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心情绝最新章节第十章
 
谷歌小说网
谷歌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走村媳妇 富贵风流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小姨多春 女友故事 慈母憨儿
静静的辽河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乡下故事 岁月欢歌 一品乱谭 红杏出墙 故乡的情 热门小说 乱情人生 山村情事 狼性村长 留守村庄 乡野情狂 全本小说
谷歌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冷心情绝 作者: 水云 时间: 2017-1-11 
第十章
    失了神的碧泉重新鼓起勇气面对自己的新生活。

    她现在已经和司劭没有任何关系了,实在没有必要去为一些莫须有的东西烦恼;而且,司劭已经给了她承诺,他也该回台湾了,她必须好好振作,不让任何人担心。

    她已经正式成为幼教老师,每的辛苦忙碌,可以让她忘了一切。

    这,发现忘了带走东西的碧泉,决定再度回到山丘上的屋子,那里还未出租成功,她的东西遗落在房间里。其实也没什么,那是她刻意留下的一枚戒指,只是…每每看着手上的婚戒,就会想起那枚,戴了整整七年的戒指。

    被强暴的那晚,司劭戴在她无名指上的。

    “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人。”

    他正式宣告着,不顾泪面的她。

    时至今,他和她之间已成灰飞,不复存在;为了彻底与他断绝关系,她在结婚后,特意将那枚戒指拔下来,进墙间的小中,封死。

    现在,她却很想念那枚戒指,那枚戒指很典雅,她也知道上头的钻石是真的,司劭不曾给她廉价品…反正他已经不她了,那她把戒指收在珠宝盒里也应该没关系吧!

    进入前院,杂草已丛生;她住在这儿时,可是天天整理的…屋内依然一尘不染,那佣仍旧尽责的打扫屋内。碧泉很快的上楼,搬动原本在房间里的梳妆台,在那后面,接近地板的墙角,有一个用卫生纸的小

    挖着挖着,清脆的声响哐啷的落地。

    碧泉兴奋之情溢于言表,急忙将它套在另一手的无名指上。

    很好,都没有退,真是漂亮。碧泉迅速的把一切归位后,便赶紧准备下楼,她还得赶去幼稚园呢!

    出了房门,碧泉才想到应该把戒指拿下来才对,使劲一拔,却发现怎么用力也拔不出来,那个戒指居然卡住了!

    糟糕!这样子怎么办,约翰要是问起,她要怎么说…怎么说,就说这是她以前自己买的戒指就好了,只要拔不下来,约翰也就看不到戒指内绿刻的字了…——

    给碧泉,初夜。

    不行,她会做贼心虚,她无法以正常、无所谓的神情面对约翰,一定得拔下来,得…

    猛然一拉,戒指果然落,可是由于力量过大,戒指就这样飞到空中、击到白墙,然后便顺着楼梯,哐啷哐啷的一路滚了下去。

    不行!碧泉慌的追着戒指下去,好不容易才找到的,不能再丢了,她可以不戴在手指上,但还是希望看得到它、摸得到它!

    “碧泉?”司劭从后进来,手上还擎着枪“天,我差点杀了你!”

    司劭!他还没走?而且住在这里?

    戒指滚着,碰触到司劭的鞋子而停止;脚下的声响引起司劭的注意,他弯下拾起,停凝了一会儿,仅仅的抬首看着停在梯间的碧泉。

    “这个东西,你那么不想要?”苦笑着,司劭捡起了戒指“我帮你丢掉好了。”

    说着,司劭走向了垃圾桶,就要把戒指扔了下去…

    “住手,那是我的东西…”碧泉飞也似的冲下楼,一把抢过司劭手中的戒指“我好不容易才找到的…你怎么…怎么…”

    轻轻的,司劭吻上了碧泉。

    没有反抗的,碧泉双手搭上司劭的双臂,竟然无意识的与他…好悉的觉,好悉的味道,被司劭紧紧的包围住和约翰不一样…约翰…

    喝!

    碧泉立刻推开司劭,不能理解自己刚刚…到底做了什么?!

    “回到我边吧,碧泉。”司劭上前一步,紧紧搂着碧泉“我你…我需要你…”“你不是不我了吗?”碧泉幽幽的垂下眼帘,她还是…没有挣开他“为什么又需要我?”

    “你不会不知道,我…我真的很你…”只有为了碧泉,他才会如此低声下气“我那天本来是想放手,让你过着幸福的生活,但是我却越发舍不得…”

    舍不得?

    双臂一抬,碧泉挣开了司劭的怀抱。

    “你也会舍不得我?如果七年前那一晚,你也能舍不得我的话,那我的一生会过得多快乐!”要她的时候就对她柔声细语、低声下气…不要她的时候,却又视之无物“现在我结婚了,才要开始享受这种平静无波澜的子,你却又来到我面前,告诉我你需要我?”

    碧泉生气了。

    这是司劭久违了的,生气的碧泉。

    他上前想拉住她,却是枉然。

    “你很俊美、很聪明没有错,你是人上之人,任何事都逃不出你的手掌心…也包括我…但是你不要自以为你可以控制人心!你有没有站在我的立场想过,我七年来的受?你的一举一动、一个微笑、一个眨眼,甚至只是轻轻的回首都会造成我内心多大的力与恐惧?”蓦地,碧泉扬起手上的婚戒“折磨已经结束了,我再也不是你的了,我不再打算求你放过我,我要告诉你!从今天起,我璩碧泉和你莫司劭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不论你想用什么手段,我都不会再怕你了!”

    尽管哭喊着、嘶叫着,对司劭开诚布公且盛怒的碧泉,内心却异常的平静。

    她不能再怕他,她不再是他的禁脔,她是一个人,有一个家庭的人,璩碧泉!

    她有丈夫、孩子,和美好幸福的未来,司劭是一个恶瘤,而今天开始,她就要亲手切聊他…

    所以…碧泉摊开在掌心的另一枚戒指,毫不犹豫的扔向司劭。

    她不能再留恋了,一丝一毫都不可以!

    “到此结束,莫先生。”碧泉擦着泪,仍坚持着抬头“再见。”

    再见。

    碧泉一旋朝门口走去,黑的长发飘动着,映在蓝眼珠内,司劭静静的看着远走的碧泉…只是静静的…

    哇呜呃!

    血倏地快速窜动着,心脏就此停止跳动,肌开始不正常的痉挛,氧气不进,二氧化碳也吐不出来,司劭猛的掐住自己的颈子,希望能赶紧到该的空气!

    碧泉不能走,她不能走!她走了谁能陪在他边?为什么每个人都要放他一个人,他是什么都会没有错,但是他不要一个人!与其这样,那他不要聪明了,他要笨笨的,像兰雁一样…

    这样大家都会陪她玩…跟他一起散步…陪他做功课…

    大哥说他是坏胚子…叫二哥别理他…只有兰雁这小妹会拉着他称赞他好聪明…然后…爸爸也不理地…妈妈也不理他…四长老只会赞美,也是不理他…

    为什么他永远都是一个人?碧泉…在他边最久…不管怎样都会陪他…现在连碧泉也要跟他说再见了,再见…那他也要说再见了…

    “司劭?司劭?”把司劭从地上扶起的碧泉吓得脸苍白“不要吓我!求求你不要再吓我!”

    司劭不对劲!跟他在一起那么久,她不会不知道司劭的体状况,他几乎没有生过病的,也不曾有这种状况发生…到底怎么回事…碧泉看着两眼翻白的司劭,一时间完全不知所措。

    她只得赶忙叫救护车,却发现电话线早已被切断。慌忙的拿出手机,却看到司劭的嘴角,白沫正缓缓出…

    司劭!

    碧泉探向司劭的脉搏,得到的却是平静无声响的反应,歇厮底里的碧泉不顾一切的摇着司劭,他的双眼已经闭上,四肢也逐渐软去。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碧泉涕泗纵横,她紧紧抱着无反应的司劭。我只是不想再与你有任何瓜葛,不是要你死呀!谁来救救他…谁来救救他呀!

    “司劭,你醒醒…你醒醒呀!”狂哭喊着,碧泉紧拥住司劭沉重的躯“我你…我你…你不要走呀!”

    那是…碧泉的声音…

    碧泉的…碧…泉…她不走了吗?

    她…

    司劭的膛猛然一,空气进了去,他便一个翻趴在地,不停的咳嗽,碧泉愣在原地,她不太了解…司劭是活了过来了吗?

    “司劭?”伸出柔荑,碧泉探上他的肩“你…”“…不、不要离开我…”趴在地上的司劭,长发覆住他的脸庞“碧泉…我好你…我好你…”这声音…不可思议的碧泉使力拉起司劭,果然发现,在她面前那个永远挂着笑容的司劭,正淌着两行泪…他无神的看着他,表情是一种哀绝。

    哀…绝。

    那张脸她好像在哪里看过,是七年来的她?还是…听到他宣告不再她时的她?

    紧紧的,咬着下想忍住不哭的碧泉也拥抱了司劭,她不想放开,从一开始,她就不想放开他…可是…他对她的伤害,现在想起,她依然胆战心惊…只不过…

    司劭的很快找到碧泉的,而碧泉更是毫无保留的回吻着…衫尽退,一刻也不愿放开对方似的

    四月天转载整理wwwnet请支持四月天

    “爸爸,我想吃糖果。”卡门拉拉约翰的大手“去那家好不好?”

    “啊…好…”一瞬间的失神,约翰总觉得心里怪怪的“去‘小羊的家’吗?”

    卡门喜悦的用力点点头,便由约翰带进琳琅目的糖果店内…后跟了一个戴了帽子的男人…

    “不…要离开我…”司劭紧紧的钳住碧泉的双臂“不要…”

    不要动!这是抢劫!

    戴帽子的男人一把出报纸内的手枪,指着柜台。

    “不…不会离开你…”上方的碧泉,动的与司劭契合,也吻上他的“你也…不再伤、害我…”

    呀!小卡门尖叫一声,约翰赶紧护住他的宝贝儿。

    店员飞快的按下警报钮,顺势对歹徒扔出物品以阻挠…歹徒睁眼不及,紧张的开了枪…“我你…”司劭拿出那枚掉落的戒指,为碧泉戴上“碧泉…啊…”“…你…”双手十指正握,代表体与心灵最深切的契合“啊…”黑发与金发错着,汗水正淋漓,外头天气很好,风很凉,在没人会靠近的山丘小屋中,有一对男,正毫无顾自己心的…沉沦着,一次又一次…

    同时,在小羊糖果屋内,正横躺着两具尸体,红血漫着…

    四月天转载整理wwwnet请支持四月天

    她不该做出这种事的!

    紧裹着被单的碧泉卷曲着体,望着已暗下的天

    她居然和司劭重新复合,而且还做出这种外遇、对丈夫不贞的事情!看向边沉睡中的司劭,她又泪如雨下。

    她在做什么,到底在做什么!

    碧泉飞快的起沐浴,却发现全上下那清楚的吻痕…这下更惨,连掩饰都无从掩饰!

    啪啦,浴室门倏的被推开。

    “快回去吧,时候不早了。”司劭已披上睡,显得一切正常“我会告诉佣,叫她对外说你一下午都在跟她叙旧。”

    司劭?

    他恢复了吗?

    无暇多想,碧泉冲了冲澡,穿上服便急着要走回去。

    “我开车送你下去,到半山就放你一个人走。”司劭拉过碧泉,态度相当坚决“我有事要跟你说。”

    碧泉怔怔的任司劭载下山,一颗心七上八下着。

    “今天的事我永远记得,你给的承诺也不要忘记。”突然间,司劭开了口“我会等你的,不管等到什时候,我会一直等下去。”

    不管等到什时候,我会一直等下去。

    低下头,她明白司劭的意思。如果她不愿和约翰分开,他一定一直等她…一直…

    “明天我就回台湾,不再打搅你。”车子轧然停住,司劭拉过碧泉的肩“我你。”

    哀怜的,碧泉颤抖的送上临别一吻。

    不说再见,碧泉一个人顺着阶段走向市区…她不能哭,哭了就会出马脚了…她要怎么跟约翰开口呢?才结婚不到一个月,她就开口要离婚…而且,是她对不起他在先呀?!

    她该怎么办…怎么办!

    “海伦娜!”一个人看到碧泉便尖叫着“你去哪里了!约翰出事了呀!”

    咦!

    “什么事…他出什么事了!”碧泉紧张的抓住人问道“怎么回事?”

    “史密斯太太吗?”警察走上前,喊着从夫姓的碧泉,她心头一颤“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怎么…发生什么事了…

    “今天下午在小羊糖果屋发生一起杀人抢劫案,死者经邻居确认是约翰…还有他的儿卡门…”警方安慰的拍着碧泉“请你先到医院确认尸体份…然后…”

    天旋地转中,碧泉失去了所有知觉。

    四月天转载整理wwwnet请支持四月天

    报应。

    这是报应!

    她的丈夫和儿惨死在持枪者手下的同时,她居然在跟一个男人燕好,而且那个男人还是她口口声声说恨他、畏惧他的男人!

    这不是报应是什么?她的背叛就该自己受罚,为什么是她的丈夫和儿代她受此灾祸!

    碧泉长跪在墓前,不停的哭着。

    现在她该怎么办?美好的未来、幸福的平静,一切都已成空…为了她的贪婪、自私及不识自己!

    “天啊!你告诉我,我璩碧泉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碧泉忽然仰天大喊着“为什么不能给我一个平静一点的生活…为什么!”

    她是不该,不该和司劭旧情复燃…不!懊说是她不该,不该欺骗自己、欺骗约翰也欺骗了卡门!她不是不约翰,但那是一种依赖情,她为了想安定而安定,为了畏惧而不想再见使她受伤的人,所以她选择了结婚。

    只要对方对她好,什么人都可以。

    小卡门是那么可,让她想起了掉的孩子…是她不该…一切都是她的错!

    她没有想到,与恨是把双面刃,恨有多深,就有多深。

    她有多恨司劭呢?以前总是恨到不得有朝一可以离他的魔掌,最好一辈子都见不着他,还曾经盼他在路上发生车祸,那她就自由了…这么深的恨意,也同时存在着一样…甚至更深的意。

    但是…错误已经造成,来不及挽回了;碧泉把婚戒留在墓前,蹒跚的向前走去。事到如今,她还要哭着去找司劭吗?她有什么资格再投向另一个男人的怀抱?

    她应该平静的过完余生,一个男人也得不到,一个家庭也构不成,这该才是上天对她最大的惩罚吧!

    于是,从那时候起,碧泉就这样断了音讯,她搬到更偏僻的地方去任教,而一直尊重她的司劭也没有派人打听她的任何消息,只是汲汲营营于工作,然后等待着碧泉的只字片语。

    他说过会等她的,就算临死。

    而看淡一切的碧泉不知何时再度漾起美丽的笑容,徜徉百花与童颜之间。偶尔她会到山顶,一个人在大树下看书,然后回想着过去种种的一切。

    “老师!”小孩跑得气吁吁“我们找到你了!”

    “喔!好厉害喔!”碧泉笑眯了眼,尽管里面闻着淡淡的愁容“来,下来休息一下。”

    “老师,这是什么?”孩拉起碧泉的左手“好漂亮的戒指喔!”

    “这个呀…”碧泉笑着,扬起某种成分的幸福“是老师最的人给的。”

    也是最恨的,而且…

    是得不到的。

    “他人呢?改天可不可以带给我们看看?”孩子们起哄着,碧泉则只是微笑以对。

    没有了。

    她注定得不到幸福,也没有资格得到幸福的;看着寒冽的空气,说不定约翰和卡门正在一旁瞧着她,看她有没有奔向另一个男人的怀抱,她不行、也不该。

    莫司劭,只是她人生中的回忆,最美的回忆。

    碧泉凝视着手上的戒指,泪开始漫无止境的奔腾。

    喝!

    一双手,突然温柔的拥抱住纤弱的碧泉,由后。

    碧泉倒一口气,猛然睁开眼睛,被吓到般的体一颤;她盈泪水的眼里看到眼前的孩子们,一双视线全盯着她后瞧。

    风拂过她的脸庞,金发也拂过了她的脸颊。

    那双强而有力的手臂加重了力量,紧紧地抱紧她的躯,然后…碧泉后的人,把头轻轻的靠在了她的背上,依赖下金的发。

    泪水比刚刚更动的涌出,颤抖咬着的碧泉,螓首向着天;哽个出微弱的声音…紧紧地…闭上了她的双眼。

    而她那双弱细的手臂,终于轻轻的…也环住了拥着她的手臂。

    紧紧的、握着,再也不分开。

    再也不分开-

    本书完- wWw.gUgEHK.cOM
( ← )  上一章    冷心情绝    下一章  ( 没有了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飘在北京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全本小说《冷心情绝》是由作者水云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言情小说。更多类似冷心情绝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谷歌小说网的完结言情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冷心情绝TXT下载的章节第十章为网友上传更新,与谷歌小说网(www.gugehk.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