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百合之恋最新章节第十章
 
谷歌小说网
谷歌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走村媳妇 富贵风流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小姨多春 女友故事 慈母憨儿
静静的辽河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乡下故事 岁月欢歌 一品乱谭 红杏出墙 故乡的情 热门小说 乱情人生 山村情事 狼性村长 留守村庄 乡野情狂 全本小说
谷歌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姬百合之恋 作者: 丝芳文 时间: 2017-1-10 
第十章
    山烟收,

    天淡星稀少;

    残月脸边明,

    刮泪临清晓。

    语已多,情未了,

    回首犹重道;

    记得绿罗裙,

    处处怜芳草。

    五代-牛希济-生查子

    “闵翔,笑够了没?”

    周建佑刻意板著脸问,只见闵翔很难止住笑的摇摇手。

    “少主,对不起。我实在不知道…也不…看过,少主,您竟然怕眼泪?而且您刚那模样用落荒而逃形容,都不为过。”

    “是吗?那或许你愿意谈谈嫣凡!”

    “少主!”闵翔祈求的目光看着周建佑。

    “一个月!让你想想,两年后,我要你去实现它。这是我欠你的!”

    周建佑不理会闵翔哀求的眼神,迳自决定。

    他想起怡伶含泪的脸庞,这么久以来,第一次有打动他的心。

    没错,用“落荒而逃”来形容刚刚的举止,最适合不过了。周建佑不能容许自己心动。他花费了多久时,才终于有些成就,绝不能在现在功败垂成,而害自己功亏一篑。

    怡伶,这个触动他心弦的小孩,有兆邦照顾她,他应该可以放心才对。

    “少主?!”

    “走吧!报答了当年邬兆邦之父救了我们,并替周邦找回巧儿,也该回到我们的地方了。”

    周建佑和闵翔朝著南方离去。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嗨!还好吗?”怡伶柔声的问著。

    “很好!”兆邦凝视著怡伶回答。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若涵醒来时睁开眼睛的第一句话竟是这个。

    “你已经失于我!放心,我会负责到底。”学斌不改吊儿郎当的模样说。

    “是吗?”若涵看着躺在旁的兆邦和站在兆邦边的怡伶和学斌,立即想通是怎么一回事。“若我真的失了,那么——或许我该嫁的人是他。”

    “为什么?”学斌慌的问。

    “她是和兆邦哥哥躺在-起呀!兆邦哥哥,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怡伶看到姊姊的眼,立即配合的演起戏来。她想看兆邦有何反应。

    兆邦一看到怡伶泫然泣的模样,霎时慌了手脚,不知该如何应对。

    “怡伶,我…”他立刻起想跳下,哪知一个不稳踉跄了一下。

    “兆邦哥哥,有没有怎么样?”怡伶立即扶著他,关心的问著。

    “没事,只是有些不习惯罢了!”

    若涵则被学斌小心的搀扶下

    “还真是有些不习惯呢!这三天,只觉得少了这副臭皮囊轻松得很,现在…”若涵耸耸肩俏皮的表示:“什么时候娶我啊?!”

    “小兆,还记得你的车子放哪里吧?!”一等兆邦点头,学斌立即拉著若涵往外走。

    “看来学斌的好事将近了!”兆邦看到学斌慌张的模样,就不禁到好笑。

    “或许他怕你真会娶若涵吧!”怡伶一说完,迳自落寞的往外走去。

    一见怡冷如此,兆邦马上知道这个小妮子心中一定又有什么事了。他快步的跟上怡伶,伸手拉住她的手,两人就此不语的手牵著手走着。

    怡伶忍著心跳加速、浑发热的觉,三言不语的任兆邦牵著。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兆邦一直等到回家后,才转过头看怡伶。只见她嘴嘟得老,彷佛受了多大的委屈般。

    这副模样看在兆邦眼中,真想好好亲吻那娇红滴的

    “怎么啦?”兆邦好脾气的问著。

    一听兆邦那种大哥哥对小妹妹的语气,怡伶忍不住将嘴嘟得更

    “怡伶,怎么啦?谁欺负你了?”

    兆邦这一问,把怡伶的泪水都给问出来了。

    一想到这三天所受的委屈,内心害怕失去姊姊与兆邦的煎熬,泪水就这么下。

    兆邦一看到怡伶的泪水,心都慌了。“怡伶,怎么回事,到底谁欺负你了?说啊!学斌没有好好照顾,也还有少主和闵翔啊!他们呢?怎么没看到他们?”

    一想到周建佑,怡伶眼泪掉得更急了。她哽咽的说:“他们走了…一见你们没事就走了。”

    “还有呢?”

    “报纸…报纸把…我…说得像…坏人…我不是…我…”

    “乖,我知道你不是!”兆邦搂著怡伶的肩,安慰著她。

    “我…我…拍戏,还…还…差点…被强暴。”

    “你说什么?李权怎么没帮你?”兆邦生气的说“他是你的经纪人,是他帮你接的合约。我找他算帐去。”兆邦生气的想往外走。

    “不是,不是他!”怡伶拉著兆邦,不让他离开。“是李季霞。”

    “是她!”兆邦咬牙切齿的说。

    “这些,我都可以应付。”怡伶深了几口气,想让自己平静下来“我是气…伤心…”

    “怡伶,还有什么事,快说啊!”兆邦一听怡伶的话,以为还有更严重的事发生。

    “你都…都…”

    “怡伶,说呀!”他鼓励的看着怡伶,柔声的说著,生怕吓到了她。

    “你吻她,我都没有。”恰伶话一说完,立即躲在兆邦的怀中,不敢看他。

    兆邦愣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才相信自己没听错,怡伶的确是…

    他忍不住轻笑出声,怡伶不依的轻槌他的膛,没想到兆邦笑得更大声。

    “你…”怡伶原本止住的泪水,再度决堤而下,她以为兆邦在取笑她。

    “傻瓜,你明知那是周邦吻巧儿,并不是我吻若涵啊!”兆邦含笑的说著。

    “我怎么会知道,我又不是你。”

    怡伶生气的背对著兆邦,用手背轻擦脸的泪水,心中总有丝挥不去的委屈。

    看到怡伶负气的模样,兆邦想起这三天来她所受的担心害怕。而且,怡伶对他的情,总是赤luoluo的呈献在他眼前。

    在她强装洒的另一面,不正是脆弱易受伤害的心灵?自己难道还想抹煞对她的情?如此一来不是保护她,而是害她。

    兆邦了张面纸,轻轻的将怡伶转面对他,索将她抱在怀中。

    他轻轻柔柔的擦乾怡伶的泪水,在对上她的眼睛同时,也看到了在怡伶眼中的伤痛与不确定。

    兆邦忍不住的低下头,将轻覆在她的上,轻轻的、缓缓的,像是怕吓到她一般。

    他先是让怡伶习惯他的,才又加重力量住她的上,再换下,才又将舌头轻的轮廓。

    怡伶忍不住的轻颤。兆邦的胡子轻扎著她的脸与,再加上他的温度,每每都引起她一阵酥麻的觉,那种难以形容的受。

    她只知道自己的体温上升,浑燥热,不知该教兆邦停止,还是继续下去。

    兆邦到怡伶的轻颤,收回了舌与。只见她张开眼,眼睛中那的神情,让兆邦忍不住再一次品尝她的

    这一次怡伶已经有所准备,当他的舌轻启她的时,她试探的伸出舌与他的舌

    兆邦在自己失去控制前结束这个吻,换来的是怡伶轻声的抗议与呻吟声。

    “现在平衡一点了吗?”

    “你是为了平衡才吻我?”怡伶怯怯的问著,眼睛在兆邦脸上搜寻著,想找出真相。

    “傻瓜!是因为我想吻你。”

    “真的?!”

    “我骗过你吗?”

    怡伶终于放心的将头靠在兆邦的上。

    “可以告诉我,这几天发生了哪些事?”兆邦宠的搂著怡伶问。

    她叹口气,还是把最近这三天所发生的事,一一详述。每说完一句,肩上的负担就少了些,等到话说完了,似乎所有的负担全移到兆邦上。

    “李权?”

    “今天晚上,最迟明天早上会到!”

    “这么一来,我们就等明天见到他后再说啦!至于现在,我饿了!”

    怡伶这才想到,这三天周邦附于兆邦上,只怕习惯不吃东西的他,大概也常忘了吃东西。

    三天!那岂不…

    “三天都没吃东西?”怡伶惊愕的问。

    “有啦!不过很少,除非闵翔送东西来。否则,周邦和巧儿又无法踏出西厢房一步!”

    “我马上去准备!”

    恰伶知道一定是周建佑吩咐闵翔送去的,而她和学斌都没想到。否则,只怕三天下来,兆邦和姊姊…怡伶在心中默默的跟周建佑道谢。

    在进厨房准备前,怡伶突然想起一件事,问:“你怎么都没想起伯父、伯母呢?”

    “才三天的时间,我还没忘。每年的这时候,他们一定会去雄。否则,我怎么可能在客厅…”

    怡伶不等兆邦说完,早已躲进厨房,只听到后传来兆邦的轻笑声。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李权风尘仆仆的从美国赶回台湾,才一踏抵国门,就看到报纸影剧版上的大标题,上面写著:

    歌坛新秀恋情正式曝光

    最后恋人为其唱片制作人

    为名?为利?逢是

    他迅速看着其中的内容,报上写著怡伶和兆邦在清晨从某古厝亲热的走了出来,是否表示了…

    其中还有许多暧昧不明的文字内容。有些名不见经传的小报,更是绘声绘影的写著,其古厝某一部分向来不对外公开,甚至传闻闹鬼,而这是否是烟幕?是否表示两人多年来,都在此幽会,也因而兆邦才会为怡伶的唱片全力以赴?!

    李权一看就知道这是有人恶意中伤。但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会有人如此杯葛怡伶。难道是…

    一想到任的妹妹,他深深的叹了口气,看来又得由他帮她收拾烂摊子。

    领了行李往大门走去,面冷风吹来,他打了个哆嗦,苦笑了一下,不知是子冷还是心冷,想到要面对小兆、若涵,还有怡伶,他还真希望当初没有接到怡伶的电话,或者更甚的,本不要承认有季霞这位公私不分的妹妹。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看来这一次,我是真的非娶你不可了!”兆邦看着报纸,皱著眉头。

    “若是为了这个理由,我才不嫁!”怡伶生气的说。

    门钤响时,兆邦看了怡伶一眼,自动前去应门。

    怡伶还没看到来者何人,已经听到学斌向兆邦道贺的声音,只不过声音中多了分看好戏的意思。

    学斌和若涵一进门,就见到脸不悦的怡伶在那里,学斌自动变换话题说:“我一早打过电话给几家关系不错的报社记者,证实透消息的是李季霞。”

    “怡伶,她为什么这样做?”若涵至怡伶旁,关心的问。

    “还不是为了小兆!”

    “学斌,你别在那说风凉话,好不好?”怡伶懊恼的说。

    “这是事实啊!”学斌无辜的耸耸肩。“不过看到你们在一起,我想起昨天要问而没问的问题,嗯,你们是姊妹吗?”

    “就是这个?”怡伶对于学斌的迟钝到好笑。“没错,她是我的姊姊,钟若涵。”

    “怡伶,我怎么从没听你说起?”兆邦从学斌和若涵进来后,始终一语不发,现在也引起他的好奇。

    “这…”怡伶看了姊姊一眼。

    “我来回答吧!”若涵知道怡伶是怕她难堪。“在我十三岁那年,有一次我误人西厢房。那个地方从祖父买下后,一直是个禁地,连我当初是怎么走进西厢房的,我到现在还不知道。”

    “只听父亲说,我就在失踪二十四小时后,在西厢房的木上找到了。人是找回来了,只可惜我浑浑噩噩的什么都不知道。”

    怡伶捉著姊姊的手,给她安慰与支持。

    若涵回给妹妹一个微笑,叹口气继续说道:“父亲带我看了许多医生,都没有效果。后来,家里老一辈的人都说,我是撞邪了,请人来收惊招魂的。”

    “那后来…”学斌忍不住的问。

    “是怡伶,怡伶听了半信半疑,以她只有九岁的小小年纪,她带我回到西厢房,默祷著,希望把姊姊还给她。”

    “姊,你知道是我?我没告诉任何人啊!”怡伶惊讶的看着若涵。

    “是巧儿,她原本希望我能留在她边陪她,听到你的话才放弃的。这件事也是她告诉我的。当我再一次在西厢房被找到时,我已经清醒过来了。不过,那段神志不清的子,前后大约有半年,而我也休学了约一年。”若涵拍拍妹妹的手。

    “怪不得怡伶这一次要找你们,直接走到小偏房去。”学斌恍然大悟的说。

    “那段子,你们家的每一个人一定都很不好过。这就是伯母要你参加比赛的原因?要你暂时忘掉家中的一切!”

    “没错。她通过二十关的前一天我才刚清醒。怡伶迫不及待要跟你分享这个好消息。”

    “结果我没去。所以,这也是她这么生气的原因!”兆邦含笑而了解的接下来说。

    “怡伶,你胆子真大,你才九岁-!不怕适得其反?”学斌佩服的看着怡伶。

    “就是才九岁,考虑的才没那么多。”恰伶心虚的吐吐舌头“那时只是想,反正姊姊现在这样子已经够糟了,最糟也只不过如此而已。再加上老一辈人的说法,先做再说罗!”

    “其实,在姊姊还没醒过来前,我很怕的,我更不敢说是我带姊姊去的,只让大家误以为是姊姊自己走进去的,反正她已经有过一次如此了。”

    “从那次起,偶尔我会带怡伶偷偷的进西厢房。”若涵温柔的说著。

    “去陪巧儿?!”

    “没错。”怡伶兴的回覆兆邦。

    “为什么不再住那里呢?上次拍MTV时,我看屋子的情况良好啊!”若涵叹口气,慨的说:“我们家族在鼎盛时期买下那古厝,却也在最衰败时失去它。虽然后来还回到我们姊妹手中,不过已经够了。就当它是一段过去,乐的记忆永远不会忘,至于哀伤——就当它是个结束吧!”

    学斌知道若涵所指的是她父亲当保人的事。他向兆邦使了个眼,阻止兆邦再追问下去。

    兆邦意会的转移话题说:“你们的婚期决定了吗?”

    “尽快啦!以免若涵变卦。而且,这样一来有关我和怡伶的传闻也就不攻自破了。”学斌得意的看着若涵,欣见于她不予反驳。“那你们呢?”

    “尽快!”兆邦回答。

    “不嫁!”怡伶生气的答覆。

    若涵若有所思的看着妹妹赌气的脸,再看看兆邦那坚决的神情。

    “你想谁会赢?”学斌来回观看着怡伶和兆邦的脸,得到的是若涵与怡伶的瞪视。

    门钤响时,学斌自动应道:“我去开门!”没一会儿,学斌大声的叫著:“不怕死的来了。”

    在客厅的三个人,立即知道来的人是李权。

    李权一看到在座的四人,包括刚下的学斌,心中暗叫不妙,也只能硬著头皮打招呼。“好久不见!”

    “你在心中一定暗叫不妙,对不对?”怡伶首先发难的说。

    “甚至还不得不要来?”若涵用柔似水的声音说。

    “不过,你明知那是不可能的!”学斌幸灾乐祸的看着李权,甚至还偏过拍拍他的肩。

    “说!”兆邦一如以往只简洁的说了一个字。

    李权只能苦笑,诚心的说:“我很抱歉,我没想到季霞会…”

    “会假公济私?公报私仇?”若涵庄严的看着李权。“这和当初我把怡伶给你的意义相反。不是吗?”

    “我知道这是怡伶的兴趣也是专长,我想尽自己所能报答…我搞砸了。”李权汗颜自责的说,他真的愧对钟家姊妹。

    “别这样嘛!”怡伶看到李权如此,心软的原谅他和季霞。“其实,错也不在你上,往好的另一方面想,也算是打开知名度吧!”

    怡伶突然想起李季霞的种种行为,不就是为了情吗?既然如此…

    “有啦!我有一个好方法,可以彻底解决这个问题。”当众人的眼光凝聚在她上时,恰伶兴的说:“把她嫁掉!”

    “别开玩笑了!”学斌愕然的看着怡伶。

    “谁说是开玩笑!”怡伶正经的说:“上一次她不是为了杨大哥与羽凡姊,而这一次是兆邦哥哥。惹了这么多的麻烦,不就是为了情?”

    “让她情有了依归,或许就不再如此兴风作、见不得人家好了。”学斌听了怡伶的解释,这一次赞同的附和。

    “给你三个月的时间,把她嫁掉!”怡伶评估自己最多还能忍耐她这么久的时间。

    “三个月?我要把她嫁给谁呢?”李权骇然的看着眼前四位。“不然请你们这几位社会菁英,提供一下人选如何?”李权怀希望的看着他们。

    “哇!想把责任推回来给我们!”学斌大声的嚷嚷著。

    “没关系,我已经有了一位最佳人选了。”若涵笃定的安抚在座的各位。

    “谁?”兆邦好奇的看着若涵眼中的闪光,原来她也有俏皮的一面。

    “这个人啊!我想他和李季霞相处的时间与认识的子最长了,也最了解她不过,

    只要他愿意接纳她,一切就OK!”

    李权终于注意到若涵的眼光从没从他上移开过,他突然到背脊凉了起来。

    “姊,你指的是我所想的这个人吗?”怡伶促狭的盯著李权。

    “当然是。”

    “可是人家好像不愿意-!”

    “除非三个月内把季霞嫁掉,否则由不得他罗!”

    “难道我们还有秘密武器?”

    “当然,我们只要请李伯伯中止收养季霞,再请他把李权和季霞凑一对,那…”

    恰伶和若涵一搭一唱的说著。

    李权只到浑冰冷,看来自己得好好的盘算逭件事。

    “我懂啦!”李权疲惫的站起

    “等一下,我想在还没找到丈夫人选之前,先把她送到美国去陪李伯伯,免得还没把她嫁掉,我先掐死她!”怡伶嘟著嘴说。

    李权也不转、头也不回,只挥挥手表示知道了。

    “原来李权和季霞不是亲兄妹!她是李伯伯的养。”兆邦看着李权离去的背影说。

    “李权的父亲,就是…”学斌的问题在看到若涵点头后停止。“怪不得你这么清楚他和季霞的关系!”

    “哇!三个月后,有好戏可看了。”

    “你哟!”兆邦宠的看着怡伶。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怡伶,准备好了吗?再五分钟上场。”学斌敲著更室的门问。

    “知道了。”

    “那我回座位去了,放心,我和你姊姊都在台下。”学斌隔著门说著。

    怡伶听到离去的脚步声,看着镜中的自己,深深的了一口气。

    “这就是你所要的吗?”

    怡伶看着脸上无懈可击的舞台妆,自己似乎更美、更艳了。不过她宁可脸上是淡淡的新妆。

    一个月前,杨宇樵打电话给怡伶,邀请她参加一年一度的“关怀儿童基金会”的义演。

    怡伶原想推掉,怕自己这一星期所闹的绯闻,会造成负面影响。

    杨宇樵笑着保证,说不定会引来大批好奇的观众呢?还说,说不定可以乘机解释清楚呢!

    在宇樵的再三保证下,她只好勉强答应。不过怡伶也说,只要在会前有任何负面报导的消息,自己立刻退出,以免影响义演。

    怡伶知道最近这一个月,自己的CD片发行数量已经超过四十万张,成绩相当好,和宇樵的情歌对唱,更居排行榜第一名。

    这一次在晚会上,宇樵留约有十五分钟的独秀时间给怡伶。让怡伶好好的表演自己的歌艺,而十五分钟后的最后一首歌则安排她与他当红的合唱曲,做为晚会的

    怡伶的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和兆邦合唱,不过被兆邦婉拒。

    看着镜中的自己,怡伶的脸上有著深深的落寞,强迫自己出笑容。

    “钟小姐,再三十秒出场。”

    “知道了。”

    怡伶深一口气,勇敢的踏出更室往舞台走去。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恰伶的出场获得堂的喝采。她深一口气,深深的一鞠躬,站在舞台中央,当舞台的灯光转暗,她开始演唱今晚的第一首歌。

    在连续四首专辑唱片上的歌曲演唱后,在演唱最后一首合唱曲时,她用的声音说:“有位歌曾经问我,为什么这首歌不是玫瑰之恋而是姬百合之恋?因为它的花语是真幸福。我想这是每一对恋人所希望,而不只是。希望每一位都能拥有自己的真与幸福。”

    当音乐响起,怡伶看着舞台的另一方,这是宇樵该上场的位置,她闭上眼睛,幻想来的人是兆邦,没想到当歌声响起,真的是他。只见他手上拿了一束姬百合合唱著:

    送你一束姬百合

    献上我的真情

    迭我一束姬百合

    代表你的真情相对

    送你一束姬百合

    代表我的承诺——

    收下迄一束姬百合

    代表接受婚姻的承诺

    不需要九百九十九朵玫瑰

    只要这束姬百合

    代表你我的真情与给我的幸福承诺

    我心亦然

    兆邦和怡伶深情相视,她眼眶中含著意与泪水接过他手中的姬百合。

    两人无视台下上万的观众,一曲唱毕,深情的印下承诺与意的吻。

    翌,报上大标题写著:

    关怀儿童心基金晚会——

    红之会?

    两年前杨宇樵与沈羽凡

    两年后邬兆邦舆钟怡伶

    “心”亦“心”

    祝福他们——

    【全文完】

     Www.GUGeHK.cOM
上一章    姬百合之恋    下一章  ( 没有了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飘在北京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全本小说《姬百合之恋》是由作者丝芳文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言情小说。更多类似姬百合之恋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谷歌小说网的完结言情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姬百合之恋TXT下载的章节第十章为网友上传更新,与谷歌小说网(www.gugehk.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