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你,是最美好的时光最新章节44番外二尾声
 
谷歌小说网
谷歌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走村媳妇 富贵风流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小姨多春 女友故事 慈母憨儿
静静的辽河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乡下故事 岁月欢歌 一品乱谭 红杏出墙 故乡的情 热门小说 乱情人生 山村情事 狼性村长 留守村庄 乡野情狂 全本小说
谷歌小说网 > 综合其它 > 有你,是最美好的时光 作者: _白小汐 时间: 2017-10-21 
44番外二尾声
    三月十二号——植树节,在许多人相约外出植树时,纪博殊带着手下3名骨干与其它海、陆、空三军及第二炮兵等十个单位的另外26人在成都军区训练基地进行综合演练。他们以山岳从林地狙击作战为背景,逐次演练中远距离击、对运动目标击、俯角击等六个技能科目和狩猎狙击、引导打击、野战生存等十二个战术科目。

    “战场上,一秒的不留意就会导致丧命。”演习结束后,纪博殊作为陆军代表,在练场上大声地说着“看看你们上的彩点,就知道竞争的烈。不要以为是这次演习赛中遇到太多厉害的对手,与真正的狙击手相比,我们还差得很远。”

    练场上的军人虽然刚经过严酷的训练,但此刻仍然个个板笔地站立,仔细地聆听纪博殊的演讲。他们都知道,台上的这个男人,是此次的三十人演练赛中,上没有彩点的二人之一,他在同时又击中许多埋伏在暗处的训练者,是一个值得令人学习和尊敬的榜样。

    “在战争中,狙击手杀死一名敌人平均只需1。3发子弹,0。1秒的时间。英国皇家兵队的‘沉默杀手’于2009年的时候,就在2475米之外,连续两发子弹‘秒杀’了两名塔利班武装分子,成功地营救一位陷囫囵的英国指挥官。”说到这里,原本安静的练场上开始有些许的动,大家似乎都听说过这位狙击手的称号,在叹他出表现的同时,不禁力倍增。纪博殊没有理会眼前的异样,而是继续说道:“我相信,这里的每一位都是队里的佼佼者,都有成为狙击手的条件和资质,可一旦与‘沉默杀手’相比,就只有做好牺牲的准备。”

    练场上的气忽然低了下来,他看向众人说:“谁都不知道还有多少潜藏的对手在虎视眈眈地望着我们,为了不让我们的国家和伙伴受到威胁,各位请提起十二分的神努力前进。谢谢。”

    谁都一样,要在一个地方一条路上不停地走来走去,即使换个职业或职位,也不能保证绝对的安全。

    这是纪博殊去演习训练前,对凌宣熙说的话。那时,她拉着他的手,眼中的不舍与担忧尽显。她觉得自己像是回到了小时候,曾对外公说的话,现在对着自己心的男人要求。她小心翼翼看着他,言又止的样子似乎让他明白自己心中想要说的话。

    他一脸柔情地回望着,将她的头发到两边,然后捧着她的脑袋,在鼻尖落下一吻,蜻蜓点水般,和着低低的一句“宣熙,我会小心。”

    而那句话,是他在离开后,传来的简讯内容。

    灯火柔和通明,凌宣熙看着眼前狭长悠远的雕花木质走廊,心绪却还停留在几前看着手中信息时的模样,心底一片惆怅。几分钟的步程,她随着一位长相清秀的服务生走到尽头,轻轻地推开门。

    望向室内,这明明是供人愉的娱乐场所,包房里却没有令人头疼的吵闹音乐,也没有刺目的灯光和金属皮革。只有一室柔和干净的灯光,淡淡地透出橙黄。古老的红木沙发,远处传来空灵的唱歌声响。

    这是S市里的一方净土,却偏偏藏在此般灯红酒绿之处。凌宣熙看着沙发上角微勾的男人,觉得也只有他才能寻得这样一个地方,并且来得如此理所当然。可衬衫解开三颗扣子,袖管半卷的着装打扮,又是怎么一回事情?

    这让她莫名地想起Bruis,那个永远都会将衬衫扣子解开三颗的男人。可她不该再去想他,那些惋惜遗憾回忆惆怅的念头,都是不该有的。她讨厌自己忽然泛滥的悲伤情绪,忍不住自嘲地扯扯嘴角,然后将各样的心绪收拾干净,笑着走向谭司,问道:“你到很久了?”她边说边将手提包放在一旁。

    “你没有小时候来得守时。”谭司没有回答,而是指指手表,又瞥了眼桌上的酒“已经半瓶下肚。”

    “警察也可以喝酒吗?”有些故意找茬的挑衅味道在话中,她兀自倒上一杯,小小地抿了一口,然后皱起眉头看向他“真烈。”

    “谁规定警察不能喝酒?”他不以为意地给自己加半杯,拿在手中晃了晃“不会喝酒就别逞强。”

    她哼了一声,学着他的样子,拿起杯子晃了晃,不过倒是真的没有打算再喝。“酒容易误事,万一碰见个什么突发情况,你这个国际刑警难不成打算视不管?”她侧过看向他“你怎么就去做国际刑警了?我怎么记得小时候,你对物理科研比较兴趣,成天嚷嚷着要做去研究核物理?”

    “这个事说来话长,以后再讲。”他拿过她手中的酒杯,放到桌上,表情变得有点奇怪“我听说…”

    她伸出食指,轻触他的瓣阻止“你每次出这个表情的时候,总会说一些我不太愿意听到的事情。在那之前,先让我问你一个问题。”

    谭司挑眉笑道:“你说。”

    “如果我让你不要再做国际刑警,你会觉得这是一个很任并且无理的要求吗?”她似乎想到什么,视线不再停留在他上,微低下头,看着座位上的红木,思绪有点飘远。

    “你想让纪博殊辞去职务?”

    被猜中心思,凌宣熙有些不好意思,她点点头“有想过,但是没有说。”

    谭司却将双臂搁到沙发背上,一手握着酒杯,一手托着脑袋看着她“纪博殊不会辞去职务的,他是一个天生做军人的料,你跟他认识这么久,难道不知道他有多国?”

    凌宣熙无奈一笑,重新看回他“那你呢?”

    “我?”他的视线从她上掠过,稍一停留,然后便看向更远的地方,那个地方似乎有着许多美好的回忆,让他连笑容都变得更自然真心了些。只不过他的表情很快又变回原来的样子,转移话题道:“我听说后天纪营长要和他母亲一起过来S市,好像是来谈论你们两人的婚事的。”

    “什么?”凌宣熙一惊“我怎么不知道。”纪博殊这两天和她的联系并不多,每天的几分钟电话里也没有见他提到过此事,这让她怀疑谭司话中真假。

    谭司似乎早就料到她的反应,他笑着喝了口酒,不疾不徐地说:“是纪司令给凌司令打的电话,好像是纪母的意思。电话打来的时候,我刚去看你外公,就站在他的边。”

    “什么时候的事?”

    “昨天傍晚。”

    微微一想,凌宣熙哦了一声。她前天回的S市,母亲葬礼后,她便主动回过凌家大宅,向外公道歉,和他边下棋边聊天。在那之后,她只要有空就会过来。

    昨天傍晚,她去乡下看梅姨。

    自从母亲死后的一系列手续都办理完,梅姨便回了老家。那是梅姨和她丈夫共同出生的地方,有着任何城市都无法替代的回忆和经历。她婉拒外公和自己的邀请,不肯答应住到S市,也不要凌家的任何谢,只一人,与谁都没有打过招呼就回到乡下老家。

    凌宣熙这个照顾母亲十余年如一人,她不能补偿什么,但只要回S市,就会空开一个多小时的车去看梅姨。没想到这一次竟然错过这么重要的一件事,可是不对啊,她抬起头看向谭司“我刚才出门前还跟外公打过招呼,他并没有要跟我说什么的意思。”

    谭司耸了耸肩“他知道你来见我。”

    两后,纪博殊和纪母如谭司所言,带着礼物来到凌家大宅。那个时候凌宣熙正在房里梳妆打扮,忽然,有急促脚步声近,紧接着是咚咚咚的敲门声,她轻轻地回了一句请进。

    家里的阿姨便着急地打开门,边大气边说:“小姐,纪营长和谭司少爷在院子里打起来了。”

    “怎么回事?纪阿姨呢?”她把剩下的一只耳环别上,站起来作势就要出去阻止。

    阿姨却拦住她,连连摆手“不不不,司令说小姐现在还不是出去的时候。”

    凌宣熙蹙起眉,有些不明所以“纪阿姨和外公在一起么?”

    “他们在一楼大厅聊天。”

    凌宣熙点头,她知道外公既然这么说就肯定有他的用意在里面,更何况纪母也没有反对,她疾走到二楼客厅的窗边,轻轻掀开纱帘,向下望去。

    楼下的两个男人都穿着衬,袖子卷起老,你一拳我一脚地,看得她心里怪怪的,就像是两个小孩子在闹脾气似的。看着看着,她出奇地想笑。这会儿,凌宣熙似乎有些明白谭司会和纪博殊打架的原因了。

    记忆回到十三岁那年,她、谭司,还有小佟和冬晔在某晚在院子里的躺椅上聊天,天南地北的,过去未来的。当聊到她以后会和什么样的人结婚时,谭司握着拳头指向远处说:“以后跟宣熙在一起的男人,一定要打得过我才行,不然我才不放心把咱们的小丫头出去。”

    她还记得当时小佟和冬晔都吵着说要看热闹,却不想本以为年幼时的一句玩笑话,十四年后竟然变成现实。谭司真的与她心的男人打了起来,而且从她的角度看过去,两人还十分享受的样子。

    无奈地摇摇头,凌宣熙放下帘子,不再欣赏这场男人间的博弈。她走回房间,索拿起一本书看了起来。可不知不觉地,她糊糊地趴在桌上就睡着了。

    她梦到自己回到刚去黎的那个冬天,路过一间不知名的酒吧时,好奇地往里面望去一眼。剧烈地喧嚣,音乐狂,无数材正点的姑扭动着肢翘,她微微一笑,摇头离开。

    在凌宣熙眼里,有句歌词写得很对:孤单是一个人的狂,狂是一群人的孤单。酒吧里的嬉笑怒骂,她觉得只是表面上的热闹,不过那些人就算内心里烂得千疮百孔应该也无所谓吧。

    她面无表情地走过酒吧,穿梭进一个小巷。却不想在那里遇到几个当地人,浓妆艳抹的,清一的年轻。为首的是一个短头发的人,手上夹着一只雪茄,看上去颇有大姐的风范。那个人似乎没有想到这个时间会有人经过,笑着吹了一声口哨,丢掉雪茄就靠近她。

    暗的巷子,只有不远处微弱颓靡的路灯照过来些许光亮。这是一个很静谧的角落,空气就像停滞动一样。凌宣熙抬起头,眼神冰封一般。谁知对方见到这样的她却大笑起来,随后看向她说:“小妹妹,你这个眼神,我很喜。”

    缓缓躁郁的沉重*气息,肮脏嚣张起来,无孔不入地渗进凌宣熙全的细胞。第一次想要反抗,她确实也这么做了,低下头,再抬起来时已经换上一种狠辣的表情。只有在她怒到极点的时候,这样的表情才会出现在脸上。她浅笑着,对着来人着吐出了一个字“滚。”

    “果然,是我喜的类型。”眼前的人对她的态度不以为意,笑着招呼另外几个人上前。

    后来,后来她们就打了起来。再后来呢?视线怎么越来越模糊了,她似乎听见纪博殊的声音,博殊?

    凌宣熙缓缓地睁开眼睛,在看到纪博殊时,眼泪顷刻落下。

    一梦便是四年,当时她无助地挣扎呼喊,仍然被当做蓄意伤人的罪犯抓进警局监管。而现在,她睁开眼,不再是那个黑暗的狭小空间,她等了20年的男人,正一脸担心地看着自己,上穿着还没来得及换下的衬衫,泥渍斑点,却特别引人。

    “博殊,你赢了吗?”她笑着擦干眼泪,指着他角破裂的地方问道。

    他没有回答,却跟着她笑了起来,是那种带着新明媚气息的微笑。

    谁都没有提起谭司口中关于婚约的事情,他们只是一起安静地吃了晚饭。纪博殊的房间被安排在客房中离她最近的一个,而他却在夜深后走到她的房内,一脸坦然地将她拥入怀中亲吻。

    这晚,她睡得很好,也异常深眠,以至于起来问家中阿姨时,发现纪博殊和纪母居然已经出门去看S市的亲戚,并且会在傍晚直接飞回北京。凌宣熙尴尬到不行,这让她不知道下一次该如何面对纪母才好,犹犹豫豫地给纪博殊发出一条短信,却迟迟没有收到回复。

    咚咚咚…

    敲门声打断她的思绪“请进。”

    “在干什么?难不成是因为纪博殊的离开而思念成疾?”谭司开门进来,一脸好笑地看着她。

    “你是不是被炒鱿鱼了?怎么这么闲?”她毫不示弱地回击他。

    谭司耸耸肩“是啊,怎么办?大设计师养我?”

    凌宣熙不屑地眤了他一眼,站起,一脸嫌弃地看着他“本大设计师对氓一概没有善心,请站到外面进行光合作用自我补充所需能量,谢谢。”

    “行啊你,能耐了。”他笑着上前,作势就要挠她的

    这是她的一个小弱点,碰巧小时候在无意间被谭司发现。凌宣熙立马举起双手投降“我错了,你别过来。”她放下手,重新打量他,然后问道:“这个点出现,不会只是来看看我这么简单吧?”

    “聪明。”谭司上前拉了下她的手“走,带你去看惊喜。”

    “惊喜?”

    “等会儿就知道了。”

    随着谭司出门,凌宣熙在车上看着司机转来转去地,刚想问到底要去哪儿,却发现司机将车停在一家新开的电影院面前。她一脸奇怪地看向边的男人“电影院?”

    他笑笑,却没有回话,直接下车带着她大摇大摆地走到入口处,然后用手遮住她的眼睛“不许偷看。”

    “这么神秘?”话虽这么问,她倒是真的闭上眼睛,心中的疑惑消去大半。

    走了一小会儿,他松开手,笑着说:“睁眼吧。”

    电影院里空荡荡的,只有两个人在那里。他们回过头看着她,指着手表笑道:“你们两个又来晚了。”就像是十四年前,她第一次随着谭司到电影院时一样,他们因为路上堵车而迟到。

    小佟和冬晔在同样的位置上,除去已经成许多的脸庞,以及没有他人的影院外,几乎和十四年前没有多大的区别。凌宣熙的眼中弥漫着将落未落的氤氲水汽,后背贴在回廊上有些微微颤抖。这一瞬,让她有种错迭的时空,仿佛他们还是当年那几个青涩单纯的少男少

    “在想什么?还不快过来,电影就要开始了。”小佟的话音一落,影院的灯光便逐渐熄灭。凌宣熙直到被谭司带到他们两人下后,还没有从恍惚中回过神来。

    不知道电影在播放什么,也听不清耳边是否有人在对话。她觉得自己此刻的心情只能用复杂来形容,而不可思议的是,电影像是受到她的心情渲染一般,在半个小时后,忽然一片黑屏。

    然后,是四周逐渐亮起来的黄灯光,一个一个地,将整个影院包围起来。她看到那个男人走到大屏幕前,手中捧着鲜花,不发一语却一脸笑意地看着她。

    好像有谁把她从座位上带到前面,她看着眼前深情款款的他,想要问不是回去北京了吗?可话到喉头,却怎么都说不出来。

    “宣熙,你愿意嫁给我吗?”

    眼前的男人忽然单膝下跪,一手举着鲜花,一手托着戒指,影视厅大屏幕上放的是关于她从小到大的照片。她不经意间回头,意外看到自己七岁那年蹲在沙地上哭的画面,原来那个时候,他也看到了她,并且用相机记录当时那个失意伤心的她。

    泪水再也止不住地滑落脸颊,电影院里似乎走进越来越多的人,她回过头,看到Paul、唐、邱宸、梅姨、外公,还有纪母…他们一个个笑着看着她和纪博殊,小佟拉着冬晔的手在一边兴奋地不停起哄。

    可是整个世界都灰暗下来,只有眼前的男人,穿着军装,上有着亮眼的光。

    “我不会说好听的话,只想对你说,遇到你以后,我似乎才明白这么多年独自走过来的意义。”他抬起头,眼中尽是认真和专注“宣熙,你愿意嫁给我吗?”

    她在他的眼中看到一脸泪水却面带笑意的自己,轻轻地点了点头“我愿意。”

    谁的口哨声在耳边响起,她听不清,只知道自己的手中被套上一个冰凉的戒指,然后被纪博殊抱起来转了好大一圈。他的吻毫无预兆地落下,她紧紧的闭上眼,心中呢喃着一句:博殊,有你,是我最美好的时光。

    (全文完) wWW.gUGEhk.Com
( ← )  上一章    有你,是最美好的时光    下一章  ( 没有了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飘在北京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全本小说《有你,是最美好的时光》是由作者_白小汐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综合其它。更多类似有你,是最美好的时光的免费综合其它,请关注谷歌小说网的完结综合其它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有你,是最美好的时光TXT下载的章节44番外二尾声为网友上传更新,与谷歌小说网(www.gugehk.com)立场无关