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君最新章节第十章
 
谷歌小说网
谷歌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走村媳妇 富贵风流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小姨多春 女友故事 慈母憨儿
静静的辽河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乡下故事 岁月欢歌 一品乱谭 红杏出墙 故乡的情 热门小说 乱情人生 山村情事 狼性村长 留守村庄 乡野情狂 全本小说
谷歌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炎君 作者: 水玉儿 时间: 2017-1-11 
第十章
    橙红的熔浆自沉寂百年的火山口涌而出,达数十公里的熔浆染红碧蓝的天空,漫天飞灰不停飘落,砾块取代冰雪,曾经洁白晶莹的世界,如今遍地火热灰黄,宛如人间炼狱。

    封锁线外挤前来关心灾难情形的民众和媒体,亚纳逊企业是冰岛的主要经济命脉,殷格的生死对全国人民的生活影响甚巨,大家都衷心盼望他能够平安无事。

    陈凯莉在拥挤的人中来回穿梭,每次见到维护秩序的警察,便会焦灼询问是否有新的发现,然而,每次总是得到令她失望的答案。

    冰原附近一片荒凉,没有旅店,也无住家,陈凯莉又执意待在这儿等待殷格的消息,陈亚伦只好用行动电话向雷克雅未克的租车公司租了一部配备齐全的旅行车,充当临时旅馆。

    妹妹从来不曾表现得如此执拗任过,陈亚伦知道,妹妹一定上这个冰岛男子,而且还得很深、很痴。

    第三天早晨,陷入胶着的救援终于有了突破,谣传救难人员在灰砾中寻获气息尚存的殷格亚纳逊,已紧急送往医院急救。一位政府层人员接受电视网的访问,证实了这个令人振奋的好消息,守在封锁线旁的人群一哄而散,兴地离去。

    陈凯莉喜极而泣,着泪睡着了,这是她三天来首次合上眼睛。

    三个月后

    一场新雪揭开北欧隆冬的序幕,冰岛开始进入漫长黑暗的冬季。

    一位头戴白帽、穿白的东方孩走进位于雷克雅未克市中心的亚纳逊总部,接待小姐一见到她,立刻奉上一杯热腾腾的咖啡,热情寒暄。

    这位年轻美丽的东方孩已成为雷克雅未克市民谈论的传奇人物。

    每天早上,这位住在海上皇饭店的娇客,都会准时出现在亚纳逊总部,痴情地等候情郎出现。然而,子一天天地过去,那位狠心的情郎始终避不见面,孩仍不死心,依然天天来此等候。

    冰岛人素来看英雄美人的故事,东方孩的痴情深深动公司上下所有员工。冰岛面积虽然有三个台湾大,人口却只有二十五万人,亚纳逊企业的员工就占了冰岛人口三分之一强,而员工们又把这桩人至深的情故事讲给家人和朋友听。

    如此一来,几乎全冰岛的人都知道这桩传奇彩浓厚的情故事,相信命运的冰岛人对此事津津乐道,他们相信这位被海神带到冰岛来的东方孩,命中注定要成为亚纳逊企业的主人,无论命运如何捉,她和殷格一定会成为夫妻。

    陈凯莉静静在接待室里等候,她从不曾得意忘形,也不曾喧哗吵闹。

    从接待室外面走过的人,总会忍不住多看她一眼,他们除了惊叹她的柔美细致之外,也忍不住责怪起那位狠心的情郎。

    接待室的门口又有一道大的影悄悄近。

    “凯莉…”哈拉特走进接待室,叹气似地唤。

    “嗯…”陈凯莉抬脸,澄净的瞳眸亮了亮。

    每次哈拉特出现,她都会怀期待。

    “你这是何苦呢?”他一句话就粉碎她的希望。

    “我会等到他出现为止。”陈凯莉闭闭眼睛,抿抿,美丽俏脸透出坚定不移的神

    历经情洗礼的她不再是从前那位温柔顺从的小孩,她的意志坚硬如钢,任谁都无法动摇。

    “殷格有他的苦衷。”哈拉特到她旁,苦口婆心地劝道:“你先回美国去,等他想通了,自然会去找你。”

    这三个月来,他的头发白了好几

    一个坚持要见,一个坚持不见,得他焦头烂额,左右为难。

    “哈拉特!”陈凯莉动地握住炳拉特的手。“你为何不干脆告诉我,殷格发生了什么事?”

    “他受了伤。”哈拉特保留地说。

    “医生接受采访时,不是说殷格痊愈出院了吗?”

    “有些伤是——永远无法痊愈的。”哈拉特实在不忍心继续瞒她。

    “唔——”陈凯莉突然用手捂住嘴,看起来好像想吐。

    “怎么?你生病了?”哈拉特紧张地问。

    “我——”陈凯莉幽幽看他一眼,语又止。

    “怎么了?”哈拉特追问。

    “哈拉特,你一定要帮我!”陈凯莉倒入他怀中,伤心地哭出来。“我…我已经怀了殷格的孩子…”

    “你怀孕了?”哈拉特一听,惊喜加。

    “我不能让孩子一出生就没有父亲…”她楚楚可怜地拭着眼泪。

    “当然、当然!”哈拉特连忙附和,如此一来,殷格就再没有推诿的理由了。

    窗帘深垂,光线幽晦的室内传出阵阵骇人的狂笑。

    “怀孕?哈拉特,你上当了!”

    “殷格,她怀的是你的孩子,你非但无动于衷,还嘲笑揶揄,究竟有没有良心?”

    “如果她真的怀孕了,孩子当然是我的。问题是——她本就没有怀孕。”

    “你太过分了!凯莉不可能说谎,她是个单纯善良的孩,不会欺骗我。”哈拉特被殷格的态度惹火了。

    “正因为她的形象清新完美,所以你才没有丝毫戒心,轻易相信了她。”

    “你和她的确发生过关系,她会怀孕也是理所当然,你为什么说不可能?”

    “我和她…哈,那已是三个月前的事,要是她怀孕了,会等到现在才说?哈拉特,你就是这么容易上人的当。”

    “你太冷血,我拿你没辙,但是我不会视不管。”

    “喔?”幽暗中浮现一双倏然转亮的蓝眸,犀利的眸光盈好奇的兴味。

    “哼——”哈拉特还以一声冷笑,蓦然转,昂首阔步离去。

    幽暗中门开了又关。

    殷格回惯的沙发,他的世界又恢复到死寂的状态。

    炽热熔岩淹没亚纳逊冰原,出院后,他就住进这幢位于市郊的别墅,不曾再踏出这屋子一步。

    如果没有这场意外灾难,他不但不会让她苦苦等待,还会主动求她回到旁,如今,烈火改变了一切,他不能让她看到他现在的模样,不能!

    殷格愈想愈动,双手紧紧握成拳头。

    蓦然,一双柔的小手从后面搂住他的脖子。

    “你——”殷格悚然一惊,这娇的肤触他永远都忘不了。

    “殷格!”陈凯莉把头枕在他肩上,凄怅地唤。“你为什么不肯见我?为什么?”

    殷格听得心都要碎了。“我不想见你,你别死烂打,我们之间本就没有什么好说,你走吧,不要再来烦我!”然而,他不得不硬起心肠赶她走。

    “你骗我!你骗我!”陈凯莉绕到他面前,投入他怀中,动地槌打他的膛。

    “走开!”殷格一把推开她,转背对着她。

    “你究竟发生什么事?为何终躲在这间暗的房间里?”陈凯莉又靠过去,从后面抱住他的

    他的体温暖依旧、强壮如昔,陈凯莉把脸贴在他微微颤抖的背脊上,旧梦重温,一颗心不禁醉了。

    “放开!”殷格努力克制想抱她的冲动。

    “不…”她把他抱得更紧,柔软玲珑的子紧紧贴在他上。

    “凯莉…”殷格不禁血脉偾张,全都热了起来。

    她是他夜思念的孩,当她如此亲密的抱着他,他怎能不兴奋?

    “你欠我一个答案!”她声泪俱下地喊。

    火山爆发后,她冷静下来,仔细想想两人的关系,终于领悟到殷格会把她赶出冰原,实在有他的苦衷。

    “你再不走,我可要叫人轰你出去了!”殷格口干舌燥地说。

    桑雅一家人被他送出国度长假,如今伺候他的是位忠心耿耿的斯基摩人,不管他下什么命令,这位斯基摩人都会照办。

    “你不肯告诉我,我就——”陈凯莉望望垂着厚重窗帘的窗户,她咬咬,手一松,转奔向窗户。

    “凯莉!”殷格察觉出她的企图,转要抓她的手,怎料她子一倾、手臂一伸,不但够着窗帘,脚下还滑了一跤。

    “凯莉!”眼见她的头就要撞到窗户,殷格不禁焦急一叫,大劲美的体急冲向前,紧急抱住她。

    下坠的拉力扯开了厚重的帘布,一束耀眼的光线自敞开的隙照了进来,照亮抱在一起的情侣。

    “殷格!你的脸——”陈凯莉反地大叫,她的眸子牢牢定在他那张严重灼伤的脸孔,昔潇洒俊俏的脸庞,如今焦黑一片,凹凸不平的坑疤布一脸。

    唯一不变的,是那双冰蓝犀利的眸子,它们冷冷瞧着她,淡漠麻木。

    “你兴了吧?”殷格放开她,转背对窗户。“你已经得到你要的答案,可以含笑离去了吧?”他踱向书桌,冷冷嘲讽道。

    陈凯莉隔了半晌,才回过神来。

    她急急追到他旁。“你想赶我走?没那么容易!”她朝他大吼。“喔?你想说你怀孕了,是不?”殷格狰狞的脸孔浮现一抹嘲

    陈凯莉嘟嘟,努力不让自己的脸颊泛红。

    刚才哈拉特和殷格在房里谈话时,她就站在门边,因此殷格的话她听得一清二楚。

    “怎么不答话?”殷格凌厉地瞪着她,犀利的眸子似乎可以看穿世上所有东西。

    “我是没怀孕。”她噘着嘴和他对峙。“不过,我是个贞观念很重的中国人,你毁了我的清白,我这一辈子跟定你了。”

    “上帝!”殷格一听,差点吐出血来。“我毁了你的清白?这种话你竟然讲得出来。”蓝眸中扬起簇簇亮的火花,教人分不清是喜是怒,是哀是乐。

    “本来就是你!你怎么可以这么不负责任?”陈凯莉娇嗔。“难道你能否认我的初夜不是给了你吗?”她理直气壮地说。

    “没错,你的确是处。”殷格眯眼瞧瞧她。“但是,你怎不想想,我可是遭你设计才误碰你的。”

    随即他抓起桌上的画册,迅速翻到最后几张。“喏,你看看,这些画都是在我昏不醒时画的,每张画都签着两个英文字K-保这不是你名字的缩写?凯莉-陈吗?”

    陈凯莉脸大变,她咬紧下,半句话都不说。

    “原来你早就恢复记忆了。”殷格从容地笑了笑。“如果我猜得没错,你必定是在捕鲸船爆炸起火时受到刺,因而想起一切。对不对?”他得意的问。

    陈凯莉抿紧,默认一切。

    她的眼光落向那叠暴秘密的画纸,心里着实不快,她怎么忽略了这种小习惯呢?如今再也无法理直气壮同他争了——

    咦?这些画——她的眼睛蓦然亮起来——

    “走吧,不要再——”

    “不!”陈凯莉大叫一声,冲向前去,抱住殷格的。“原来你当初回雪,就是为了救这些画,对不对?”她抬起头凝视他,澄澈的瞳眸划过温柔的光芒。

    “我——”他的心事被她揭开,再也无法隐藏。

    “殷格,我们俩如此相,你怎忍心抛我孤独过?”她伸手抚摸他糙不平的脸庞,酸涩问道。

    “不…”殷格轻叹,抱着她跌在椅中。“凯莉,我变成这样,鬼见了都会害怕,何况是你?”他郁闷说道。

    “不不不——我一点都不害怕。”陈凯莉猛摇头。

    “总有一天,你会厌倦这张丑陋的脸孔,到时候你一看到我,就会脸嫌恶地避开。与其走到那种地步,不如现在就结束。”他睇着她,蓝眸中闪烁着离的柔光。

    “你以为一张薄薄的脸皮,就能够改变我对你的吗?”她的眸中颤着泪光。

    “美丑虽然不是人与否的主因,却也是相当重要的一环…”

    “既然你这么在意,我也把我的脸花好了。如此一来,我们谁也不必担心对方会变心。”她使出狠招。

    “凯莉,别胡闹了!”殷格气急败坏地吼。“你千万别做傻事。”

    “为了留在你旁,我愿意做尽天下所有傻事。”陈凯莉柔情万千地说:“就像你为了替心的弟弟复仇,可以狠下心来赶我走——”她略为顿了一顿,过了半晌才继续说:“如今你仇也报了,还有什么可以阻止我们俩在一起?”她的语气很轻柔,没有半点责怪的意思。

    火山爆发持续两个月才告终止,亚纳逊企业出动大批人力整顿遍地灰黄的冰原,他们从厚达数尺的熔岩下挖出一具焦黑干硬的尸。她被人用手铐铐在一块墓碑旁,火山爆发时,活活被滚烫的岩浆烫死在墓石上。熔岩保留了她临死前惊骇惶恐的表情,冷血无情的蛇蝎郎终于尝到恐惧的滋味。

    安吉莉亚活活被烧死在费加的坟旁,也许是天意,然而,她手上的铐链却引起检警的怀疑,陈凯莉听人说此事曾经秘密开庭,殷格和哈拉特都出庭应讯。最后法官据手铐制造商的证词,查出这副手铐是安吉莉亚在黎时所买,再加上火山爆发乃不可抵挡之天灾,因此洗清了殷格涉罪的嫌疑,迅速结案。

    安吉莉亚的尸体最后被安葬在冰岛国家公墓,陈凯莉曾经去祭拜过。每当她想起安吉莉亚小时候可的模样,总会忍不住嘘吁叹。

    “你一定认为是我杀死了她吧?”殷格屏着气望她。

    他本不在乎别人的眼光,但是,她不一样——

    “不,我知道她是被熔浆烫死的。”陈凯莉连忙否认。

    “可是你一定认为是我把她铐在墓石上,她才没有机会逃生。”殷格又问。

    陈凯莉的瓣动了动,没有回答,算是默认他的讲法。

    “唉!”殷格懊恼地叹了一口气。“没错,的确是我把她铐在墓石上的。”

    “哦…”她轻轻应了声,既然事实如此,殷格何必绕了一圈来说?

    “不过,当时我绝对没有杀她的念头。”

    “我知道,从前你就说过要慢慢折磨我——不,安吉莉亚,以享受复仇的快。”

    “没错,我的确那么想。”殷格摇摇头。

    “那天晚上,安吉莉亚带着手铐和脚铐到书房来勾引我,我心想既然她自己送上门来,我也没什么好客气的,便把她带到墓园,准备把她铐在费加的墓旁几天,让她好好反省一下。

    不料,那个人实在有够**,见到费加的坟墓,不但没有一丝不安,还直嚷墓园是最刺的幽会场所。我被这种无至极的人气坏了,把她铐在墓碑上后,就掉头离去。”

    他自然而然省略掉修理安吉莉亚的细节。

    “原来是她带着手铐去勾引你——”陈凯莉虽然被安吉莉亚大胆的行径吓坏了,但是,她心底仍受到一丝宽慰——毕竟是安吉莉亚自找的。

    “孰知,就在我快要回到屋里时,空气中突然飘来烟硝味,我回头一看,火山已经爆发。当时我的确想到安吉莉亚还在墓园,也曾动过救她的念头;然而,当时我离墓园已经很远,又急着赶去唤醒桑雅一家人,所以才会抛下她不顾。

    当我赶回屋里时,桑雅他们都已准备好要撤离,当时若再赶到墓园去,所有人都会来不及逃命,因此我才当机立断——”殷格顿住,捧起她的脸蛋,深情凝睇她,低低说道:“我并不是在为自己罪,我只是希望你了解事情发生的经过,了解我的立场…”

    “我相信你!我相信你!”她动地大叫。

    “谢谢。”殷格深深笑了出来。“这场恩怨终于了结了,上帝用她的方式解决一切。”他摸摸自己狰狞的双颊,喟叹说道:“等冰原整理好之后,我还要搬回去住,那片洁净宁谧的原,才是我心安居之地,没有人间的纷与喧扰,没有虚伪狡诈…”他的眼中闪着希望的光芒。

    “对,我们两人可以在冰原上过着逍遥自在的生活,公司就给哈拉特全权处理。”陈凯莉也出憧憬的神

    “凯莉,你真的不在乎我这张脸吗?”殷格直直望进她瞳眸深处。

    陈凯莉没有回答,她捧住他的脸,踮脚,柔如花蕊的粉轻轻住他那两片严重灼伤的嘴

    “凯莉…”殷格的体剧烈抖动一下。

    梦里回绕千千万万次的绵竟然能够再次成真,他不是在做梦吧?

    “殷格,人家还欠哈拉特一个娃娃呢。”陈凯莉边吻他的,边娇声说道。

    “你这个可的小骗子!”殷格笑了开来,双臂紧紧抱住她纤如杨柳的肢。

    “原来当你戴上那只铜镯时,早就注定要成为亚纳逊家的媳妇了。”

    他这一生从来不曾到如此幸福开心过。

    拥住了她,就是拥住一生的快乐与希望。

    不久之后,冰封雪飞的原,将会有一双如胶似漆的影。

    凯莉与殷格的情传奇,将会继续传在这个冰火织的国度,永远不被人们遗忘…-

    完-

    (维京情史)——丹麦篇的纠葛情,请翻阅《虚拟情夫》 wWW.gUGEhk.Com
( ← )  上一章    炎君    下一章  ( 没有了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飘在北京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全本小说《炎君》是由作者水玉儿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言情小说。更多类似炎君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谷歌小说网的完结言情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炎君TXT下载的章节第十章为网友上传更新,与谷歌小说网(www.gugehk.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