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别恋最新章节第十章
 
谷歌小说网
谷歌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走村媳妇 富贵风流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小姨多春 女友故事 慈母憨儿
静静的辽河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乡下故事 岁月欢歌 一品乱谭 红杏出墙 故乡的情 热门小说 乱情人生 山村情事 狼性村长 留守村庄 乡野情狂 全本小说
谷歌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霸王别恋 作者: 水玉儿 时间: 2017-1-11 
第十章
    铃——

    “喂。”沈玉书接起电话。

    电话那端静默了一秒,然后,急促的嘟嘟声响了起来。

    他纳闷地放下电话。“奇怪,连续三通电话都这样,到底是谁在搞鬼?”

    “可能电话线路有问题吧。”夏蓝蓝笑笑。

    “我们下午才住进来,怎么会有人打电话来?”沈玉书仍然觉得怪怪的。

    “啊——”夏蓝蓝搂住他的颈子尖叫。“我忘了告诉你,下午我打过电话给我学姐,她刚好到大陆来出差,现在人也在合,或许那些电话是她打的。”

    “你的学姐?就是那位欧小姐吗?”沈玉书关心地问。

    “嗯。”“如果是她,我就不必担心了。”他拾起放在上的浴袍,神轻松许多。“我先去洗澡。”

    “嗯。”夏蓝蓝在他脸颊上亲了一记。

    沈玉书也回亲她一记,两人甜得像一对小夫妻。

    浴室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夏蓝蓝翻翻新买的皮包,她在找抄着欧晨珞饭店电话的便条纸。

    铃——

    电话声再度响起。

    “喂,”她马上拿起电话。

    (嘘,别出声,别让表哥知道我打电话来。)电话那端传来低弱的声音。

    “崔翎…”夏蓝蓝讶异不已。

    (嘘,别让我表哥知道。)崔翎着急地说。

    “他在洗澡。”夏蓝蓝连忙说明。

    (噢,那就好。)崔翎松了一口气。

    “你要找我?”夏蓝蓝怀疑地问。

    (吗…)话筒那端传来一声轻泣。

    “你怎么了?”夏蓝蓝小心翼翼地问。她实在不喜崔翎,但是崔翎毕竟是沈玉书的表妹,她们之间还是有关联,她总不能狠心不理崔翎。

    (我…我想见你最后一面。)

    “什么?最后一面?”夏蓝蓝敛眉。

    “我不想活了。”崔翎嚎啕大哭。“直到今天,我才明白我永远都得不到表哥的…”

    “你冷静一点,千万别做傻事。”夏蓝蓝开始担心了。

    (不!我不要活了…我有遗物要留给表哥,请你下来拿好不好?不过,你千万不要让表哥知道,否则他又会大发雷霆。求求你,不要让他知道…)

    “崔翎,听我说,你先别动,我马上下去。在街角?哦,好,冷静点,我马上下去。”

    心碎的孩往往会做出令人意想不到的傻事。夏蓝蓝不敢耽搁,她匆促地穿好鞋子。

    “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她敲敲浴室的门。

    浴室内传夹模糊的回应。

    夏蓝蓝来不及听清楚就急急忙忙奔了出去。

    wwwnetwwwnetwwwnet

    灯光黯淡的街角,行人稀稀疏疏。

    崔翎穿着一套白背洋装,无打采地倚在一辆黑轿车旁边。

    “崔翎。”夏蓝蓝喊她。

    “喔。”崔翎轻轻点个头,脂粉不施的脸孔在黯淡的灯光下显得十分冷。

    夏蓝蓝心头浮起古怪的觉,只觉得崔翎冷得像刚从坟墓里爬出来的僵尸。

    “你还好吧?”夏蓝蓝纳闷地问。

    崔翎的冰冷究竟是受伤后的空还是另有原因?夏蓝蓝忍不住要怀疑。

    “还能好到哪里去?”崔翎没有看夏蓝蓝,她的眼光飘向寂静的街角。

    一辆白汽车由远而近,缓缓驶过她们旁。当白车转过街角时,这段幽静的街道就只剩下她们两人。

    “崔翎。”夏蓝蓝咬咬,纵然怪异的气氛令她浑不自在,不过基于同情心使然,她觉得自己有责任开导一位情受挫的孩。“我知道你现在很难过,我说的话你可能也听不进去,但是——啊——”

    黑车内突然窜出一道颀长的影,夏蓝蓝惊叫一声,她还来不及看清那人的面孔,一块气味刺鼻的布就蒙上她的脸。她轻咳一声,接着,就失去了知觉。

    “哈哈哈——”崔翎发出令人骨悚然的狂笑,水汪汪的大眼出冷如冰柱的寒光。“赵世扬,恭喜你,今天晚上你就好好享受吧!”

    “多谢你了。”赵世扬把夏蓝蓝进后座。

    “哪里,我们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崔翎的眼中浮起两簇鬼火似的光焰。“我是一个伤透心的人,能够见到情敌败名裂,是我最大的安慰。哈,我等不及要看夏蓝蓝发现自己失的表情了。哈哈哈——”

    赵世扬挑挑眉,失恋的人果然很可怕。

    “说起来我们俩可是同病相怜,这个人平常碰都不让我碰一下,我还以为她真的是清纯玉,不仅傻傻地等,还把她当成皇后来服侍。谁知原来她竟然是个不折不扣的荡妇,认识别的男人不到一个月,就和他双宿双飞,一点羞心都没有。哼,我当傻瓜当了半年多,今晚可要好好捞个够本。”

    赵世扬望望躺在车内的夏蓝蓝,斯文的脸孔早已被狞笑占

    “哼。”崔翎不屑地瞥了车内一眼。“这笨人就留给你,我要走了。”

    “我们一起回饭店吧。”

    “不用了,我想散散步。”崔翎说完便朝前面走去。

    “哼,蓝蓝,终于把你给到手了。”赵世扬用力关上车门,狰狞的脸孔挂着充蹒邪的笑。

    “这时,转角传来一阵匆促凌的脚步声。

    赵世扬毫不在乎。反正蓝蓝人都晕过去了,就算路上有再多的行人,他都不必担心。

    他吹着口哨,神清气进驾驶座。

    黑的车子滑向前去。

    当车子经过崔翎旁时,他还鸣了一记喇叭。

    然后,他加快速度,迫不及待地急驰而去。

    wwwnetwwwnetwwwnet

    赵世扬抱着夏蓝蓝走进他在饭店的房间。

    砰的一声!他用力踢上房门。

    “好了,好了,该是我索取代价的时候了。”他把夏蓝蓝放到上。

    鹅黄的灯光把夏蓝蓝映得更美丽人,赵扬的手指沿着她的脸庞往下摩挲,她滑的粉颈令他心跳加速,口干舌燥

    “噢,蓝蓝——”他像只饿狼般扑向夏蓝蓝,饥渴狂地吻着她的,她的颈子、她的部…

    砰——

    一声巨响打断沉浸在情里的赵世扬。他想转过头来看发生什么事时,他的子已被一强大的力量甩了出去。

    “啊!”撞上墙壁的赵世扬发出一记惨叫。他摸摸瘀青的眼角,眯眼一看——天啊!他的心全凉了。站在他眼前的人竟然是沈玉书!

    沈玉书杀气腾腾地瞪着赵世扬,微眯的眼睛红得像两座快要爆发的火山。

    赵世扬往墙角缩了一步,惨惨的风冷透他的背脊。蓦地,他的眼角余光瞄到一抹悉的影。

    他连忙转眼一看。“天啊!”他吓得连呼都要停止了。

    只见崔翎痛苦万分地趴在沿,她的脸孔像是被拳击手打过般,整张脸早已青肿变形,脸颊的部分更是血模糊,惨不忍睹。

    赵世扬几乎要昏厥过去。完了!这次自己若是不死,也会丢掉半条命。

    “你好大胆——”沈玉书出扭曲的笑,缓缓靠向赵世扬。

    “救命啊!”赵世扬冲向敞开的房门。“救命啊!杀人了!”他扯开喉咙大喊,试图引来隔壁房客或饭店服务生的注意。

    一道黑影抢先踢上房门。赵世扬一见,双腿全软了。

    沈玉书一手扼住赵世扬的脖子,怒气冲天地吼:“你这个人渣。”他狠狠揍了赵世扬一拳。

    “救命啊!”赵世扬还想逃。

    沈玉书把他倒在地上,坚硬的拳头像冰雹般落到他上。

    过没多久,脸血迹的赵世扬已经没有力气挣扎了。他瘫软在地上,口里喃喃念着:“救…命…啊…”盛怒至极的沈玉书依然毫不松手。

    在夏蓝蓝旁的欧晨珞再也看不下去,她冲到沈玉书旁,伸手拉住他的手臂“别把他打死了。”

    她紧张地说。“这样会吃上官司。”

    “我非宰了他不可。”沈玉书脸怒气。一想到赵世扬想伤害虞姬,他就怒不可抑。

    “杀了这种混混是小事,但是为他去牢就不值得了。你和蓝蓝好不容易才相逢,怎可为了这种卑鄙小人再度分离呢?你想想看,值得吗?”欧晨珞动之以情。

    沈玉书想了一下,慢慢站了起来。“哼,算你走运。”他用力踢了赵世扬一脚。

    赵世扬像垂死之鱼般抖动了一下。

    “我们赶快走,”欧晨珞催促道。

    “嗯。”沈玉书抱起昏不醒的夏蓝蓝,望着她绝美的脸孔,他的心又疼了起来。

    “快走。”欧晨珞又催道。

    两人匆匆步出凌的房间。

    砰——房门又紧密地合上,

    wwwnetwwwnetwwwnet

    夏蓝蓝悠悠转醒。首先映入她眼瞳的,是一方陌生的粉红天花板。

    同时,她觉到自己的左手被一团温软如绵的东西包覆着,她的右侧则传来均匀规律的呼声。

    呼声?夏蓝蓝警觉地起。她这一动,左右两旁的人全都醒了。

    夏蓝蓝反地往左靠,她知道那只温软的大手属于谁。

    “你醒了。”趴在缘的沈玉书抬起头来,俊帅的脸孔漾笑意。

    夏蓝蓝头疼裂,她只淡淡瞄了沈玉书一眼,就急忙偏过头去看右侧。

    一张雅美丽的笑脸枕在她旁。她觉得这张脸孔好悉喔!

    “啊,学姐。”头昏脑的她终于想起来了。“你怎么会在这里?咦,这间好像不是我们的房间。”她转转黑白分明的眸子,一丝惑浮上心头。

    奇怪,发生了什么事?她的头怎么会这么痛?

    啊——夏蓝蓝的子颤抖着,她想起昏前最后的影像。

    “赵世扬!”夏蓝蓝惶恐地大喊“那个人是赵世扬!”

    沈玉书连忙搂住瑟缩发抖的人“没事了,不要怕。”

    “是啊,别怕,我们已经把你救出来了。”欧晨珞握住夏蓝蓝的手。

    夏蓝蓝渐渐平静了下来。“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我是不是被昏了?”她眨眨惑的双眼。

    “崔翎和赵世扬设下圈套想要非礼你,幸好我们及时赶到他们住的饭店,赵世扬才没得逞。”欧晨珞轻描淡写地道。

    “赵世扬想对我——”夏蓝蓝倒一口气,接着一怒红遮去苍白的脸“太恶劣,太低级了,我非找他算帐不可!”

    夏蓝蓝然大怒,她生平最痛恨,最不齿的就是这种卑鄙低级的**。

    “他已经帮你修理过赵世扬和崔翎了。”欧晨珞指指沈玉书。“而且,还修理得很彻底,”她朝夏蓝蓝使了个眼

    夏蓝蓝忍不住笑了出来。“活该!”从学姐的表情看来,那对恶男恶一定被修理得很惨,哇,真是大快人心。

    “我实在很想宰了那对狗男。”沈玉书仍然觉得不甘心。

    “不行。”夏蓝蓝撒娇地轻斥。“我才不要你为那种人去牢。”

    “你们两人的想法可真一致。”沈玉书莞尔。

    欧晨珞也呵呵笑起。

    “耶,不对啊!”夏蓝蓝突然想起。“你怎么知道我被他们两人带走?我并没有告诉你我要去见崔翎啊!”她好奇地望着沈玉书。

    难不成他还具有超能力?她突发奇想。

    “这都该谢欧小姐。”沈玉书对欧晨珞投以的一笑。

    “哦?”夏蓝蓝望向欧晨珞。

    “晚上的会议提早结束,我想给你一个惊喜,所以我才请大陆的朋友直接送我到你们住的饭店。快到饭店时,我从后视镜瞄到一个很像你的侧影,由于灯光十分幽暗,我回头看了一下,结果看到你和崔翎在说话。我本来想立刻下车去找你,但是我又觉得那样不好,决定先到饭店大厅去等你。岂知,我才踏出车子一步,他就慌慌张张地出现在饭店门口,他说你不见了,我说你和崔翎在转角的地方说话,他立刻跑了过去,我只好跟着他跑。当我们跑过街角时,那部黑车已扬长而去,只剩崔翎踽踽独行。我们追上崔翎问,刚开始她死也不肯讲,后来他狠狠修理了她一顿,她才招了出来。我的朋友飞车送我们到赵世扬和崔翎住的饭店,你才逃过一劫。”欧晨珞不知道该称沈玉书“项羽”或“沈先生”只好一迳称“他”

    “呼,好险。”夏蓝蓝拍拍心口。

    “下次别再跑,我紧张死了。”沈玉书摸摸夏蓝蓝的头,又又怜又无奈。

    从前,虞姬也是没告诉他就跑到咸去,差点烧死在里。

    “我告诉过你我要出去一下啊!”夏蓝蓝觉得有点冤枉,她并不是没说就跑。

    “那时候我正在冲澡,本听不清你在讲什么。”沈玉书好无奈。“等我关掉水,走出浴室一看,你早已不见踪影。我的眼皮一直跳个不停,所以立刻换了服到楼下找你。”

    “还好你没听清楚,否则这下可糟了。”夏蓝蓝搂住他的颈子,甜甜地亲着他的脸颊。

    沈玉书齿微笑,他笑得好幸福。

    看他们两人甜得像夫妻,欧晨珞打从心底祝福他们。

    夏蓝蓝的眼角余光瞥到一只黑的大行李箱。”这不是我的房间。”她停止亲沈玉书。

    “这是我的房间。”欧晨珞答道。“赵世扬和崔翎被打得面目全非,为了防范意外,我觉得你们还是不要回原来的饭店此较好,免得沾上麻烦。”

    “嗯,学姐说得对。”夏蓝蓝点头。

    窗外传来嘈杂的人声,幽暗的天已经蒙蒙亮起。

    欧晨珞跳下,走向充当书桌的梳妆台,上面摆着厚厚的一叠资料。

    “累吗?如果你累的话,我们明天再去挖翠玉。”沈玉书关心地问夏蓝蓝。

    “还是今天去好了。”夏蓝蓝摇首。“我喜事今毕。”否则一拖再拖,不晓得要拖到什么时候才能成行。

    “路途很远,上山的路又十分崎岖难走,我怕你会吃不消。”沈玉书怜惜地看着她。

    “你把我看得太扁了!”夏蓝蓝嘴里不服气,心里可是甜丝丝的。“我曾经在寒来袭的低温下,涉水走过十几公尺宽的河,去发生坍方的山区采访新闻。”

    “喔。”沈玉书扬扬眉,这下他得对她另眼看待了。

    或许,今生的虞姬并没有他想像中脆弱。

    “是啊,蓝蓝的毅力相当惊人,不必担心她。”欧晨珞抱着一份资料走近,她笑得双眼闪闪发亮。

    夏蓝蓝凝凝眉,学姐的笑容好像太过璀璨了。

    “对了,今天我想和你们一起去看虞姬的坟墓。”欧晨珞笑得更加动人。

    夏蓝蓝仔细打量着欧晨珞,有难以言喻的预在她心中逐渐扩大,慢慢成形。“学姐!”她突然大嚷一声。“你为什么会突然跑到安徽来出差?我记得你们公司和大陆并没有业务关系。”

    夏蓝蓝出发来大陆之前,欧晨珞说她自己极可能到大陆来出差,要夏蓝蓝随时打电话到台北和她联络。当时,夏蓝蓝被自己的情问题搞得晕头转向,本没时间去想欧晨珞的事。如今,所有霾全都一扫而空,夏蓝蓝不禁到事有蹊烧。

    欧晨珞的脸颊红了一下“唉,还没提就让你给看穿了。”

    “学姐?”夏蓝蓝不知不觉站了起来、学姐这羞赧的表情,她可是头一次看到。

    看来,内情颇不单纯,而且还和她及沈玉书有关。

    “是这样啦,我们公司的总编辑想要辞职,老板要找一位新的总编辑,我和另一名男同事都列入考虑名单,但是,我们两人各有长处,老板迟迟无法下决定,我和那位同事只好暗暗较劲,拼命想企划案。我发觉你和他的故事非常有卖点,便做了一份企划书给老板,老板看了十分兴,不但答应全力支持,还安排一位知名的大陆学者和我见面。我们两人会陪你们一起去挖翠玉,当这段前世今生恋情的见证人。”欧晨珞说得兴致昂。

    夏蓝蓝诧异地张大口,她作梦都想不到学姐会做出这种事来,她转头瞥了沈玉书一眼,他只是耸耸肩,脸上没有特别的表情。

    “拜托啦,蓝蓝!”欧晨珞拉住她的手哀求。“如果这本书大大畅销,我就有希望当上总编辑。如果你不答应,我的对手可能会当上总编辑。他平就经常找我麻烦,万一他当上总编辑,我就只有辞职一路好走了。”欧晨珞哀怨地说。

    夏蓝蓝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她一直认为学姐在职场上相当吃得开,凡事称心如意,没想到学姐竟然也有这种困扰。

    “我当然很愿意帮你,可是…”夏蓝蓝犹豫不决地瞥了沈玉书一眼。

    “欧小姐不久之前才救了你,我们帮她一点小忙算得了什么。”沈玉书毫不在乎地说。

    “可是,这样一来,我们的隐私权可能会受到影响。”夏蓝蓝担忧地说。

    “哈——”不料沈玉书竟然仰天大笑。“隐私权?你们新闻记者不是天天挖人隐私吗?”

    “我们又不是公众人物。”夏蓝蓝的脸颊不禁红了。

    “这不是问题。”欧晨珞连忙把企划案递给夏蓝蓝。“你看,我写了几个不同的方式,你可以使用化名,他在山上的家也不必描述得太详实,我们只要多放一些照片,读者就会有真实的受。”她热心地解释。

    夏蓝蓝接过企划书,看来,她是没有拒绝的理由了。

    wwwnetwwwnetwwwnet

    行过荒山小径,爬过崎岖峻岩,山径愈来愈窄,天愈来愈暗。

    直到一弯弦月升起,他们才到达目的地。

    深山里杂树丛生,藤蔓四垂,一座孤坟静静躺在荒凉的深山里,无人凭吊,无人追忆。

    眼前的景比夏蓝蓝想像的还荒凉,她不禁悲从中来,晶莹的泪水蒙胧了她的双眸。

    沈玉书拥住她。

    “项羽和虞姬的故事传诵千古,它动过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没想到,虞姬的坟墓竟然只是一堆黄土,它孤伶伶地躺在这儿,寂寞又凄凉,我看了好难过。”夏蓝蓝伸手拭泪。

    “我也想过要把坟墓修砌得体面些,但是,我担心盗墓贼会破坏你的尸骨;我也害怕,万一你的芳魂寻来这儿,会认不出自己的坟。所以这两千多年来;我都不曾修砌过它。”沈玉书深情款款地解释着。

    夏蓝蓝哭红的眼睛,腼腆地笑了笑“我好傻,你的考虑是正确的。”

    看以无情,其实最是深情。是她太多愁善,误把深情当无情。

    沈玉书亲亲她的脸庞,他的心盈幸福与谢。

    两千两百年前,他忍痛埋葬自己最子。

    两千两百年后,他拥着千古不渝的人,含笑回到这座坟前。

    悲伤已经远离,幸福就在畔,他要好好珍惜这一生中的每一分每一秒。

    欧晨珞和一位中年男子静静站在旁边,丝毫不敢打扰这对历经时空沧桑的人。

    他们尚未完全相信沈玉书的前世今生说,然而,倘若这不是真的,它还是那么美丽动人,仿佛一场凄美离的梦境。

    沈玉书突然蹲到墓旁。

    “翠玉埋在这儿。”他伸手拨开墓上的泥土。

    夏蓝蓝也蹲到他旁。

    欧晨珞和中年男子立刻举起相机,刻不容缓地拍下宝贵的镜头,或许有一天,这个画面会成为重要的历史资料。

    镁光灯闪个不停。

    这是事先沟通好的,沈玉书和夏蓝蓝并不到惊讶,也没有回头看。

    挖了一会儿,沈玉书的表情有了变化。

    他擦掉玉佩上的泥土,一只翠绿的玉风娉婷出现在他的手中。

    “你看,上面还有你写的情歌。”沈玉书动地嚷。

    夏蓝蓝咬紧双,波光潋滟的风眸眨呀眨的。

    天啊,这块翠玉和小说中描述得一模一样。

    特殊的紫墨在月光下莹莹发亮,娟秀的字迹穿越两千多年的时空,幽幽诉说情意。

    夏蓝蓝情不自禁地接过翠玉,一柔柔的温润自掌心遍全

    纵然玉佩上面的紫字是她不悉的小篆体,她仍能隐约分辨出那些字是什么。

    项郎魂兮入我梦,素飘兮虞心凄,北国寒兮郎安否,兮入郎怀。

    夏蓝蓝吟着吟着,不知不觉台上了眼帘。

    她把翠玉偎到心口。她觉翠玉想要对她说话,她的耳朵或许听不见,可是她的心一定明白。

    如丝如缕,似风似;一声声低迥,一声声绵;古老的,迢遥的;永恒的,不朽的——

    她听见那个千古不变的呼唤。

    “项郎。”夏蓝蓝意地唤着。

    沈玉书震惊地望着夏蓝蓝。现代的虞姬,竟然用古老的楚音唤他项郎!

    不可能吧,会不会是他听错了?他忍不住要怀疑。

    “项郎,项郎。”双眼轻合的夏蓝蓝喃喃唤着。

    这一次,他听仔细了。“虞姬。”他也用古老的语言唤她。

    “项郎。”夏蓝蓝倒入他怀中,晶莹的泪水自她眼中溢出。

    顺着心的方向,她寻到了科学无法解释的谜底。

    她清楚明白,旋绕在她心房的声音就是——项郎。

    “虞姬。”他温柔地唤了声。款款深情,千年如旧。

    两人紧紧相依,今生再也无怨无尤。

    “他们两人咕咕哝哝说什么?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欧晨珞听得头雾水,悄声问着旁的中年男子。

    “他们说的是极少听见的方言。”大陆学者一脸惨白,倘若不是亲眼目睹,说什么他都不会相信。“我曾经在长江域的偏远山村里听过这种语音。”

    “长江域?”欧晨珞瞪大双眼。“长江域不就是楚国的领地吗?”

    “没错。”大陆学者僵硬地点头。“那座小山村可能是全国唯一还保留古老楚音的地方。”

    “不可能啊!”欧晨珞敛眉。“蓝蓝在台湾长大,这是她第一次离开台湾,她的父母都是台湾本省人,她不可能懂得什么楚音啊,这未免太玄了吧,我实在无法相信。”

    “嗯,这正是我们站在这里的原因。”大陆学者提醒欧晨珞。

    欧晨珞猛然惊醒。对哦,她差点忘掉自己肩负重责大任。

    蓝蓝可以完全沉浸在神秘与漫中,她欧晨珞可不行,还有一场残酷的战争在前头等她。

    不过,从眼前的情况来看,她知道她赢定了。

    wwwnetwwwnetwwwnet

    冷月弯弯,荒山孤坟不再凄凉寂寞。

    一串串清亮的笑语像小溪般潺潺过…

    夜深雾浓,凤形翠玉温暖了每个人的心。

    蓦然,一阵慷慨绵的歌声穿破冉冉白雾,泼洒得谷皆是回声。

    项郎魂兮入我梦,素飘兮虞心凄。北国寒兮郎安否,暮兮兮入郎怀。

    沈玉书用浓烈的楚音歌,深情的眸光从不曾离开过夏蓝蓝的脸孔。

    夏蓝蓝紧紧握着翠玉。这块玉是她写给心上人的情书,如今它穿越迢遥的时空,翩翩捎来情的讯息。来自前世的情书,幽幽诉说,真不渝。

    尾声

    几天之后,欧晨珞带着一大箱珍贵的资料飞离安徽,夏蓝蓝和沈玉书则租了一艘小船,沿着长江一路划到太湖畔。

    夏蓝蓝对太湖有很深的觉,她不但对一望无际的碧绿湖水悉,而且还凭着直觉,找到了项羽和虞姬躲雨的塔楼——“蠡园”

    波光浩淼的太湖上有几座风景灵秀的小岛,他们乘着扁舟悠游太湖,赏尽镑岛的风光。夕暮时,他们俩在一座长花树的小岛泊岸。

    “这是桃花岛,岛上有一家很小的旅舍,我们就在这里过夜吧。”沈玉书说道。

    夏蓝蓝放眼一望,只见岛的桃花辉映着夕,几间古老的屋舍掩映在桃花间,风光美丽异常。

    “这儿美得像传说中的桃花源。”夏蓝蓝忍不住叹道。

    旅舍是一家两层楼的旧屋,他们的房间在二楼。房间内的家具全是历史久远的红木家具;中国式的,中国式的桌椅,还有一扇中国式的月形窗,窗外是一株灼灼灿灿的桃花树。

    桃花岛的夜非常宁静,连桃花坠地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沈玉书关掉大灯,只留一盏昏黄的夜灯。

    当他爬上古老的红时,侧卧在枕上的夏蓝蓝正用一种温柔至极的眼光凝睇着他。

    沈玉书把脸埋在她的预畔,少特有的芬芳令他呼急促,热血奔腾。

    他忍不住伸手去抚摸她柔软的**。

    虽然隔着一层睡袍,她曼妙的躯依然令他血脉偾张,他全的血都在喧哗说道:我要她,我要她,我要她…

    他解开她的睡袍,把脸埋入她雪白的捕,然后开始吻她的**,火热的舌头宛如一块炽热的红炭,夏蓝蓝不觉颤了一下,她察觉到他今晚特别兴奋。

    会发生什么事吗?夏蓝蓝合上双眼,她无法思考,兴奋与期待早已占据她所有知觉。

    他那双温暖的大手摩挲着她的双峰,他的舌头犹如一条润滑的小蛇贪婪地爬过她的腹部,钻入她最隐秘的神秘地带。

    “哦…”夏蓝蓝发出一声呻吟,紧紧抓住单。她觉得自己的体不再有重量,仿佛飘浮在太空中一样…

    沈玉书来来回回吻遍她全,直到她的体不再僵硬,他才真正温柔地占有她——

    在这一刻,天地都旋转了起来。

    夏蓝蓝紧紧抱着他,一阵剧烈的疼痛正在撕裂她的体。

    唯有抱紧他,她才能度过这天崩地裂的慌

    然后,几滴清泪自她紧合的密睫滚落。

    她的世界有他,他的世界有她。

    夏蓝蓝觉得自己的生命已经圆——

    (本书完)

     WwW.guGehk.Com
上一章    霸王别恋    下一章  ( 没有了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飘在北京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全本小说《霸王别恋》是由作者水玉儿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言情小说。更多类似霸王别恋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谷歌小说网的完结言情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霸王别恋TXT下载的章节第十章为网友上传更新,与谷歌小说网(www.gugehk.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