!”闵翔有点难以启齿。

    “几张纸?”

    学斌和建佑都到不可思议,怡伶却懂了,或许这就是的直觉吧!

    “那几张纸上面一定留有她情郎写给她的情诗,也是她仅有的,她才会如此留恋。”看到这几个大男人不以为然的样子,恰伶慎重的重申说:“你们自问除了生命以外对你们最重要的是什么?而在巧儿那年代,那种封建的社会,她能拥有那些已经够难能可贵。而且,我想在她死前,她一定留有书信,藉以表明心迹,希望她所的人能知道、看到。”

    “谢谢你!”

    怡伶的后传来的道谢声。就在怡伶发表言时,兆邦及若涵已经站在她的后。

    怡伶一听那声音,不像是姊姊若涵平常讲话的模样,连兆邦哥哥在眉宇间也多了分英气。

    “你是…巧儿?”怡伶实在不愿说出口,不过这似乎是唯一的解释。

    “拜见少主。”

    “周邦?”闵翔惊叫的拍著兆邦的体,只见周建佑含笑的点头。

    “闵翔,功德圆。”周邦藉著兆邦的口问。

    只见周建佑与闵翔但笑不语。

    “有人愿意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吗?”学斌看着这一团混。若涵不像若涵,兆邦也不像兆邦。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三天!我们只希望拥有三天的时间。”巧儿藉著若涵的口要求。

    “我懂了,你希望我们怎么做?”怡伶平静的问,而眼神则注视著兆邦。

    “除了西厢房,我们哪里也不能去,我只希望你们能帮我找出那…”

    “好!可是你必须先告诉我,你最后所收藏的位置。”怡伶对著巧儿说。

    巧儿把她所放的位置,及当年所发生的事,大概的陈述一遍。

    巧儿在说的当儿,周邦一直站在旁给她支持。

    “我们尽力在三天后将东西找到给你。”怡伶拉著学斌要走出去时,忍不住回首慎重的说:“我把兆邦哥哥的体借给你,不过,我的极限只是亲吻。”

    怡伶的话令巧儿愣在那里,周邦却听懂了。

    “我会仅守于礼的,你放心!”

    “你一定是傻瓜才会答应这种事。”怡伶还是走到周邦的面前说:“兆邦哥哥,我相信你一定听得到我说的话,她若是窬矩的话,为了我,你一定得抗拒才行喔!”怡伶仿佛看到兆邦含笑的眼神。

    学斌学著怡伶,走到巧儿面前也说:“虽然你附在若涵上,不过记得,若涵属于我,千万不要为了…反正替我护若涵的体就是了!”学斌又仔细的端看巧儿,想看出有那些地方和若涵不同。不过他有些失望。

    “走吧!”怡伶拉著学斌离去。 Www.GuGeHK.cOM
( ← )  上一章    姬百合之恋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飘在北京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全本小说《姬百合之恋》是由作者丝芳文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言情小说。更多类似姬百合之恋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谷歌小说网的完结言情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姬百合之恋TXT下载的章节第八章为网友上传更新,与谷歌小说网(www.gugehk.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