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电情人最新章节第十章
 
谷歌小说网
谷歌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走村媳妇 富贵风流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小姨多春 女友故事 慈母憨儿
静静的辽河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乡下故事 岁月欢歌 一品乱谭 红杏出墙 故乡的情 热门小说 乱情人生 山村情事 狼性村长 留守村庄 乡野情狂 全本小说
谷歌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触电情人 作者: 水云 时间: 2017-1-11 
第十章
    晴忆驾着车,从小巷子弯了进去,以避开台北的可怕通。

    几条捷径绕弯着,严格说起来,是比走外面那些大路来的远,但是遇上车时间,这几条巷子绕得再远,也绝对比大马路快了许多。

    路过7-11,晴忆突然想要买个点心,以免下午又忙到饥肠辘辘,这样子对胃,以及对肚子里的孩子都不好。

    肚子里的孩子呀…晴忆下意识地抚摸了自己的肚子。因为过于忙碌的生活,她从未注意到经期的不顺,甚至一时还为此兴,省了麻烦,直到最近开始干呕的现象越来越频繁,才知道…她原先一直以为是胃痛的。

    思念复起。那天萧昕来,见了他才突然想起,干呕的另一种可能

    央请洁芸陪她秘密去医院检查后,才知道自己真的已经怀有孕,也差不多最近两个月了!别墅那次吗?她与萧昕也只有那两天的假期,用两天相识、用两天相,也用两天分手。

    简直是靡!连她自己都想大笑,她与萧昕的情,跟去PUB的一夜情有什么不同呢?因为外表而引对方,因为磁场相近而相,然后上了就…一拍两散。

    可是,若是如此,她为什么会想保住这个孩子?她应该拿掉的!

    别说什么这是一个生命!对她艾晴忆而言,重要的是整个事业的运作,她为龙华公司的董事长,年轻、貌美以及惊世骇俗的装扮已经在商界中名噪一时了,难道接下来她要着一个大肚子,继续跟人合作谈生意?!

    难道要她顶着一个肚子,上台去演唱?现在已经两个月了,再下去呢?下个月、下下个月,慢慢会明显到任何人都看得出来。

    对她来说,这个孩子是一时错误的产物,而且将会严重影响到她的地位、她的事业,应该要立即拿掉,免得夜长梦多。

    可是,她竟然不想,她不愿意!这真的是可笑至极的事情,她之所以不想拿掉这个孩子,原因竟然是因为——她着萧昕。

    是,她就是还着萧昕!

    多荒唐可笑的一件事!她这两个月来没有一天不想起他的!在她吃胃药时她就会想起那的温暖,她甚至在吃完萧昕买给她的那片胶囊片后,还把空壳保留下来,睹物以思人。

    回到明山别墅区时,她进房间都会闻到他的味道,因为她把他穿过的那件蓝格子睡袍悬挂起来,他在那里用的东西她连丢掉的勇气都没有,只会看着,夜夜思念。

    一个人在游泳时,也会忆起鸳鸯戏水的情景,他们不是玩得亲昵且不亦乐乎?而今,只剩下她一个人。

    萧昕因为误以为她是变人而拒绝了她,她也因为一时赌气而跟他分了手;其实她最愤怒的是萧昕对变人的轻视,那等于对她所有姐妹们的不屑,等于蔑视了她“醺梦酒吧”的存在!

    她不能接受,从妈被父亲视为秽物赶出家门那天起,她就立志要捍卫人妖或是变人,她一点也不觉得他们恶心,他们有想要过的生活,他们的与心无法协调,为什么不但不帮助他们,反而要伤害他们、嘲笑她们呢?

    因着阿东因为被未婚夫所伤而数度自杀未遂、酒吧每夜的心碎哭声…她不能原谅任何一个轻视他们的人,她还曾背着姐妹们,亲自出马严惩那些所谓的负心汉,她真真正正瞧不起的,就是那些以为名心口不一的男人们!

    结果,她这一个所谓的捍卫者,竟然上这种人?!多么可笑呀!如果萧昕真的着她,就不会在意这一切,一个人除了包容所有,更应该有一颗坚贞着对方的心。

    萧昕却跟那些人一样,口情,结果一样是口是心非。

    在他搂着新时,她却在想着他;在他吻那状似圣母之人时,她或许正看着他穿过的睡袍;真正无可救药的人是她,真正荒谬的人,是她这个笨蛋。

    晴忆强忍着泪继续往前走,她说过再也不会为萧昕泪,这三个月来她做到了,现在就不会再掉…嗯?!

    在即将驶出某一条巷口时,突然有一台车横过巷口,惹得晴忆赶紧踩了煞车。

    “嗨,好巧。”悉的车辆,悉的声音,萧昕摇下车窗“要去上班啊?”

    “让开。”晴忆冷冷的说着,不能明了萧昕为何出现在此。

    萧昕笑一笑,一句话也没再说,真的就开走了车,晴忆无法理解现下是什么状况,萧昕的出现未免过于奇怪,这里头暗藏着什么吗?

    “喂,洁芸。”晴忆继续发动车子,立刻打给了洁芸“你有把我怀孕的事情告诉萧昕吗?”

    “嗯?没有呀…”她真的什么都没说喔,因为佐晨本不让她说!“怎么了?”

    “没事,你最好别骗我。”晴忆切下挂话键,转动方向盘,往公司方向去。

    不能让萧昕知道她其实是一个货真价实的人,她知道这样子他会回头,或许他们有机会再继续。但是如果真是那样,那萧昕对她的一点也不真实,一点也不是诚心的!

    当晴忆停到专属停车位后,才刚走没几步,就看到了站在电梯那儿等着她的萧昕。

    “…”话不投机半句多,她本不想跟他说话,甚至连脸都不想见;他今天来是干什么的?为什么一大早就跟着她,甚至知道她钻捷径的路线?然后先行一步到地下停车场来等她,还挂着那种看似深情的笑容?!

    不上电即不会少一条命!晴忆看了眼自己穿着的三寸跟鞋,逞强地想道,了不起就走楼梯上十五楼嘛,鞋子掉就好了!

    晴忆果然利落一个旋,笔直的往太平梯那里去;萧昕眼见情况有点出岔,赶紧追了上前。

    “晴忆,十五楼,你要走路上去吗?”萧昕很快就追上了晴忆。

    严格说起来,这里是地下三楼,晴忆想走十八楼上去?

    “萧先生,电梯在另外一边,您是贵宾,不敢劳您大驾走楼梯。”晴忆说这话时,没有一只眼是看着萧昕的。“另外,如果您是要代表远扬企业来谈广告片的决定,请直接跟赖特助联络。”

    “我是代表我自己,来谈如何挽回挚。”

    嗯?!晴忆刚又上梯的脚停住了,她缓缓地回首看向萧昕,像被他刚刚的话吓到了般。他刚刚…说要挽回什么?挚

    “我为我过去两个月,以及两个月前的事情道歉。”萧昕趁着晴忆没再移动,赶紧拉住她的手腕“我这两个月来非常痛苦,天天都在想着你,我是真的陷入了无底的河里,再也没有回头路了!”

    …他天天都在想着她?他陷入了无法回头的河里?那…那他边搂着的那个清秀孩又做何解释?那他又怎么对“她是变人”这件事释怀的?

    废话一堆,薄情寡义的家伙!

    晴忆厌恶地甩开了萧昕的手,跟鞋就往楼上走去。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吗?是谁教他说那些的?是什么原因促使他过来这里的?说这些废话,他似乎忘了一件事阿,她在他眼里,可还是一个“变人”呢!

    萧昕看着往上走的晴忆,早料到会有这种情况,晴忆若是那种立刻就回头的人,就不会是他所喜的,她的任、她的倔强、她的心气傲,才是引他的原因啊!

    “晴忆!你听我说…”萧昕三步并做两步,往上追去。

    晴忆哪里会管萧昕说什么,随着萧昕的近,她更是加快了脚步,拼命地爬着楼梯。萧昕,最好不要她,她现在肚子里有小生命,她还不想随意葬送他!

    见着晴忆连搭理都不搭理,萧昕索干脆闭上嘴,就跟着晴忆一步一步地往上爬;其实晴忆心底还是挂心肚子里的孩子,医生说,现在还是危险期,或许她本不应该走楼梯上来的…

    心一慌,晴忆就只手扶着栏杆走,另一只手紧紧护着肚子。

    “胃痛吗?”

    晴忆不答腔。

    “胃不舒服吗?”

    晴忆还是吭也不吭。

    “晴忆,你现在是龙华公司的董事长了,裙子实在不应该再穿那么短…”萧昕决定来改变一下战略“还有,服也不该再那么鲜艳,领口也不该开那么低…”

    晴忆挑了眉,他在耳边里嗦个什么劲,现在又管起她的着来了!他凭什么管?凭什么问?她就是兴穿这样,到底要她说几次?!

    “你应该去买套装,那样子才有董事长的样子…”

    “你是代表龙华公司呀,不要忘了,甚至人家看着你,也会想到龙华企业啊!”“穿这样子,只会让人家觉得你没有一种为董事长的自觉…”

    “撇开服不谈,你头发也要注意了,不说你是龙华公司董事长,就算平常人也不会染这种…粉紫头发吧?!”

    “你要引起谁的注意吗?这样子活像漫画里的人,又好像戴了顶夸张的假发…说实话,看起来实在很俗艳,没有一点正经的样子。”

    “再说你的脾气,这么暴躁易怒很容易老化的,而且…”

    “你说够了没有?!”晴忆再也忍无可忍,怒不可遏地大吼起来:“我服怎样、裙子怎样、头发怎样关你什么事?!”

    楼梯间的吼声可说是响彻云霄,还回音重重呢!晴忆气到吼完还着气,看出她忍了很久、很久,萧昕却突然一个微笑,瞬间又执起她的手。

    “你终于肯理我了。”萧昕在她的手背上深深一吻“终于肯跟我说话了。”

    “你在说什么…”晴忆皱起眉,就想要开被萧昕抓着的手,没想到却中了计。

    “我你,晴忆,我真的好你!”萧昕冷不防地就拉过晴忆紧拥住她“我这两个月最想做就是这一件事,就是这样紧紧把你搂在怀里。”

    晴忆惊慌得不知所措,她突然被萧昕搂进怀中,手上拎着的跟鞋也这么喀啦落地,她圆睁着双眼,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她好恨自己的一切,她竟然也渴望萧昕的拥抱,现在,自己竟在享受这种温暖。

    “你放开我!放开我!”晴忆尖叫着,硬要推开萧昕“你的手不要碰我!”

    “不放,说什么我都不会再放了!”萧昕搂得更紧“再放手…你就不会回来了。”

    “啊呀呀呀呀呀——”晴忆气得放长声尖叫着,使劲力气拼命挣扎“放开我放开我放开我放开我放开我放开我放开我放开我!”

    他们不是站在楼梯平台上,而是在一整层楼梯的中间一阶,就在那小小梯面上,一个做着真告白,另一个却歇厮底里地挣扎。

    晴忆拼命推开萧昕,眼看就要往后倒去!幸好萧昕眼明手快,迅速伸手揽回晴忆,还强硬地将她抱起往上走。

    直到上了平台,萧昕才抱着晴忆就地下。萧昕若不这么做,依照晴忆这种脾气,恐怕等一下他话还没说完,两人就一起滚下楼梯了。

    “晴忆!我知道你很不能谅解我,但是我是真的很你!”萧昕这次可是继续紧搂着怀抱中的人,深怕手一放松就让人跑了。“你的影子深深烙印在我脑海中,我知道我已经不能失去你了!”

    晴忆痛苦地闭上双眼,她心里抗拒这种甜言语,但是她的耳朵却无法不照单全收,而且,还传进她的脑里、心底,与她的理智抗衡着。

    “我知道自己在两个月前多伤你的心,我知道你以为我欺骗了你!但是,我欺骗的其实是我自己。我给了自己成千成万的理由,告诉自己不能你。”萧昕抚摸着被困在他怀里的佳人脸宠,亲吻她的前额“情,是很奇妙的东西,一旦上了,便再难以自拔。”

    “我是变人,你忘了吗?”晴忆深一口气,冷然地“萧先生。”

    萧先生,这三个字比什么都冰冷地穿透萧昕的心,但他知道,误会尚未澄清,花再久的时间,他也要把这场误会冰释,获得佳人芳心。

    “我不在乎。”

    咦?!晴忆被萧昕温柔但坚决的回答震住了,她终于回首,正面对着萧昕那双眼睛。萧昕看着终于正眼瞧他的晴忆,微微一笑,从容的摘下脸上掩饰着一切的金边眼镜。

    请看清我的眼底,请尽管看穿我的心。

    “你刚刚说什么?你知不知道你刚刚说了什么?”晴忆颤抖着红,她正死命抑住那鼻尖的酸楚“我原本是一个男人啊!而且,就算手术变成人了,也依旧不是你那什么圣母之,我…”

    “你是什么我都无所谓,就算今天你是一个丑八怪、是外星人,我都一样不在乎!”萧昕捧起了晴忆的脸,以最最诚挚的眼神凝视着她“因为我你,就是要包容对方所有的一切不是吗?我的是你的心啊!”啊…泪水滚滚地涌出晴忆的眼眶,无法遏抑,她忍不住低下了头,紧紧咬住下,像是这样才能稍微抑制拼命颤抖着的自己。

    他说的话能信吗?一个因为她是变人而与他分手的男人,现在说他不在乎她是变人?这种转变未免太大,她不能相信…这叫她怎么相信!

    可是他的眼底,为什么又是那么澄澈、那么深情?

    “我…我无法相信你!你明明那么介意的事,怎、怎么…”晴忆像是想到什么一样又倏地抬头“洁芸跟你说了什么吗?”

    就算洁芸没说她怀孕了,万一她告诉萧昕,她是一个人,那、那怎么办?

    “洁芸?告诉我什么?”萧昕愣了一下“喔,呵呵…她是告诉我一件事…”

    “我就知道,她是不是跟你说…说了…”所以他的态度才会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是呀,她说我是一个大混蛋。”萧昕不禁笑着摇头“我也的确是一个大混蛋,害得你这么难过、还自以为是的伤害了你,我真是一个大混蛋!”

    嗯?洁芸不是说…不是跟他说她是一个人吗?那、那就是说,他今天来是真真确确觉悟了?他是真心真意地着她?所以才来忏悔之前对她所做的一切伤害?

    那…那他是真的不在乎她是一个“变人”?真的深深着她?

    “你…你真的不在乎我是一个变人?”晴忆恐惧着再次付出自己的情,而这一次,恐怕是再也收不回了,所以她特别害怕,特别谨慎“不在乎我是这样的人?我不温柔又不体贴…我无法符合你的所求,我不可能永远…”

    “我什么都不在乎,我只在乎你这一个人。”萧昕用手抹去晴忆溢的泪水“我要你的一切,你生生世世,这辈子,绝对不再让你为我哭泣。”

    萧昕!

    晴忆仰起头紧闭了双眼,她不敢相信这一刻的失而复得,不敢相信萧昕是真心着她。如果这次回应了他,她只怕会再也跳不出,只怕会得再也义无反顾。

    晴忆一睁开眼,就紧紧的搂住了萧昕的颈子。

    萧昕喜于这样的回应,他的臂弯里终于漫着淡淡玫瑰花香,终于可以收紧手臂,再也不让晴忆离开他!

    “呕!”晴忆突然推开萧昕,到旁边一阵干呕。

    “…晴忆,你怎么了?”萧昕赶紧上前轻拍她背部“你…又把胃搞坏了吗?”

    嗯?晴忆眨了眨眼,对呀,萧昕还不知道她怀孕的事情。

    “我不是跟你耳提面命,一定要记得吃东西吧!胃药要记得吃,你就是那么逞强!”萧昕赶紧拿过晴忆的皮包“胃药总有带在边吗?你不赶快治好的话…”

    萧昕拿过一片铝箔片,里面有十个椭圆形的空格,药已吃毕,是他那天买给晴忆的胃药。

    “你留着这个?”萧昕狐疑的看向晴忆“留这个垃圾做什么呀?”

    “你管我!”晴忆拿过包包,先出几张面纸擦嘴“还给我。”

    “嘿…不行!”萧昕出邪恶的笑容“你要告诉我,为什么还留着这个垃圾呀!”

    晴忆本不想再理他,红着脸就把皮包阖上,直接站了起来;先去楼下捡起跟鞋,再继续往上走。

    “别这样嘛,晴忆,我记得你这人说话都有话直说的。”萧昕又追上,锲而不舍“原来烦恼的人不只是我呀…就三个字,我只要三个字。”

    “还、给、我。”晴忆嘟起嘴,伸出了手,想要回那个…唉,可以称作定情物的东西。

    “不是这三个字嘛!”天下无难事,对晴忆得奉行这句话。“快点,我只要三个字。”

    “你去死!”晴忆一个回,就跳起来要抢过萧昕手上的胶囊片。

    “啊呀呀呀!晴忆——”一个足以撕裂耳膜的尖叫响天震地传来“你不可以跳啦!”

    晴忆被叫声吓到似的往萧昕上跌去,连萧昕也被那声尖叫的音波震得七荤八素。

    是谁呀?怎么叫得那么烈,好像发生命案似的?

    只见从十五楼冲下来的洁芸,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她刚刚听原本要走楼梯上来的佐晨说,楼梯间在上演一出恶心的皂剧,主角是一位神洁癖的斯文男子,加上一个怀孕的变人小姐,吵得他只好改搭电梯上去。

    洁芸闻声就跑了下来,在十楼的地方听见了声音,又偷偷地往下走,更接近现场臂赏着。看着他们误会冰释当然很兴,可是,那个萧昕怎么可以戏晴忆?!晴忆也真是的,怀孕一口气要走十几楼上来就算了,竟然、竟然还在楼梯间玩这种抢东西的游戏!

    来!

    “洁芸啊…”晴忆愣愣看着怒气冲冲的洁芸“你不必叫得那么惊天动地吧?”

    “晴忆!你不知道自己体的状况吗?!”洁芸气得拉过晴忆“你也是,萧昕,为什么在楼梯间玩这种危险的游戏!”

    哼,要不是佐晨千代万代,不许她告诉萧昕晴忆怀孕的事,她现在不得马上说出来,就可以狠狠骂萧昕一顿。

    “体状况?”萧昕真的是被搞糊涂了“胃痛…嗯,好像的确不能做危险游戏。”

    晴忆面对着洁芸微咬着,她不知道该怎么说,该怎么跟萧昕说这件事…

    “胃痛?你真是笨得可以。”佐晨悻悻然从楼上缓步而下。

    “总裁?!”晴忆看见佐晨,吃了一惊。无缘无故总裁怎么会出现在这儿呢?

    她以为他回香港准备跟洁芸的结婚事宜呢!

    “你来做什么?”看到他出现,萧昕就觉得没好事“视察啊?”

    “我来发喜帖的,”佐晨从西装里拿出一张喜帖范本晃了晃“问你们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办。”

    一起办?晴忆顿时又红了脸,才刚刚合好,这么快就要讲到结婚的事了?

    萧昕一步上前搂过晴忆,他是很想点头啦,但是不知道佳人肯不肯。

    “他们年底要结婚。”萧昕轻声细语的对着晴忆“你愿意…一起办吗?”

    咆,有没有搞错,这种求婚好无趣喔!洁芸皱起了眉,想当初佐晨跟她求婚时,可是极尽漫之能事呢!

    “你在跟我求婚吗?”晴忆挑了眉,扫向萧昕“我听不出来,不好意思。”

    “呃…”萧昕看了看佐晨,只见他对他使了使眼

    单膝跪地,萧昕当场就执起了晴忆的手。

    “晴忆,你愿意嫁给我吗?”

    “就算我是变人?”晴忆昂了头,一样是那睥睨一切的态度“就算我不会在家煮饭等你回家?”

    “我你,晴忆。”萧昕手微颤着,他从没想到他也会紧张“你的一切我都,所以…请嫁给我。”

    “好吧。”晴忆很勉强的应了声“就答应你吧!”

    呃?晴忆回答得还真是勉强啊。佐晨看着欣喜若狂,抱着晴忆又亲又吻的萧昕,这神洁癖的家伙就是活该,说什么妻子非找圣母之是吧?!结果,现在找到了这一个,他看呀,萧昕才会变成圣母之男咧…

    “打个岔,有件事我忘了告诉你。”佐晨把喜帖拿给萧昕“婚礼不是办在年底,是下个月底。”

    “下个月底?!”小两口倒是异口同声,怎么那么快!

    “是呀!因为、因为…再不快一点…”洁芸红着脸依向佐晨“肚子太大就不好看了…”

    嗯?!洁芸怀孕了?萧昕一愣,旋即恭喜恭喜的祝贺着佐晨;一边的晴忆没吭声,她知道洁芸有了,但是不知道婚礼竟然要赶着举行。

    “不要担心,晴忆。”看着低头不语的晴忆,萧昕立刻过来安慰“以后你想要小孩子,我们去领养就是了!我们孤儿院那里多得是!”“萧昕…”晴忆尴尬的笑了一下“我们跟他们一起办吧,不然恐怕再没多久,我的肚子也大起来了。”

    “喔,晨,我们就跟你们一起办,不然…”嗯?!刚刚晴忆说不然什么?“晴忆!你刚说什么肚子的?”

    刚刚梯间的干呕,突然瞬间闪进萧昕的脑子里。

    “我怀孕了,已经两个月了。”晴忆耸了耸肩“再不快一点,肚子很快会大起来的。”

    “…你怀孕了?”萧昕再问了一次。

    开什么玩笑,变人怎么可能会怀孕?就算晴忆再怎么像人、就算她手术再怎么成功,子与卵巢是才有的天赋器官,变人怎么可能拥有、又怎么可能怀孕?!

    除非是人,要不然不可能…萧昕愕然的看着带笑的晴忆。

    “谁跟你说我是变人的?”晴忆眨着眼,带着笑容就往楼上走去。

    “晴忆是的,OK?货真价实的人,英文叫Woman,懂吗?”洁芸做着补充说明“不知道你怎么猜的,七八糟。”

    洁芸嘟起嘴,就往上追着晴忆去了。

    “洁芸,不要用跑的!”佐晨沉声警告着洁芸,不忘回头对着萧昕补一句。“笨蛋。”

    晴忆是的…晴忆竟然是一个的?!

    天啊,那他这些苦恼本就是来自于自己呀!如果晴忆是人,那一切不就皆大喜了!简直是…简直是奇、奇迹啊!

    飘动着紫头发,晴忆笑得是幸福,在萧昕认为她是变人的前提下,他不但接受了她,还跟她求了婚,这代表萧昕是真切着她!她已经得到了最的幸福,得到了失而复得的真情人。

    “萧昕。”晴忆突然探头往下,唤着还站在楼梯间发呆的萧昕。

    萧昕还愣愣地,听得有人叫唤才往上走了几阶,从扶把间隙往上看着探出一颗头,垂落着刺眼紫发的人。

    “我你。”

    尾声

    八里别墅。

    后面的花园里,泳池边正热闹着,几张桌子上摆了食物,几对佳侣在那里闲话家常;还有几个孩子,正在…呃,玩耍。

    “小敬!我跟你说过几次了,不要拿妹妹当靶!”清丽的人出声冰冷,吓得五岁小孩一颤。

    叫小敬的男孩面貌俊美,手拿着刀子,正准备向在树下呆呆站着的么妹。

    “可是妹妹不会动呀…”男孩咕哝着:“而且妈妈又不把枪还给我,我枪法很准的。”

    “你的刀法还不够准,会伤到妹妹的!”施雨萍抱起才两岁的儿“我把枪还给你做什么?让你再把枪带到学校去?”

    “可是我…”男孩噙着泪水,面对母亲的威严不敢吭声。

    “可是什么?”一旁的严宇峻厉声了“你再不听话,就到旁边倒立罚站去!”

    在一旁白椅上的美丽子,怀里抱着也同是五岁的孩,傻愣愣看着那一家子。

    “雨萍,你教小敬拿枪呀?还练飞刀?”拿他妹妹做靶?!“这、这会不会…”

    “我只是教他一些防之术罢了!”雨萍淡淡说着,仿佛一切很正常的口吻“而且为‘黑瞳’和严宇峻的孩子,多少有点天赋,你放心好了。”

    “呵、呵呵…这样我得考虑要不要让我家小蓝跟你家小敬玩了…”洁芸尴尬的笑着,万一哪天大家吵起来,小敬一枪干掉她家小蓝怎么办?

    “不会啦,小敬对你们小蓝,可是情有所钟喔!”宇峻咯咯的笑着,就是小篮在看“小敬哥哥”小敬才想秀一下飞刀给小蓝看的。

    “哇哇哇…”洁芸中的小蓝突然哭了起来“妈咪妈咪!”

    洁芸赶紧看向她怀里的可孩,只见她手脚并用的舞,就是闹个不停,她抬头正视桌面,就要找出让儿歇厮底里的原因何在,刚刚吃薯条不是吃得好好的吗?嗯——

    “佐晨!你把薯条拿到哪里去了!”洁芸气得把小蓝放下,起到泳池边找丈夫“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跟孩子抢薯条!”

    “小蓝都已经五岁了,不能再吃这种垃圾食物了啦,她会越来越胖的!”佐晨紧紧保护着手中的薯条,在泳池边用脚打水“等一下帮我把可乐也拿过来吧!”

    “你到底是不是人家的爸爸呀?怎么跟孩子抢这种东西哈…”噢,天啊,她快为调解这种事抓狂了“…等等,小晨呢?”

    洁芸突然心头一紧,佐晨说要带他们才一岁大的宝贝儿子去玩,那为什么只有佐晨一个人在池畔呢?儿子咧!

    “喀,不是在那里吗?”佐晨叼着薯条,往游泳池里一比。

    天啊——她的一岁小晨,竟然在游泳圈里,在偌大的泳池里漂荡?!

    “啊呀——他会淹死的,你在想什么呀!”洁芸紧张得开始歇厮底里了“你快下去把他带来,要不然我跟你没完没了,你竟然把才一岁的小晨放进去,我不知道…”

    “好啦!你看他不是在游泳吗?”佐晨打断洁芸长久不改的唠叨习惯。

    游泳?可不是吗?远处的宇峻夫妻早看到了,两人也是直摇头;佐晨把一块块放在一块浮板上,用绳子把浮板跟游泳圈系在一起,然后把块摆在泳圈前方。结果,那个一岁大的小孩被放进水里后,竟然就为了促那块永远抓不到的块,努力划动起他的双脚来了。

    遗传真是可怕的东西,像佐晨再怎么聪明,只要在笼子外沿路摆上麦当劳,他铁定乖乖进笼。

    “佐晨,你不要——”洁芸深呼后,再度要以分具战胜佐晨。

    “不要闹了吧!这怎么能看呀!”远远地,传来迟到的一家人的声响。

    他们三对之中,惟一只生一胎的绝艳人?正婀娜多姿地朝这儿走来;她今天没再穿低和短裙,而是直接穿着三点式比基尼泳,外面罩了件衬衫,就这样过来了。

    紫头发早不再飘荡,因为晴忆在结婚后没多久,就决定要改变形象,所以舍弃了那惊世骇俗的紫卷发。

    她去做了离子烫,把头发染成天空蓝的颜

    所以,蓝的比基尼配上直顺蓝长发,还有蓝眼镜,让在场所有人都受到夏天真的来了!而她边,也是一个五岁大的小美人,她完全继承母亲的美貌,还有她的…嚣张跋扈。

    她的头发烫了好几个卷子,像英国小鲍主一样,上面飘逸的…就真的是紫头发。

    而两大美后呢,是一个瘦男子,他手上提着一箱野餐盒,在那里汗颜地不敢出声。

    “爸,那是什么颜呀…”小敬了口口水。

    “紫。”毕竟,上次见到小倩,她还是黑的头发。

    “喔…”孩子们又了口口水,不知道自己何年何月才有这种勇气去染发。

    “我们来晚了,不好意思。”晴忆笑得艳光四,就近了下来“所以带点好料的给你们。”

    听到“好料的”佐晨率先离开游泳池,往晴忆那儿奔过去;而气急败坏的洁芸则是跳下水,把那个还在为面前块奋斗的小晨给捞了上来。

    萧昕把野餐盒打开,里面漫出一阵香味,除了三明治等野餐必备食物外,还准备了几道佳肴,香味四溢地让在场人士食指大动。

    “哇,你手艺真不是盖的,晴忆!”佐晨兴奋的叫着“哇,还有薯条!”

    “薯条…”小篮也学爸爸,兴奋的重复一次。“我也要薯条!”

    “这些是萧昕做的,现在家里的饭都是他在做的。”晴忆说得得意洋洋,谁都可以看见她脸上的骄傲。

    萧昕!众家兄弟带上哀怜的神情,看着那位…圣母之男。他婚后,可完完全全符合了他当初立下的圣母之的所有“条件”

    像宇峻他们没什么变化,远扬企业依旧运行,只是开了间分公司,雨萍的花店照常运作,然后生了两个孩子;佐晨和洁芸在香港也过很愉快,除了会为速食吵架之外,他们的生活甜非常。

    而晴忆呢,依然稳董事长之位,龙华公司现在除了服装及首饰外,还开发了食品及常用品,业绩是蒸蒸上;而她上班改穿了套装,有了董事长的样子,但是头发这件事她打死不让步。

    “醺梦酒吧”已经开了三家分店,阿东今年初结了婚;小凤变成功,现在主持第三家分店,用她在大学所学的经营管理,把店得有条不紊,听说现在追求者众。

    至于萧昕,他成了远扬企业的正式副总裁,管理分公司,以他的能力而言管理起来自是有声有,但是,除此之外,他变成既温柔、又体贴,中午送饭和点心给老婆吃,晚上有空就回家做晚餐,张开双臂等老婆回家的…圣母之男!

    “啧啧,萧昕呀萧昕…你竟然自己下厨做饭?!”佐晨没教养地捏起一薯条“真的是太神奇了!”

    萧昕的脸一阵青,白了佐晨好几眼。

    “妇德兼妇容,我看你是温良恭险让全具备。”雨萍竖起了大拇指,而宇峻只是在一旁冷冷地窃笑“晴忆真是幸福的紧!”

    “只是,因为晴忆好歹是董事长,事情本来就比较多,让她忙一天再回家煮饭也太过份了!”萧昕说得一脸理所当然,晴忆则在一旁甜笑“我比较能腾出时间,当然要体谅老婆一下…”

    “圣母之忙到没时间依循你的教条啦!”佐晨又笑嘻嘻的想再拿过一薯条,啪地就被洁芸打掉。

    “喂喂,我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因为我有全世界最、最温柔体贴的老公!”晴忆地昂起艳丽的螓首,搂住了丈夫。

    萧昕出一扶足的笑,笑意在嘴角迟迟消失不去,他做这些家事甘不甘愿?甘愿!怎么会不甘愿,没看到晴忆那副骄傲的样子,连他都骄傲起来了呢!

    “来来,这个是我的拿手点心,晴忆和小倩都很喜吃呢!”萧昕忙不迭开始介绍他的点心。

    “爸爸做的东西,最好吃了!”如银铃般清脆的声音,来自紫发小倩,她那自豪的模样,跟她妈简直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萧昕的嘴角,呵呵呵地咧嘴笑了大开,那眼神都幸福到眯成一条线了,骄傲得跟他得到了全世界一样!

    众人莫不摇头,就是为了那样一句话,所以萧昕才会做圣母之男做得那么心甘情愿吧?

    大家嘻笑着帮忙把盒里的东西拿出来,雨萍赶紧去准备饮料,洁芸在为等一下可能有的薯条大战跟她丈夫和孩子做心理建设…

    大家好不容易有时间相聚,可得把握呀。

    光灿灿,在场的人们,不管什么背景、什么过去,都已经成家立业,得到幸福了,现在大家团聚在一起,共同举杯庆祝,珍惜当下这一刻。

    愿天下所有人,都能跟他们一样,幸福美。 WwW.GuGehk.Com
( ← )  上一章    触电情人    下一章  ( 没有了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飘在北京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全本小说《触电情人》是由作者水云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言情小说。更多类似触电情人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谷歌小说网的完结言情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触电情人TXT下载的章节第十章为网友上传更新,与谷歌小说网(www.gugehk.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