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吞吞美女最新章节第十章
 
谷歌小说网
谷歌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走村媳妇 富贵风流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小姨多春 女友故事 慈母憨儿
静静的辽河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乡下故事 岁月欢歌 一品乱谭 红杏出墙 故乡的情 热门小说 乱情人生 山村情事 狼性村长 留守村庄 乡野情狂 全本小说
谷歌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慢吞吞美女 作者: 水银 时间: 2017-1-11 
第十章
    台湾时间,下午六点——

    薰屋里,五个人再度聚首,旁边还陪著两个大男人。

    聚会的地点,当然是在花语的咖啡屋,而众会的原因是——她们担心一大半个月的姚瑶,终于回来了!

    可是,她是红著眼回来的。

    “怎么回事?”一看见姚瑶脸上明显哭过的眼,辛皓薰询问地望向去机场接她的宝儿。

    “我还没问。”宝儿将车钥匙丢上吧台,耸了耸肩。

    因为只要她一开口,姚瑶肯定会先哭一场;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所以在机场她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拉著姚瑶上车,一路开回台中。

    “瑶瑶,你在本发生什么事了?”宁净关心地问,猜想事情可能不小,因为…姚瑶居然就一个人回来,什么行李都没有!

    “妈妈…不要我…”她低语,眼泪一颗、一颗,掉了下来。

    “只是因为这样?”宝儿到她边,搂住她。

    “她…只想我帮她拿到隆设计的游戏,只是想利用我…去骗人…呜呜…”

    宝儿很了解地借出肩膀给她靠,拿面纸给她擦眼泪,听她噎噎地说著去本后发生的事。而那些故事听得宁净怒火上升;宝儿面沉凝;小薰一脸深思;花语本是陪著一起哭了。

    而在场的唯二男士,则各自己搂著自己的未婚妻——齐峻忙著安抚宁净,霍瑞克则准备再报销一件衬衫。

    “这是什么母亲!我去找她算帐!”宁净猛地跳起,害齐峻差点没捉住她。

    “宁净,冷静一点。”

    “瑶瑶受这么大的委屈,你要我怎么冷静!?”宁净瞪他。

    “你就算现在去本把山田夫妇骂得狗血淋头,瑶瑶还是伤心;你不觉得应该先安慰她吗?”对未婚妻的烈火脾气,齐峻已经应付得很有心得了。

    好吧!宁净不甘不愿地下,承认他说的有理。

    “呜…瑶瑶好可怜…”花语哭得比姚瑶还凶。

    霍瑞克只能叹气,拍抚著花语,继续提供自己的“级衬衫牌”巾。

    “瑶瑶,别哭了。”宝儿一边安慰,一边帮她擦著泪。“虽然没有妈妈,可是你还有我们,我不会丢下你不管的。”

    她和姚瑶最早认识,了解她最多、也护她最多。

    “宝儿,呜…”姚瑶眼泪还是不停掉。

    “瑶瑶,你说你结婚了?”宝儿抓重点问,也是为了转移姚瑶的注意力。

    “啊?嗯。”姚瑶想了一下,才点头。

    “你只在福冈半个多月,就嫁了人,那个男人是谁?”该不会是看姚瑶单纯可欺的登徒子吧!?

    “他叫桥隆之助,对我很好很好。”说到隆,她眼泪奇迹地停了。

    “桥隆之助?”齐峻蹙眉。他在美国是科技大亨,在回亚洲投资之前,他曾经调查过亚洲方面的科技消息,也包括这领域中的杰出人物,这个名字的…

    “他是一个电脑软体设计师。”姚瑶提供著她知道的资料。

    “是他!?”齐峻太惊讶了。

    “你认识?”宁净问著未婚夫。

    “不认识,但听过他的名字;在本,他是个相当知名的软体个体户,通各种系统,听说只要是他所设计的软体,没有公司不想要。”

    “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小薰问道。

    “不太清楚。”因为没有接触,齐峻也就没有深入调查。

    “你想到什么?”宝儿看着辛皓薰。

    “我在想…如果桥隆之助对瑶瑶很好、很在乎瑶瑶,那他怎么会让瑶瑶一个人回台湾?”

    一句话,切中要点。宝儿连忙问:“瑶瑶,你回来的事情,桥隆之助知道吗?”

    “呃…”姚瑶现在才想起来,她没有告诉他。

    那时候她跑回房间,拿了证件、皮包——里头有桥隆之助在婚后替她办的附卡,她直接到机场,刷卡买了机票就回来。

    她只想着,本让她好难过,她不要再留在那里了…

    “他现在会不会急著找你?”如果那男人真的很宝贝姚瑶,此刻恐怕要急疯了!小薰猜想。

    “那、那怎么办…”姚瑶慌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想打电话通知他吗?”宝儿问。

    姚瑶想打,可是…不行。

    如果她回本,她会不忍心见到妈妈和山田叔叔落魄,然后他们又会想利用她…呜——

    姚瑶又哭了。

    好不容易哄得姚瑶吃下一点东西——虽然是边哭边吃,但总算也是把食物填进她那空空的胃里:再安慰她别担心、别再想本的事之后,宝儿终于将她送回房,等她睡著,自己才又回咖啡屋。

    接近午夜十二点,附近的灯光弱了下来,咖啡屋也挂上歇业的牌子,但店里头还是挤了不少人。

    原班人马,只是少了姚瑶。

    “瑶瑶好可怜哦。”花语一边煮咖啡,一边鼻子、忍泪水。

    “我来吧!”宁净实在看不下去,乾脆自己接手煮,把花语推进霍瑞克的怀抱里,示意他好生安慰自己的未婚妻,至少别让她再哭了。

    光应付姚瑶一个水龙头就够忙的了,至于花语——就请他这个未婚夫帮忙止住洪水吧!

    “现在该怎么办?”宁净边煮咖啡,边丢出问题。

    “照顾好瑶瑶吧。”宝儿道。除此之外,她们什么也不能做。

    “小薰,你认为呢?”宁净望向一直没开口的好友。

    别看小薰娇娇柔柔的,一副干金大小姐、每天无所事事,连个专长都没有的模样,事实上,她可是她们之中心思最缜密的人。

    “瑶瑶对母的幻灭,我们无能为力:或者…桥隆之助可以抚平瑶瑶心里的伤口。”

    “靠他!?”宁净冷哼,极不以为然。

    一个连老婆跑掉了都不知道的男人,能指望他什么!?

    “除非确定他真心待瑶瑶,否则我不放心。”宝儿道。

    “那么——我们来赌一赌吧!”小薰双手握,以手背撑者下颔,笑得无比甜美。“我赌,桥隆之助一定会追来台湾,有人有异议吗?”

    宁净、花语、霍瑞克、齐峻,连同宝儿,没有一个人摇头。

    “好吧,那我们赌赌——他什么时候会来!谁猜他来的时间最接近,谁就是赢家。”小薰换一种赌法。“我猜…两天之内,赌金五千元。”

    “一个星期,赌金五千。”宁净对男人的行动力,一向很没信心。

    “两天、七天…”花语原本伏在霍瑞克怀里哭泣的动作暂停,抬起头加一加,除以二。“那我猜四天半之内,赌金五千。”

    “我花,三天内,赌金五千。”齐峻凑一脚。

    “一天内,赌金五千。”霍瑞克道,希望桥隆之助没笨到要花超过一天的时间才能找到老婆,否则他一定唾弃他。

    “宝儿呢?”小薰望向一直没开口的好友。

    “瑶瑶是六点到家,我下注在十二小时之内——也就是明天早上六点之前,桥隆之助会赶来!赌金五千。”

    “你这么有把握那男人一定会来?”宁净一脸怀疑。

    “我不是有把握,是在评定。”宝儿冷冷地一笑。“如果他没办法在十二小时内赶到,那我绝对不会让他见到瑶瑶。”

    这是一个评定标准,距离期限还有六小时,希望那个男人最好赶得来!

    闻言,在场两名男士忍不住为桥隆之助先掬一把同情泪。

    十二个小时内,在完全不知情的状况下,要找到失踪的人、知道人在哪里,还要从本赶来这里,真的是——很难的任务啊!

    生平第一次到台湾,提著包随行李,桥隆之助搭上计程车就直奔台中。

    凌晨四点,晨曦仍被云层包住,天处在将明未明之时,花语咖啡屋里仍然亮著几盏小灯。

    在咖啡香气的弥漫下,小薰抱著一本小说窝在角落里看;宝儿拿著她的NOTEBOOK在画稿;宁净和齐峻研究著他们新产品的行销方案;霍瑞克上网观看美欧市行情,花语则枕著他的腿睡著了。四种行为,各自占据一张桌椅,看起来惬意的不得了。

    忽然,一阵略显急促的脚步声,配合著开门时必然会有的风铃声,划破这一片宁静。

    所有人一致抬起头。

    “哪位是宝儿?”突然闯进门的男人——桥隆之助问。

    “我是。”宝儿放开滑鼠,站起来。

    “瑶瑶是不是回来了?”隆之助一风尘仆仆、神焦急,只为找到突然失踪的老婆。

    宝儿微眯起眼,走到他前。“你是桥隆之助?”

    “是,瑶瑶呢?”尽管他中文说的很好,但那一点异国的腔调还是了他不是台湾人的事实。

    “她在休息。”宝儿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告诉他答案。

    听到这句话,桥隆之助的心总算安定下来。

    天知道,当他发现姚瑶不见,便急著四处找人,在遍寻不到,想回房间看看时,才发现姚瑶的证件与皮包都不见;他立刻藉著消费纪录追查,这才确定她回了台湾。

    幸好,他替姚瑶办了附卡,否则他可能要花上很久的时间,才能确定姚瑶的去向。

    “她在哪里?我要见她。”桥隆之胁说道。

    “你又没有好好保护瑶瑶,我们为什么要让你见她?”宁净走到宝儿边,挑衅地回道。

    “她是我老婆了。”桥隆之助沉下脸。

    “就算你们结了婚,那又怎么样呢?这里是台湾,如果我们就是不让你见瑶瑶,你也拿我们没辙的。”小薰放下小说,优优雅雅地走过来,站在宁净和宝儿中间,语气、表情都无比甜美娇媚。

    “对呀,谁知道你会不会又让瑶瑶受委屈。”刚醒过来的花语也立刻过来凑一脚,四个子排成一列,与桥隆之助对峙著。

    如果是一般男人,看到这幅四美的画面,早就被昏了;但桥隆之助偏不,他的一颗心只记挂著温柔可人的姚瑶。

    “你们…”桥隆之助当下咬牙切齿。

    “宁净…”齐峻很想劝她们收敛一点,据他特地托人去调查的结果,这位桥兄有个非常“不平凡”的背景,寻常人是惹不起的。

    “你不准替他求情!”宁净先发制人。“瑶瑶单纯,不懂得怎么保护自己,如果我们不顾著她一点儿,难道还指望那个亲生母亲会保护她吗!?”

    “我个人认为,这件事你最好不要嘴。”霍瑞克凉凉地对齐峻道。“如果一个男人连自己的人都保护不了,那他被教训也是活该。”

    言下之意,就是请桥兄速速提出“真心”当保证、“护持”当条件,否则这群人是绝对不会放行的。

    关于这点,他和齐峻都是过来人,这位桥兄还是别坚持得好。

    “瑶瑶还好吗?”桥隆之助冷静下来,朝她们问道。

    “不好。”宝儿看着他。“她很伤心,原因你知道吗?”

    “那个老太婆!”桥隆之助回答兼骂人。

    呃!宁净意会,差点笑出来。

    “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让她有机会伤心?”他知道情况,宝儿就更有理由生气了。

    “是我疏忽。”这点他承认。

    “那么,现在你预备怎么办?”宝儿双手环,问道。

    “应该是我问你,怎么样才让我见瑶瑶?”桥隆之助很不想跟她们罗哩叭嗦,偏偏她们是姚瑶最重视的朋友;就算他想硬闯,能通过这群子军,大概也过不了旁边两个男人那一关,只好捺下子,继续接受“盘问”

    想他桥隆之助,凭著自的能力与条件,有谁见了会不给面子的!?偏偏那些成就在这里全都不管用。

    这真是有史以来,他最吃不开的一次!

    “你会瑶瑶,不会嫌弃她的单纯,永远保护她吗?”宁净问。

    “当然会。”这句是废话。

    “瑶瑶很温柔,你不会凶她吧?”花语有点担心,因为他看起来有点凶。

    “当然不会。”这句更是废话。

    “山田家的事,你打算怎么办?”小薰是在场生里,脸上唯一有笑容的,虽然笑得很淡。

    “如果那个老太婆老是想利用瑶瑶,那么她永远休想见到瑶瑶:瑶瑶所受的委屈,山田企业要付出一切来偿还。”他一点都不介意加点力气,把山田家给搞垮。

    闻言,四个生低头谈了下,最后,由宝儿代表发言。

    “你能在瑶瑶到台湾的十二个小时内就追到这里,证明你对瑶瑶的真心,我暂时相信了。我可以让你见瑶瑶,不过你最好记住,你再丢瑶瑶一次,或者让瑶瑶难过,我会让你永远见不到瑶瑶,你最好记住。”

    这人居然敢威胁他!?生平没被威胁过的桥隆之助简直不敢相信,还来不及回话,宝儿又开口。

    “你想见瑶瑶,跟我来吧。”她转就走向店后方,桥隆之助立刻跟上。

    “这么轻易就放过他!?”齐峻和霍瑞克对望一眼,觉得自己以前好委屈。

    “瑶瑶心里头的伤,还需要他来安慰,知道他的真心也就够了,刁难他并没有意义。”小薰微笑。

    “真是便宜他了。”宁净咕哝,然后想起赌约。“不过…今天宝儿就变成小盎婆了。”

    对喔!这样就进帐两万五千元,真是好赚啊!

    姚瑶一直睡的很不安稳,当她又一次从睡眠中惊醒时,却看见自己头有个人影。

    她反地揪紧被单,红肿的眼睛努力瞪大。

    “瑶瑶。”背光的人影出了声,在沿下,让她看清楚他。

    “隆!”她放开棉被,立刻扑抱住他,眼泪又开始凝聚起来。

    “不要哭。”他低语。“她不珍惜你,不需要为她掉眼泪。”

    姚瑶一颤。“你…”“我都知道了。”他点头,知道她要说什么。

    从他发现姚瑶不见开始,就有人告诉他姚瑶和山田玲于见面,他再把山田玲子抓过来,威暍地问一问,所有的事就都明白了。

    “不要生她的气。”姚瑶还是为母亲求情。

    “你答应我不要再哭,我就不生气。”桥隆之助开出条件。

    “好,我不哭。”她赶紧擦掉眼泪,桥隆之助只能暗自叹气。

    尽管山田玲子是个可恶透顶的母亲,却偏偏有姚瑶这样的儿,因为血缘关系,她就是无法恨自己母亲,只能伤心自己

    不过,这笔帐他会帮她讨回来的——当然,这种事不能让她知道,免得她又为他们求情。

    “你怎么会来?”擦乾泪,她才想到要问。

    “你说呢?我老婆跑了,我这个做老公还能怎么办?”说到这个,他才是真的生气。

    “我、我…”她嗫嚅。

    “瑶瑶,你没忘记我们已经结婚,我是你老公吧?”

    “没…没忘。”只是突然没想到而已。

    “那为什么伤心的时候不来找我,反而一个人跑回台湾!?你知不知道你突然不见,我有多担心着急!?要不是查到你的出境纪录,我本不知道你回台湾!瑶瑶,我们才结婚三天,你就准备把我这个老公休掉吗?”真是不讲不气,愈讲愈气。

    “我、我没有…”

    “你认为我没有办法保护你吗?为什么一伤心就回台湾?”桥隆之助最不平衡的就是这一点。

    难道在姚瑶心里,薰屋能带给她的保护,比他还乡吗!?

    “不是这样的,我…我只是不想让你为难…”姚瑶紧紧抱住他,怕他会跑掉,她赶紧一古脑儿把心里的想法全说出来:“我难过,也不想当妈妈的棋子。我不要妈妈他们拿我来对付你,不要别人说你无情无义,可是我又无法眼睁睁看着妈妈受苦,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跑走,可是回来…我好想你…又不敢找你…”桥隆之助叹口气。明白她的心思,他哪还能真的发什么脾气?

    她有很清楚的是非观,却不够坚定去拒绝别人一再的哀求,她就是怕禁不起那老太婆的一再求,才跑走的吧?

    而那些别人批评他的话,他一点也不在乎,却没想到她会这么介意。

    “瑶瑶,我们是夫妻了,是要过一辈子的,你打算以后每次一伤心,就当一次逃妻吗?”他真想叹气。

    “不要。”她立刻摇头。她不想当逃妻。

    “那么,你要跟我过一辈子吗?”他再问。

    “要。”立刻点头。

    “那么,信任我。”他要求。“相信我能保护你,我能解决任何事,会保护你,是你能依靠的唯一对象!在心里,真的记著。”他指著她的心口。

    “我…我会记著。”

    “伤心的时候,只能在我怀里哭。”他轻柔地擦去她不小心滴出来的泪水,将她的脸贴上他的肩膀。

    “嗯。”她不断地点头。

    “以后,不许你再从我边跑走,懂吗?”为了那老太婆,害他得担心焦虑加害怕,最后还要千里迢迢追寻,怎么想都觉得自己很无辜。

    “懂。”不知道他心里的曲折,她只知道要点头。

    “你呀…”桥隆之助想了想,还是只能叹气。

    舍不得凶、舍不得骂、舍不得她难过,更舍不得她哭,男子汉大丈夫,偏偏就是对她舍不得,那他还能怎么办呢?

    唉!她真的是他的克星哪…

    “隆,你抱著我睡好不好?”她怯怯地道:“我想你陪我…”

    就这么一句话,好心情顿时飞进桥隆之助的眼里。

    “习惯我抱著你吗?”他低望着她,搂著她的手臂紧了紧。

    “嗯。”她点头。

    “可是…要我抱著你,你要付出一点代价哦。”他的眼神锁住她的

    “代价?”她还在疑惑时,他已经吻住了她,她向铺卧去,翻开棉被盖住两人,不一会儿,一件件服纷纷从过小的铺里丢了出来。

    然后,棉被里传出情动的细细娇吟,还夹杂著几声

    最后,她趴卧在他上,再没有惊扰地沉沉睡去。

    桥隆之助低首,在她**的雪白肩上不断细吻,觉她的柔软围绕著他的坚实,像填补了所有的空缺,有著无限足。

    “没想到,我会上你这样的小麻烦。”他低声自嘲,她却像是抗议什么似的,嘤咛地动了下,偎著一个更好的姿势。

    他倒口气,差点“竖然起敬”

    不行,她才刚睡著,他得忍住,至少得等到她醒来——

    啧,他真是愈来愈不像一个雄赳赳、气昂昂的男子汉大丈夫了,居然这么体贴她,苦了自己…

    编注:知花语与霍瑞克之采情事,请翻阅贪系列395《美人公寓系列》五之一『宝贝笨人』。

    知江宁净与齐峻之采情事,请翻阅贪系列401《美人公寓系列》五之二『麻辣OL』。

    知其他美人之采情事,请继续锁定《美人公寓系列》。 wWW.gUgEhk.Com
( ← )  上一章    慢吞吞美女    下一章  ( 没有了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飘在北京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全本小说《慢吞吞美女》是由作者水银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言情小说。更多类似慢吞吞美女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谷歌小说网的完结言情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慢吞吞美女TXT下载的章节第十章为网友上传更新,与谷歌小说网(www.gugehk.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