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传说最新章节大结局:情伤不药
 
谷歌小说网
谷歌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走村媳妇 富贵风流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小姨多春 女友故事 慈母憨儿
静静的辽河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乡下故事 岁月欢歌 一品乱谭 红杏出墙 故乡的情 热门小说 乱情人生 山村情事 狼性村长 留守村庄 乡野情狂 全本小说
谷歌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荒唐传说 作者: 天音丝缕 时间: 2017-1-12 
大结局:情伤不药
    炎荒羽在“情楼”大酒店门口只停了一下,简单查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便昂首走了进去。进门时,他甚至还对李中海及其新笑了笑。在学校的时候,他便听过飞等人说过有关酒店“白食客”的事情。在大规模的宴席上,一般来说有很多人之间相互不认识,因此只要神态不出破绽是很容易混进去白吃白喝的。果然,他神态自若地走进婚宴大厅时,不但没有人上前来询问自己,相反的一路遇见的宾客还不时对他点头,发出友善的微笑。

    刚一进门时,炎荒羽便在一瞥之间,将整座富丽堂皇的婚宴大厅里的情形尽数摄入心镜,然后找了一个不太引人注意的的偏角位置下。令她愕然的是,想不到若兰姐姐居然先他一步已经到了,而且还正在与边的一群男有说有笑的。着意倾听后,他才知道,原来那些人都是若兰姐姐和那个叫李中海的同学。再听得一会儿,便进一步了解到,门口那美丽的新名叫宋淇菁。

    六点十八分的时候,伴随着古老而神圣的婚礼进行曲,李中海携着他的宋氏新缓缓步入了宴厅。由于宾客都已经落座,因此隔着许多人,炎荒羽无法看清楚柳若兰的表情变化,但是灵的耳朵却听到她的呼明显动起来,不禁心往下一沉。凭觉,他知道若兰姐姐对那个曾经深深伤害过她的男人仍有着情。

    目睹这远比山里人奢华了千百倍的婚宴隆重举行,面对桌叫不上名来的美味佳肴,炎荒羽却没有丝毫的胃口。如果说自己到山外来为了过这种生活,却要付出失去真情的代价的话,那宁可回到山里去。至少在那里,自己的心永远是自由畅的,不会因为情的游移而疑惑苦闷。炎荒羽到,自从自己过上城里人的生活后,郁闷的时候变得越来越多,甚至到了即便是“混沌诀”也无法轻易沉淀心中不时泛起的杂质了。

    炎荒羽所在的这一桌很快就因为美酒佳肴而识成了一片。尤其是座中一个叫做“老张”的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极是朗健谈,桌上的宾客在他的谈笑带动下,也都谈得十分的热烈。作为桌上年龄最小的成员,炎荒羽得到了老张很善意的照顾,没有让他多喝。不过炎荒羽却不十分地领他的情。

    在他看来,能够豪地喝酒,无疑是一个男子汉应该有的能力之一…这自然是由于他看惯了坳子里的叔泊长辈们痛快淋漓地喝酒的情景。“闻音知机”似一无形的细丝,将若兰姐姐和李中海的动静密切地监视着。因没有发现什么新的内容,炎荒羽的心思不免从进门前的紧张,变得有些松懈,开始分心在其他方面了。

    虽然喝得不多,但是也要比他在山里偷偷摸摸喝大人酒时要自在。起码一旦有人半真半假地迫他时,他会端起面前的小酒杯一饮而尽。这酒要比山里的更醇、更软、更厚、更香,层次更多。这就是炎荒羽丰富的鼻腔嗅觉“天犬灵鼻”及口腔觉“百集”在品味后得出的结论。

    看着那玫瑰艳丽娇娆的酒瓶,炎荒羽不禁心中暗赞:把这酒命名为“百媚千娇”还真是名副其实呢!毕竟经历酒场不多,再几杯下肚后,看着老张等人幺五喝六地煞是热闹,炎荒羽却已经有些头晕了。想不到这酒的后劲这么快就发作出来了,真要命,晚上还得跟踪若兰姐姐呀…

    炎荒羽心中暗暗叫糟,急本能地提起一口真气,运起心诀来。一纯无比的真元随着他意念的游走,立即汹涌而至,在顷刻间将渗入血中不同于本的酒给过滤迫了出来,自周八万四千孔迸出。

    一淡淡的酒气立即笼罩了炎荒羽的全,他的头脑也登时为之一阵清,情不自禁地心中暗叫一声:嘻!想不到九公的混沌诀居然还有这种功效。有了这个发现,炎荒羽少年嬉戏的心登时发了出来,正好这时对面一位与老张年龄相彷的孙姓客人冲他端起了酒杯,在老张尚未来得及“保护”时,他已经举杯一饮而尽了。

    一混沌真气立即将涌入喉管的酒包裹成一团,在他内视心镜的注视下,随着真气的蔓延扩散,透过层层血脉肌,最终自皮肤表面“呼”了出来。

    “小伙子,你还年轻,这酒可不能喝太多,会伤体的。”边的老张关心地对炎荒羽道,一面不地瞪了对面的孙姓客人。

    炎荒羽笑着点点头,对他的好意表示谢,道:“我知道了,张伯伯。”

    这时孙姓客人嬉嬉一笑道:“老张啊,我说你也太护着他了吧!他又不是你儿子。再说了,你看你自己喝得脸通红的,可是人家小孩子,却杯杯下肚,仍是脸如常…说不定啊,他的酒量要比你我都大呢!要你关心,真是多余了…”

    他这话音一落,旁边众人立即跟随着起哄,数落老张的不是。更有人甚至提出罚酒的建议来,一时间作一团,好不热闹。

    炎荒羽的话一直不多,只是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这些比自己年长的男人们哄闹,仍是来一杯干一杯,却绝不主动去敬酒。见这个一学生服打扮的少年虽然在老张的保护下推掉了一些酒,但大多数仍然喝下去了,却始终不见一点醉意,众人中有喝得较少,心智比较清醒的在一旁看了,不觉暗暗称奇,以为炎荒羽是天生的海量。

    新郎新很快便轮到了炎荒羽所在的这桌。李中海只觉得浑说不出的不自在。面前这个穿着学生服的少年,为何看自己的眼神如此复杂呢?为何他那异常灼亮的目光,会让自己心神不宁呢?他是谁,为什么自己不认识他呢?

    在离开这桌后,他终于忍不住悄悄问边的新宋淇菁:“淇淇,你认识那个人吗?”

    宋淇菁忽被丈夫这么没头没脑的问话,不解道:“你说谁呀?”

    李中海皱眉道:“喏,就是那个穿着学生制服的…”

    宋淇菁本能地回头看了看刚刚离开的那一桌,找到了炎荒羽,看了一眼后摇头道:“不认识,怎么?他不是你家的客人吗?”

    李中海一怔,忙掩饰道:“是…是啊!是我父母朋友的孩子吧…”心中却在暗暗嘀咕,想着自己是否在哪里见过此人。

    将近八点的时候,喜宴终于结束,道贺的宾客也开始一一离席。

    炎荒羽小心地避开柳若兰的视线,夹在离开的宾客中出了酒店大门。在看到她进入前面一辆喜宴厢车后,略迟疑了下,便咬咬牙,紧跟着钻进了后面的一辆喜车…老天保佑,这两辆车是往同一个方向去的。

    上车后,炎荒羽才知道,原来这车酒气冲天的年青人都是去闹新房的!

    闹新房?炎荒羽心中又是一沉。那个李中海的新房,若兰姐姐去做什么?

    这李中海的新房果然来的气派,居然是复式三层住宅,一排四个楼梯口,每个楼梯竟只有两户人家。不过这空间庞大、门户繁多、结构多变的住宅,却给了炎荒羽良好的掩护…他一进门,便成功的避开了柳若兰的视线范围,与不同的人群参观新房去了。

    为了让亲朋好友尽兴,这所大宅早已做好了一切的准备,包括暖气、酒水、道具等等一应俱全。尤其是室内不逊于初夏的温,更掀起了人们昂的兴致,纷纷去外面厚重的服,摩拳擦掌地准备大‘闹’一场。一时间室内意盎然,每个人都以一单薄的穿着,轻装上阵,尽情展示年轻人的青活力。

    除去了外,炎荒羽里面的一更加不引人注意了,加之他有意掩饰自己充了野刚之美的灵动姿,深深蜷缩在绵软舒适的沙发一偶,一眼看去,简直就是个可有可无的人。

    不过虽然别人看他是可有可无,但他自己却将这屋里每一个人的动静都清晰地摄入了明透的心镜中。

    连他在内,这房子里的人共有二十四个,其中男的十四人,的十人。分得更细一点,有六人正与新宋淇菁在一间小房里说笑,七人上了三楼顶上的天台…若兰姐姐就在其中;剩下的十一人,则在与新郎李中海嬉闹…炎荒羽正是这些人中的一个。

    李中海看上去明显喝多了,有些醉态醺然,在应付好友同学的嬉闹中,是不是便会发生跌跌撞撞的迟钝事故。只是炎荒羽却对其行为始终抱着怀疑。因为锐的六知告诉他,李中海的气血运行虽然不稳,但也不像其人表现的那样不堪。这家伙一定有事!炎荒羽在心中断定道。

    果然,在冷眼留意到李中海迅速瞥了一眼客厅一角的豪华落地钟后,便见他猛地摇晃了两下,摇头到:“不…不行了,我…我要去楼上透透气…”说着连连摆手,在众人的一片哄笑声中摇摇晃晃地穿过中间的大红滚金地毯,上了楼梯。一干好友在李中海离去后,便立即嘻嘻哈哈地继续相互取笑打闹起来。炎荒羽的“闻音知机”早形影不离地跟踪李中海的脚步声上了天台。

    “哈哈,你们看是谁来了?”

    “哦,这不是新郎倌吗?怎么不去陪陪新子,到这来了?”

    “嘿…嘿嘿,对不起了,我喝多了…想上来透透气…”

    “哦?真的假的?不会是找另一个人吧?”

    “哼,那是肯定的了!你们看他的眼神…”

    “咦?是真的啊!是哦…兰子,他在看你呢!”

    “你们别胡说…我要生气了…”

    “嘻,咱们快走吧!人家要生气啦!”

    “是啊是啊,快走快走!”

    “你们…你们不要走…等等,我也走…”

    “兰…你别…你别走…”

    “你…你这是做什么?当心人家看了说闲话…”

    炎荒羽的耳竖直了起来。他听到,此时那天台上已经只剩下李中海和自己的若兰姐姐了!他不禁暗恨那些离去的人…妈的,你们干嘛要走啊?这岂不是给他们两人单独的机会吗!

    强行抑制住内心的冲动,炎荒羽将子更加紧地陷入了沙发软靠里,脸却变得极其难看。若非是客厅的灯光为了刻意营造漫的气氛而打上了朦胧的红,恐怕很快便会有人注意到他的表情异常。接下来,他听到内容令他心脏不能自制地剧跳起来!

    “兰,你知道吗?其实我心里真正的人…还是你呀!”

    “你…你都这样了,还说这种话,又有什么意思呢?”

    “不!其实你是知道的,我真心的人,只有你一个!”

    “那又怎么样呢?你还不是屈服了吗?不过,新子倒真是很美丽、柔弱、内向、识大体,确实符合你父母的标准…”

    “你,你不要说了…”

    “唔…你要干什么…唔…不要…”

    “…干什么?我要吻你!你是我的,永远都是!”“别动,对了…就这样…不要动,乖乖的…”

    “海,你不能…不能这样的。还有客人在下面…”

    “不,我管不了这么多了!即便被他们发现了,我也要你…呀,你的房还是那么丰…不,它们比以前更大、更、更完美了…怎么?为什么会这样?难道你有新了?哦!这真让我嫉妒…我要发疯了!哦…让我它们…好一对宝贝儿!”

    “呜…海,你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你还是喜用那样充梦幻的语言说话!你…哦,不要…”

    “不要怕,不会冷的…相信我,我滚烫的心,我灼热的体会带给你温暖的…我会让你燃烧的!”

    “啊…不要…你…你快出去…”

    “天啊,你什么时候成这样了?会出这么多甜美的泉汁…”

    “你…不!哦…你怎么能进去…呜…”

    “…兰,你这里还是那样紧…好软、好舒服…哦,我了解,你的哭泣是因为幸福,转为灵结合的愉悦…”

    “海…求你不要说了…哦…你好用力…”

    接下来的声音,炎荒羽再也听不下去,他的心已经彻底地碎成了千百片,再也无法修复。

    想不到一切都是骗人的…

    炎荒羽终于知道,无论自己在体上如何占有若兰姐姐,她的心,也不可能完整地给自己了!因为她的情早已经奉献给了那个负心的李中海。恍惚之中,他记起了九公曾经独自一个人说过的一句话:情痴无可救,情伤不药平。那时他还太小,虽在不经意听到了,但并不明白这其中的意思。

    但是现在,他懂了。

    但是现在,他的心也碎了。

    这么一句无心听到的话,在这一刻,却是如此清晰地出现在他伤痛的心里。

    出奇地,他的心中并不恨若兰姐姐。他只是为她心痛,为她怜惜。这么一个痴情的人,却在付出了一切后,不能够得到她应该得到的回报。

    老天真是残忍。

    炎荒羽不自觉地想起了自己,想起了自己的至珍宝,他的阿瑶…

    情痴无可救,情伤不药平。

    情伤不药平啊…在看到李中海真正摇摇晃晃地走下楼梯而清醒过来时,炎荒羽才发现,自己已是脸泪水了。

    在目睹所有的人离开后,炎荒羽冷酷的目光在黑暗中闪烁出冰寒的刺芒。因学校生活而屡次蛰伏的山林野再次在他的血发出来,他以冷静到极点的心态,大胆决定留下来。

    他要让负心的李中海今生今世都后悔对人的背叛!这个人,不但狠心背弃了痴情深他的若兰姐姐,而且还在新婚之夜,无地背叛了自己的新!这种人,是绝对不可以饶恕的!

    在刚才众人的谈笑中,炎荒羽了解到,李中海这么大的新房子,本来是有佣人的,但是因为这次婚宴,便要佣人三天后再回来。三天后?不用这么长的时间,只消短短几分钟,李中海就将成为另一类人。

    想不到这对夫妻竟然会喝成这样,真不知他们那些朋友到底是真的朋友,还是些“损友”…因为他明明看到,有不少的男宾趁着混的时候,不停地让两人继续喝酒,然后籍着新宋淇菁头昏脑涨之机,在她的娇躯上摸揩油…

    卧室的很大,也很软,看得炎荒羽都有种扑上去躺一下的冲动。李中海和新就这么歪作一团,分别躺在的两头。李中海的衬衫已经解开了一半,但很显然,他未能完成全套的步骤,便承受不了酒劲,呼呼睡了过去。

    而新宋淇菁也好不到哪里,她的上只松松地扎了一件丝制睡,里面甚至连内都未来得及换上,仰面躺下的姿势令睡滑落两边,将曼妙赤体,甚至前尖耸的两颗红点,腹下一抹黑红相间的沟谷,都一一充惑地暴了出来。

    哼,她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炎荒羽狠狠地想着。如果没有她,说不定拖上一段时间,若兰姐姐还能得到她的幸福!不,即便没有她,若兰姐姐也不能跟李中海这种人渣在一起!

    炎荒羽的眼中开始泛红,呼也变起来…

    在干净利落地截断了李中海内外二肾之间相连的脉,将他在毫无痛苦的情况下永远变成一个失去男人雄风的废物后,炎荒羽眼中闪着冷冷的寒光,转向了酒醉昏睡的新宋淇菁…

    背对着寒风,炎荒羽面沉凝地快步走在通往若兰姐姐家的路上。现在,他只想见到心的若兰姐姐,告诉她自己刚刚做过什么。他相信,她一定会很兴的。

    就这么纯粹依靠双脚,炎荒羽到达了柳家居住的小区。

    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了。

    小区里正是一片宁静,除了幽黄的路灯,没有一个人似他这般“闲逛”

    十分奇怪地,炎荒羽站在楼下时,灵的耳竟听到柳家还有人在说话!咦?这是怎么回事呢?都这个时候了,他们还不睡,说什么呢?炎荒羽摸了摸口袋里的钥匙,迟疑地停下了脚步,然后才小心翼翼地闪上了楼梯,停在了楼梯间拐角的黑暗中,静静倾听柳家的动静。

    “…好了,妈,您还是去睡一会儿吧!没有多少时间了…”是若兰姐姐疲惫沙哑的声音。

    “嗯,你也休息吧…”柳母黯然地应了一声。

    “走吧!老太婆。”柳父在一旁声音生涩地道。

    一阵服的声音传至炎荒羽的耳中。

    怎么?他们都说完了吗?听动静,他们似乎要去睡觉了…

    炎荒羽想着,慢慢地继续向楼上走着,手中紧紧地攥着钥匙。自己到底要不要进去呢?炎荒羽犹豫起来。上了两层楼梯时,家中的声音又传了出来,他便再次停下了脚步。原来是义父和义母在上窃窃私语。

    “唉,老头子,怎么办呢?看来兰子还惦记着那个姓李的…”

    “行了,老太婆,你知足吧!这回儿把心里话都跟你说了,可不是跟以前那样,什么事情都放在心里。咱们还是好好想想,怎么帮她吧!”

    “我知道。可是…该怎么做呢?我又能有什么主意呢?”

    “唉…兰子不是说,她想出国散散心吗?你就让她出去好了…”

    “这我知道,可是我不放心…”

    “孩子都这么大了,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这次从山里回来,不也好端端的吗?还带回了阿羽。”

    “对了,兰子要是真的出去的话,阿羽怎么办呢?”

    “什么阿羽怎么办?”

    “我是说,万一兰子在外面遇到了合适的对象,阿羽他…”

    “你也真是的,兰子刚才不是已经说了吗?她公司里有个从国外回来的对她很好,想借他的帮助出国吗?这说明两个人的情应该还不错了。老太婆,其实我一直在想,阿羽配兰子,是否嫌太小了?”

    “是啊,刚才兰子也有这个担心…毕竟两个人相差好多,以后阿羽正当盛年的时候,我们家兰子的岁数就…”

    “我想,兰子作出出国的决定,应该也有回避阿羽的意思在里面。”

    “对了,老头子你这么一说,我觉得好象确是这样…而且,阿羽什么也不懂,虽然人很聪明,也很懂事,但在言语方面终究还是个小孩子,和兰子之间是有问题…”

    “唉,要是这样的话,我们以后还要替阿羽心了。”

    “是啊…不过,他毕竟是个男孩子,要少担心些的…”

    “嗯…哦,听刚才兰子说的,她公司里的那个主管人很不错,很关心她的,还向她表示过多次…”

    “我知道你的意思,兰子是碍于阿羽,所以到现在都没给人家一个肯定的答复…对了,我想到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我想让兰子和阿羽分开一段时间,让两个人之间都冷一冷,然后找机会跟阿羽好好解释…”

    “这倒是个办法,那我们原来说好要去看望阿羽的呀…这次都没去。”

    “唉,老头子,你是不是昏了头了!你搞清楚好不好,谁是你亲生的?是兰子还是那个山里来的乡下孩子?你好象对他太好了吧…”

    “你…话不能这么说,阿羽这孩子真的很不错的。”

    “我也知道他不错,但是为了兰子,哪里能管他太多呢?大不了我们出钱供他读完大学嘛…这也要好多钱的,不是吗?算对得起他了!”

    “嗯…”“好了,这件事情你要听我的,兰子是我儿,这次我不会再让她痛苦了…”

    “知道了知道了,你真烦人…。。快睡吧,都这个时候了…”

    “哼,那刚才兰子在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同意我的意见?”

    “好了好了,现在我同意还不行吗?睡啦!”

    “哼,算你老家伙识相…来,把被子盖好了…”

    “唉,老太婆,你啊你…”炎荒羽似坠入了冰窖中一般,整个人觉冷飕飕的!想不到事情竟会是这样子的。一瞬间,他到自己再次陷入了孤立无助的境地,一如当初在山里被人当作丧门星时的情景。原来自己终究是个没有家的孩子。

    漫无目的地行走在仅有三三两两行匆匆行人的冰冷街道上,炎荒羽的心死寂一片。一种天下虽大,却无他容之所的悲怆滚滚涌上心头,令他哭无泪。他情不自禁深刻地缅怀起心阿玉来。那个时候,在自己最孤独的时候,心的阿玉一直守在边,给他全心的照顾、鼓励他重新振作、让他受到真的温暖…可是在这里,在这钢筋水泥的丛林里,不会有阿玉出现…

    望着茫茫的夜空,炎荒羽长长叹了一口气。

    何处才是他的归宿呢?

    突然,一个英姿娇俏的影掠过了他的脑际…妮儿!

    对了,自己不是还有妮儿吗?

    炎荒羽的心再次动起来。他想起自己与唐妮往的点点滴滴,又想起她对自己的深深依恋,心脏不由自主地“怦怦”振荡起来!

    对,就去找她!

    炎荒羽的大脑重新恢复了活跃,想起先前与亭逍的谈话,心中随之生出一个念头:对!找妮儿帮忙办个份证,想办法自己找工作!这样想着,他浑登时又热了起来,重又对未来产生出美好的憧憬来…

    可是妮儿会帮自己吗?

    她有这个能力帮自己吗?

    她的年纪也同样大过自己呀…

    炎荒羽慢慢抬起了眼睛,深深地注视着无尽的夜空,双眸如同两颗灿烂的星辰一般闪动着…无论怎样,自己都要试一试。

    —  完  — Www.GugeHK.cOM
上一章    荒唐传说    下一章  ( 没有了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飘在北京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全本小说《荒唐传说》是由作者天音丝缕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热门小说。更多类似荒唐传说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谷歌小说网的完结热门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荒唐传说TXT下载的章节大结局:情伤不药为网友上传更新,与谷歌小说网(www.gugehk.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